品茅台看小說

他的話異常森冷,陰森無比,四周天地的氣溫爆降了下來,一片死寂。

但這片死寂卻被一個聲音給打破:「要想殺了,在譚家殺不了,可以在這裡殺啊,我已經送上門來了,但我就怕你們殺不了。」

不大的聲音讓雨霧族的眾多修行者都繃緊了身體,駭然的著前方,前方的一塊巨石上,側躺著一個少年,這個少年不是葉楚是誰?

「眾位,可還記得我的話?」葉楚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望著震驚的眾人說道,「我說過,招惹了我,統統殺掉!」

雨霧皇子大笑了起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既然你來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殺了你。殺了你,妙彤自然會跟隨我!你放心,我會替你好好愛撫妙彤的。」

雨霧皇子眼中滿是淫穢之色,著葉楚大笑了起來。

葉楚沒有理會這個跳樑小丑,而是把目光向雨霧族老者,這才是他的對手。

「你們那三件東西雖然垃圾是垃圾了一點,但拿回去沖水喝還是勉強能接受的。」葉楚著三人說道,「怎麼樣?要是把那三件東西留下來當買路費,就讓你們統統離開!」

雨霧族老者都氣瘋了,這個少年當自己是誰?

「閣下倒是大膽,居然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怎麼?你天真的以為能打劫到那三件東西不成?」雨霧族老者知道對方前來的目的是什麼,無疑是被那三件東西吸引的,「我們既然敢來,就不怕人打劫,何況還是你!」

「不要說的那麼絕對!」葉楚拍了拍額頭,嘆息了一聲道,「當初石林皇子認為他一定能殺的了我,然後我就把他殺了。你覺得,你們比起石林皇子還有信心嗎?」

雨霧族老者著葉楚,搖搖頭道:「我們不需要和他比,但我們很清楚,此次殺你是足夠了。」

葉楚搖搖頭,著雨霧族老者說道:「你的實力應該達到五塵境了吧。五塵境的人物在情域確實是強者,在聖者不出,宗王隱世的年代,你幾乎可以在這一域橫著走了。」

「橫著走或許不能,但殺你卻足夠了。」雨霧族老者盯著葉楚,「在同境界我確實不是你對手,可我境界強你太多了,你不會明白五塵境代表什麼。」

「有句話說六根不凈,一個修行者,每次蛻變一次,又說是除去一根,法則境要除六根,之後步入領域境,這就叫做六根清凈,是一種大造化。非凡人所能具備!你達到五塵境,只需要再次蛻變一次,就能衝擊宗王級了。」葉楚著對方笑了起來,「五塵境很不凡,因為他距離六根清凈只差一步了,可以真正的得到大造化。可是,你也知道,這還差一步不是嗎?終究比不得法則六塵境那等人物。何況,就算達到六塵境我也無懼,又豈會怕你。」

這一句話讓雨霧族老者死死的盯著葉楚,這個少年言語之前太自信,根本不把他五塵境的實力放在心上。他不認為是葉楚故作姿態,一個能斬殺石林皇子的人不需要故作姿態。

… 「也罷,就讓我領教一下這一世的年輕一輩到底多強,是不是我們真的老了。更新最快最穩定)」雨霧族老者著葉楚,「我期待你能撼動五塵境。」

說話之間,一股氣勢浩蕩而出,這股氣勢震動之間,萬物都要崩裂,浩蕩無邊,力量震動,虛空一陣顫抖,璀璨的光華從他身體中暴動而出,牽動著大地都在搖晃,威壓強大無比,他立在中心,冷眼著葉楚,「讓你明白什麼是五塵境的實力。」

葉楚站在那裡,面色平靜,儘管這股威壓強大無比,浩蕩而下,要震碎空間,但葉楚屹立在中間,怡然無懼,身上的衣衫飛舞,出塵無比,整個人氣質絕佳。

雨霧族老者沒有說話,光華匯聚,震動出一道道漣漪。漣漪顫動之間,化作恐怖的大刀,刀光向著葉楚劈砍下來。

「鐺……鐺……」

對方暴動的力量真的很強,一斬而下,虛空都要崩裂,瀚海一樣的力量帶著鋒芒,化作萬重而來。

「轟……」

葉楚以自身的力量抵擋,爆發出難以想象的衝擊波,有皓月的光輝,風暴席捲而出,把四周夷平,天地轟鳴作響,猛然崩塌起來。

葉楚擋住這一擊,身影連番後退,身體每退一步,都踏出一個巨大的石坑。手臂顫動,舞動之間卸掉身上一股又一股的力量。

最新潮的愛 五塵境確實很強,真的要得到大造化了。其力量比起石林皇子都要強不少。難怪對方有信心對抗自己,揚言要斬殺自己了。

葉楚周身璀璨,立在原地,穩住身影,身上的青光閃動,四射而出,讓天地一片赤青。

他目光落在雨霧族老者身上,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強勢而畏懼。站在原地著對方攻擊而來的力量,葉楚沒有躲,身影舞動,直接以恐怖的力量迎上去。

葉楚的拳頭霸道,直接轟殺而去,和對方的力量交碰在一起,震的虛空再次崩裂,葉楚連連後退,每走一步,都沉重如山。轟隆隆巨響,震動著雨霧族強者的耳朵。

他們著葉楚倒退數步后居然能穩住身影,都瞪圓眼睛的盯著葉楚。這位長老的實力他們很清楚,這是從族中內門出來的,是自我解封的長老,號稱在這個年代可以橫走情域的恐怖人物。可就是這樣的人物,葉楚居然能硬碰對方而不弱下風,這是一種何等的力量。

當初的葉楚也不過就是能和皇子殿下交鋒而已,但短短時間過去,葉楚居然能和老一輩強者戰成這樣。皇子殿下和葉楚相比,真的黯淡無光了,根本無法比擬。

葉楚舞動拳頭,直接衝殺而去,他沒有動用秘法,就以純粹的力量沖向對方。

他達到了二塵境,想要再次提升就要感悟自身。面前是一個五塵境的存在,他的境界比起自己高很多,完全可以借著和他交手,感悟對方的意,進而鍛煉自身。

對方很強,但葉楚並不畏懼他。此刻和其交手,就是想要感悟更高層次的意境。

葉楚一次次舞動而出,直接衝殺而去,葉楚的力量何其恐怖,舞動之間,天地裂痕到處都是。

但雨霧族老者實力更強,每一次暴動出來的力量震殺而去,定然能震的葉楚倒退,手臂顫動,虛空崩塌。

但雨霧族老者見連番攻擊,雖然穩居上風,但葉楚都能堪堪擋下來,這讓他難以置信。

以葉楚展現的意境來,最多是二塵境。以二塵境的實力,越過三個大境界和自己交手只是出於下風而已,想象都讓人發麻。

他到底把自身淬鍊到什麼層次,才能暴動出如此的戰鬥力。

一塵一重天!

每一塵都代表蛻變一次,每一次蛻變和之前都不言而喻。雨霧老者不認為自己可以和葉楚相比,因為這是一個少年至尊。要是同階的話,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但自己比起他高三個層次,更是步入了五塵境的地步,這代表著一種非同尋常的意義,可就是如此依舊只是比起葉楚力量強上一籌。這……

雨霧老者倒吸涼氣,明白為什麼對方如此驕傲。要是他能有葉楚這樣的戰鬥力,比起葉楚會更加的驕傲。

雨霧族人都不平靜,灼灼的著葉楚,著葉楚舞動著拳頭和族中長老交鋒在一起。

葉楚和對方戰在一起,感悟著五塵境的非凡。葉楚的感悟力真的驚人,能從中感悟出讓其觸動的東西。

每一次舞動都非凡,浩蕩而出,每一次舞動都讓天地失色。

葉楚暴動出來的戰鬥力讓人難以置信,他們浩蕩而出,天地失色,每一次都砸向雨霧老者。

葉楚越戰越勇,到最後被對方震的倒退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轟……」

再次一次轟擊,葉楚倒退數步站穩,立在對方身前,著對方說道:「可惜啊,你終究太差了,比不上真正的天驕,就算達到五塵境都有缺陷。」

葉楚嘆息,五塵境很強。要是真正的天驕人物步入這個層次都會給他造成大麻煩。但雨霧老者卻不是這一類人,他儘管戰鬥力比起葉楚強,可也是葉楚沒有動用自己真正戰鬥力的原因。

「殺你是足夠了!」能步入五塵境的人,性子是堅定的,不會因為葉楚一兩句話而影響道心,他以更加強悍的力量舞動而出,浩蕩震動,讓天地都崩裂。

「轟……轟……」

葉楚身影躍動,和對方戰在了一起,此刻葉楚真正的出手了,拳頭砸出來虛空爆發出一陣陣咔嚓巨響,聲音震動。

「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葉楚大笑之間,「統統殺掉你們!」

葉楚聲音浩蕩,聲波震的眾人耳膜疼痛,話裡面的意思讓很多人怒目而視,這話太過霸道了,想要統統殺掉他們,當自己是至尊嗎?

雨霧皇子神情陰冷,著場中,雖然葉楚表現的戰鬥力驚人,但他依舊無所無懼,葉楚此次敢出現,那就只有一條死路。

「讓你高興一會兒,很快就會死,死無全屍!」雨霧皇子森冷的著葉楚,想著如何把葉楚挫骨揚灰。

… 葉楚和對方戰在一起,暴動出來的力量十分恐怖,衝擊之間,浩蕩無比,每一次顫動,都讓雨霧老者心驚。

「老傢伙終究是老傢伙,無法和我們相比!」

葉楚是哦話之間,滾滾沸騰的力量從身上舞動而出,他終於動用了真正的實力。

雨霧老者確實不錯,是一個強者,葉楚不能等閑視之。讓葉楚有所忌憚,但也緊緊是有所忌憚而已。

此刻他動用真正的戰鬥力,有著必勝的信念,虛空一片璀璨,舞動出浩蕩的力量,驚天動地。

這樣的力量震動而出,帶著鋒芒畢露的劍芒,衝殺而去,鋪天蓋地籠罩雨霧老者而去。

對方神情劇變,身上暴動出恐怖的光華,雨霧纏繞,覆蓋周身,一聲輕叱,衝出無窮光華,顫動之間,紋理交織,雨霧瘋狂捲動,他施展了出了雨霧聖族的秘法。

虛空一陣顫動,天地造化被其奪取,化作恐怖攻擊和葉楚衝殺在一起,天地瞬間爆發出無窮無盡的衝擊波。葉楚此次沒有倒退,他攻伐而上,和對方暴動的力量衝擊在一起,舞動出來的妙術鋒芒畢露,絲毫不弱於對方。

雨霧老者這時候才明白葉楚真正的恐怖,舞動出戰鬥力和葉楚卷到了一起,每一次舞動都浩蕩不能自主,衝殺之間,讓人心驚肉跳。

葉楚每一次的衝擊都強大無比,浩蕩震動之間,把一切都要摧毀,恐怖的力量席捲四周,讓所有人都瞪圓眼睛。

葉楚動用了真正的力量,浩蕩震動之間,萬物暴動,什麼都撕裂了,誰都無法想象會是如此,浩蕩震撼之間,讓天地都扭曲了。直接轟殺而上,展現出葉楚無與倫比的戰鬥力。

葉楚整個人如同一柄絕世出鞘的利劍,浩蕩舞動之間,把一切都給摧毀,舞動出來的力量符文交織,有絕世不可想象的力量。

葉楚和雨霧族老者戰在一起,舞動出來的力量每次捲動,都讓人心驚肉跳,符文卷向四周,把一切都撕裂。

「終究是老了!」

葉楚嘆息了一聲,拳頭舞動而出,無堅不摧,沒有什麼能擋住葉楚的拳頭。

葉楚動用了他真正的戰鬥力,滔天舞動而出,驚心動魄,震動出來的氣息,天地崩裂。

「有別的手段拿出來,要不然要你死!」葉楚著對方,沒有留手,對方沒有價值了,此刻就應該出雷霆手段鎮殺他。

「轟……」

一聲震動,葉楚和對方對撞在一起,天地虛空顫動,漫天的光華被扭曲,舞動而出的力量綻放出璀璨的神霞,威勢浩蕩,驚世駭俗。

但這一次被震飛出去的是雨霧族的老者,他面色蒼白,手臂顫動,隨著咔嚓的聲聲音響起,也不知道他身上何處骨頭斷裂了。

「我說過,你們不夠我,不拿出一點真本事,你們統統要被殺掉!」葉楚再次重複了這句話,身體筆直的立在那裡,光華舞動,威勢驚人。

雨霧族的修行者都震撼了,獃滯的著葉楚,望著葉楚滿是驚恐之色。誰能想到,葉楚強到這種地步,連長老都無法擋得住他,難道他們真的躲不過這一劫嗎?

唯有雨霧皇子冷眼立在那裡,著葉楚滿是殺意。

他站出來,著葉楚冷聲說道:「葉楚,當真以為自己無敵天下嗎?此刻我就讓你知道,你還差的遠!」

說話之間,他立在葉楚身前,手中出現了一個石塔,石塔射出一片絢燦的光芒,將葉楚籠罩在其中,黃-色的石塔懸浮在他手心,他冷眼著葉楚。

這是族中長輩煉製的天地器,威能不可想象,極其不凡。此次下山,他們就把這件天地器帶下來,為了就是怕有人起歪心思。

此刻,雨霧皇子手持石塔,目光冷眼著葉楚,有石塔在手,葉楚必死無疑。

「葉楚,任由你何等驚世,終究還是未曾成長起來,面對天地器還是的飲恨!」對方著葉楚,哼了一聲,滿是冷色。

說話之間,天地元氣浩蕩而出,永不枯竭,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捲動。

雨霧皇子葉楚不放在眼裡,但手持天地器的他,周身光華纏繞,符文飛射,十分不凡。

「葉楚,我要你死!」雨霧皇子說話,萬千光華暴動而出,浩蕩衝擊,浩蕩的力量爍爍發光,堪比赤日,光華沖向葉楚,要徹底的斬殺葉楚。

雨霧皇子不認為葉楚能擋住這樣的攻擊,葉楚在這樣的攻擊下必死無疑。

葉楚望著對方暴動出來的力量,面色平靜的著他,天地器無疑給他極大的威脅,著石塔旋轉要鎮壓而下,他嘴角帶著幾分冷色。

要是他沒有帶來至尊劍,在這樣的攻擊下難以避讓,即使宗王都要飲恨。可惜的是,他們的算計終究要落空。

「葉楚,這一次,你必死!」

石塔鎮壓而下,比起萬重山還要沉重,帶著符文法則,奪取天地無窮的力量,有震殺宗王之力。

雨霧聖族的人此刻也鬆了一口氣,見到雨霧皇子拿出這樣的至寶,葉楚此刻難逃了。

他們到了葉楚取出了一把利劍,利劍並沒有神奇之處,也並沒有讓人放在心上,一把普通的利劍如何能抵擋天地器的鎮壓,瞬間就會化作灰燼。

但結果永遠是他們想不到的,葉楚手中的劍直接暴動而出,那舞動的符文居然絲毫擋不住它,甚至避開了利劍,好像畏懼什麼東西似的。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沒錯,就是畏懼!

這讓在場的人都難以置信,天地器有靈,他們畏懼的東西,顯然是遠超他們之上的器物。可是,面前這把賣相併不是很好的利劍是比起天地器還品級更高的東西?

葉楚手持長劍,如同長虹貫日,從那鎮壓而下的恐怖力量沖射出去,利劍雖然沒有至尊劍的威勢,但卻有難以想象的鋒芒,這種鋒利射出去,那震動而下的力量如同薄紙片,瞬間被劃開,劍尖直接射在石塔之上,石塔被貫穿,如同豆腐。

「在我面前,天地器又如何?」葉楚不大的聲音卻震撼著每一個人。

… 誰都沒有想到會是如此,愣愣的看著葉楚,真的太過匪夷所思了。天地器啊,何等寶貴的東西,可在這把看似普通的劍下,直接被貫穿了,這是誰都想象不到的。

「不可能!不可能!」

雨霧皇子瞪眼看著被葉楚一劍貫穿的石塔,眼睛都瞪直了,這是族中的一件寶物,強大無比,面對宗王級都能一戰,可現在就這樣輕易的被摧毀了?他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葉楚手持至尊劍,嘴角帶著冷色。至尊劍雖然沒有那無敵的威勢了,可至尊器畢竟是至尊器,即使已經死了。曾經的輝煌也不是天地器能撼動的,其鋒利能貫穿一切,就算天地器也難以擋得住。

葉楚才入靈境的時候,就是借著至尊劍和煞氣殺上勇峰,讓勇峰潰敗。這把劍就算沒有往日的輝煌,也是一件至寶。

一件天地器而已,難道還能撼動他不成?葉楚無懼對方比拼器物。

葉楚長劍一掃,直射雨霧皇子而去。葉楚的實力自然不是雨霧皇子能擋得住的,長劍在他的喉結劃過,他的聲音愕然而止,一道血線在喉嚨處浮現,緩緩的倒在地上,就這樣死於非命。

葉楚再次斬殺了一個古族的傳人,對於這樣的殺戮,葉楚沒有絲毫的波動。更新最快最穩定)殺了雨霧皇子后,葉楚身影爆射而出,提劍向著雨霧老者而去。

雨霧老者面色蒼白,驚駭的看著破碎的石塔,望著葉楚提劍殺來,也驚破了膽囊,再無之前的戰意。

他狼狽的出手,手臂舞動著璀璨的光華,直射而出,想要擋住葉楚。

但葉楚手中的至尊劍太過鋒利了,手持利劍在手,葉楚的戰鬥力暴漲,浩蕩而出的力量捲動,直殺對方而去。

雨霧老者沒有了戰意,更不是葉楚的對手,在連番施展秘法擋住葉楚數招之後,被葉楚的一劍斬在手臂上,手臂頓時被斬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血液滾滾而出。

「省點力氣吧,終究還是要死的!」葉楚看著對方,嘴角露出了冷漠的笑容,滿是不屑的看著看著他,手持長劍,繼續殺了過去。

葉楚周身符文舞動,劍芒爆射,鋒利無比,一下子籠罩整個虛空。葉楚為了殺他,連葬空劍訣都施展而出。

葉楚藉助著至尊劍施展葬空劍訣何等恐怖,威能無比,有著讓人靈魂都顫動的恐怖,葬空劍訣真的要葬下虛空。

如此威勢,雨霧老者難以抵擋,身上不斷被劍芒貫穿,留下一道道血痕。更新最快最穩定)

很快,他身上就滿是血槽,遭受重創。但卻還能爆發出恐怖的力量,想要衝殺到葉楚身前同歸於盡。

不得不承認,五塵境確實不凡,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如此。但也只能止步在這裡,葉楚以聖王槍暴動而出,從他額頭直接貫穿而過,雨霧老者轟然倒地,元靈被葉楚剝離,落在他的手心。

「早就告訴過你們,惹了我統統殺掉!」葉楚說話之間,目光看向其他的修行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