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啊!」

然而當牧逍再次和東皇昊天交手時,陸楓再次痛叫了一聲,而且這一次叫的比上次還要慘。

人的腦海深處時非常脆弱的,經不起半點折騰,要不是陸楓乃是靈符師,而且還是一個戰鬥靈符師的話,那剛剛的兩個撞擊早就讓他的腦海崩潰了。

「陸楓!」

再次聽到陸楓的慘叫聲,牧逍這下真的不敢再動手了,因為他知道對方已經達到了極限,無法再經受半點折磨。

「哈哈,無論你出手與否,他都是必死無疑的,這樣,我跟你打個商量,等我佔據了他的身體后,我還會繼續善待你,所以現在你就不要出手了,免得日後咱倆相處的不愉快。」東皇昊天哈哈大笑著。

「哼!」

雖說這話牧逍聽著不舒服,但是這確實事實,他出手的話,陸楓的腦海隨時會崩潰,而他要是不出手的話,陸楓的精神力肯定會被東皇昊天滅殺掉的。

所以這一刻的牧逍左右為難。

「牧師,別管我,就算同歸於盡,我也不會讓他得逞的!」陸楓咬牙切齒的說道。

雖說陸楓死掉的話,牧逍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甚至因為通天塔失去了主人,他再次會陷入暗無天日的日子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重見天日。

但是一旦自己的肉身被佔據,那恐怕牧逍的日子會更難過,尤其通天塔內還有綺夢,所以為了他們的安全,陸楓也不會讓東皇昊天得逞的。

「陸楓!」

聽到陸楓這話,牧逍露出了為難之色,因為經過兩次的交鋒,他發現自己和東皇昊天處在伯仲之間。

牧逍是因為通天塔的關係而實力削弱,而東皇昊天則是因為壽命耗盡的關係,實力也被削弱了部分。

「哈哈,你是不是很為難啊,如果為難的話,那就別出手了!」東皇昊天看著一臉為難的牧逍,然後大笑了一聲。

說完話,東皇昊天再次朝陸楓出手了,而這一次一旦牧逍再次出手的話,陸楓的腦海非常有可能崩潰。

而一旦腦海崩潰,陸楓會沒命,整具肉身也算是報廢了,這樣一來東皇昊天也就沒有了再生的希望。

因此,東皇昊天在賭,賭牧逍不會出手,否則陸楓的死就是他直接造成的。

「牧師,動手!」

陸楓看到牧逍遲疑時,他頓時大叫了一聲。

「陸楓,對不起!」

牧逍眼睛微微一紅,下一秒他身影一晃,然後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朝東皇昊天沖了過去。

「不!」

東皇昊天見到牧逍真敢朝自己衝來時,他頓時不甘心的大叫了起來,這一刻的他知道自己賭輸了。

「轟!」

在一道震耳欲聾的撞擊聲響起時,東皇昊天的叫聲瞬間就被淹沒了,而緊接著陸楓的腦海開始崩潰了起來,一股死亡氣息瞬間瀰漫開來。

「陸楓!」

看著迅速消散的陸楓,牧逍頓時大叫了一聲,然而這時候的前者卻對他露出了一絲微笑,然後消失不見。

「砰!」

當陸楓的腦海徹底崩潰后,他原本站著的肉身直接向後倒在了地上,同時他身上的氣息迅速消失殆盡。

沒有氣息,那就代表陸楓已經死了。

「咳咳咳!」

同一時間,數道咳嗽聲響了起來,緊接著年邁的東皇昊天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同時眼中露著不甘。

「小輩,你以為這樣就能毀了我嗎?我東皇昊天可不會就這樣死去的!」東皇昊天沉聲道。

在東皇昊天說話的時候,他身上的死亡之氣迅速瀰漫開來,緊接著死亡之氣緩緩消失,他的眼睛再次閉了起來。

這一刻,東皇昊天的壽命殆盡。

「嗡嗡!」

可是就當東皇昊天因為壽命的關係而就此隕落時,突然一道輕嗡聲在這個空間里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從陸楓的胸口飛了出來。

「咻!」

當強大的乳白色光芒將陸楓籠罩起來時,下一秒陸楓的身體就消失在了原地。

消失?不是,陸楓並沒有被消失,而是被靈玉吸了進去,如果這時候有人能夠觀察這個懸浮的靈玉時,那就會發現在玉中有一個縮小版的陸楓,此時正一動不動的躺在其中。

「轟隆隆!」

當陸楓躺在靈玉中心時,這時候的外面卻不太平,尤其是整個東皇陵園上空,這時候一道道驚天霹靂不斷落下。

「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些等待陵園外面的人抬頭看著這一幕幕,他們的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我剛剛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通天猿猴同樣露出了不解,尤其是在剛剛一瞬間,他突然感覺到了死亡。

要知道通天猿猴是和陸楓認主的,一旦陸楓死亡的話,那它們也會沒命的。

「難道是主人有什麼危險?」通天猿猴沉聲道。

不過好在這死亡感只是一瞬間,因此通天猿猴知道它的主人並沒有死,否則的話它現在肯定也已經沒命了。

「咔嚓!」

就當通天猿猴心中猜想的時候,一道雷霆直接從天上劈落了下來。

「快逃!」

雖說這道雷霆沒有劈中人,但是這一幕著實嚇壞了不少人,因此沒多久整個東皇陵園就剩下通天猿猴還堅守在那裡。 對於通天猿猴來說,沒有陸楓的命令,就算天上下刀子它都不會離開半步的。

而天上的雷霆看起來十分可怕,但是它一道道落下了都避開了通天猿猴,倒是將整個東皇陵園給毀的差不多。

「轟轟轟!」

隨著一道道轟隆聲響起,只見一道道可怕的雷霆直接擊中了陵園的結界。

這個結界很強,但是當一道道雷霆轟擊下來時,整個結界頓時劇烈搖晃了起來。

「轟轟轟!」

似乎是感覺到結界的晃動,只見天上的雷霆再次密集的落下來。

「轟!」

當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這個強大的結界被數十道雷霆直接給摧毀了。

「結界…結界被毀了!」

原本已經逃遠的眾人看到這一幕時,他們的眼中露出了驚駭之色。

他們不清楚為什麼萬里晴空突然會劈下如此強大的雷霆,更不清楚這些雷霆為什麼會將結界給摧毀?

要知道這東皇陵園內有眾多寶物的,之前是因為這個結界的關係,才會限制人數。

可現在結界被毀了,要不是天上的雷霆還沒有散去的話,恐怕這時候有不少人想要進去尋寶呢。

就這樣,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東皇陵園的消息也迅速的傳開了。

而聽到這個消息,只見大量的強者朝這邊聚集過來。

「這天上的雷霆是怎麼回事?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散去?」當時間過去一個時辰后,一人抬頭忍不住嘀咕了起來。

聚集在這裡的人都是準備過來尋寶的,可是如今等了一個時辰了,這天上的雷霆依舊沒有散去。

要知道這雷霆可是將強大的結界都給毀掉了,這要是劈在人的身上,那恐怕瞬間灰飛煙滅的。

豪門總裁之情緣再續 所以就算有一些靈海期的強者聞訊而來,那這時候也是不敢朝陵園靠近一步。

轉眼,時間又過去了數個時辰,而這時候天空上的雷霆漸漸消失了起來。

「快看,雷霆消失了!」

在天上的雷霆漸漸散去時,不知道誰大叫了一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唰唰唰!」

威脅解除了,因此下一秒一道道身影快如閃電的衝進了陵園。

通天猿猴雖然還守在這裡,但是陸楓並沒有命令他阻止其他人進入,所以此時的它也就任由這些人進入陵園。

當所有人都進入陵園后,原本安靜的陵園頓時熱鬧了起來,當然沒多久就響起了陣陣慘叫聲。

因為人多,所以哪怕只是發現一件小寶貝,那肯定也會引起一番爭奪的,而有爭奪就有傷亡,這是在所難免的。

「嗯?」

隨著慘叫聲和打鬥聲不斷的響起,突然一道輕咦聲響起在了一個空蕩的房間里。

「嗡嗡!」

下一秒,一道輕嗡聲響起,只見一道乳白色光芒飛落在了地面上。

當乳白色光芒漸漸消失時,一個人緊閉著雙眼站在地上,尤其是這個人身上還沒有半點氣息。

「轟!」

僅僅一息之後,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這個人的身上爆發出來,緊接著雙眼睜開,兩道金色光芒從雙眸中迸射而出。

「陸楓!」

當這個人的眼神恢復神采時,一道激動的聲音響起在了他的腦海中。

沒錯,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原本已死的陸楓。

本來陸楓的腦海崩潰,人是必死無疑的,但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靈玉護住了他最後的一縷氣息,並且還幫助他重組崩潰的腦海。

如今,陸楓的腦海經過重組后,變得比之前更加強悍和堅韌。

就算下次遇到同樣的情況,陸楓頂多就是承受非人之痛,腦海想要再次崩潰已經不容易了,除非被絕世高手用巨力摧毀。

「牧師!」

隨著所有的記憶全部恢復過來,陸楓深吸了一口氣回應道。

「陸楓,你怎麼樣了!」

牧逍看到陸楓連腦海崩潰都能繼續活下來,他實在是在驚訝了。

「我沒事!」

陸楓活動了一下四肢,發現和之前並無異樣。

「嗯?」

不過當陸楓試著動用一下精神力時,突然間他的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他的精神力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提升了數倍,雖說現在還是在大符宗師地步,但是實力比起之前強太多了。

「這是…天怒九式!」

在陸楓為他暴增的精神力而震驚不已時,他無意中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學會了天怒九式中的第一式。

要知道正常來說,天怒九式可是到符王級別才能修鍊的,因為這天怒九式威力霸道,精神力不足強行修鍊會被反噬的。

「想不到我因禍得福,不僅精神力暴增數倍,就連天怒九式都學會了第一式!」陸楓感慨了一聲。

俗話說的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之前陸楓是不太相信這話的,但是經歷了這番生死後,他似乎領悟到了什麼。

「陸楓,你這塊靈玉太神奇了,竟然能夠將崩潰的腦海再次重建起來,你這次能夠活命,多虧它了!」牧逍道。

對於這塊靈玉的來歷,牧逍很清楚,但是他沒想到這菩提玉心的威力如此強大,連死人都能夠救活。

陸楓這次大劫要不是靠菩提玉心的話,那他必死無疑。

「是啊,等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感謝菩提玉樹,之前他要是將靈玉收走的話,我現在就完蛋了!」陸楓道。

雖然陸楓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可是那畢竟是前世的一切,跟他現在可以說並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現在這菩提玉心給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那陸楓自然得好好感謝才行。

再加上聽菩提玉樹說,他之所以下界也跟自己有關係,所以就算為了報恩,陸楓也應該將對方重新送回天界去。

當陸楓說完話時,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東皇昊天的身上。

「陸楓,小心點,雖說這個傢伙已經死了,可是他死之前說他不會這樣輕易死去的,我擔心這其中有詐!」牧逍警惕道。

對方之前差點就弄死陸楓,因此這時候不得不小心一點,哪怕對方現在已經死了。

「不滅金手!」

聽牧逍這麼一說,陸楓輕點了點頭,旋即他右手一揚,一道金色大掌直接朝東皇昊天的屍身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