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荼偃妖王乃是一尊披著墨綠長衫,頭戴藤蔓纏結般束冠,面貌極為白凈的男子,那介於成熟與稚嫩之間的面貌卻使人頓生好感,只是在他背後卻分明有一道道明黃『色』光流便像是循環不止般流動,並攀上肩頭似是龍蛇般搖晃嘶吼,看上去渺,這些光流卻皆是極恐怖的道之凝聚!只是這樣的一條龍蛇釋放怕就足以與一尊『混』沌聖者相鬥,足可見這彷彿斂然平和的荼偃妖王究竟是妖王,有非常之威。

在荼偃妖王身邊則屹立著一尊尊氣勢強大的存在,既有垂髫童子也有白髮老者,有威武壯漢也有窈窕美『女』,但一個個都釋放出了生靈仰望的氣息,分明皆是聖者!一共三百尊聖者立於荼偃妖王身邊,實力最弱的也有太古聖者層次,這就是妖之宇宙的儀仗!

葉天能感覺到這三百尊妖聖中有幾尊向自己投來冷然目光,那是一股如若要將天穹撕裂,制覆宇宙的恐怖殺意,也唯有聖者意念能這般可怕,一念中已然化道,遍舉世之力,葉天知道他們是敵視者、仇視者,或許他們為最終決戰之敗而憤怒,也可能是被葉天滅殺了極重要的後輩親友,這種殺意自然可怕。但葉天完全沒有理會這些目光,也未看另外一尊尊妖聖,只是注視著這墨綠長衫,嘴角以極弧度揚起表示歡迎的荼偃妖王。

身為妖王當然不可能是易與之輩,他或許會欣賞一名新崛起的絕世天才,但絕不會將一尊屬於敵對文明的聖者視為優秀後輩相待,因為這終究是整個妖之宇宙的敵人,但作為妖王之中算是平和的一位,他要收斂情緒自然輕易,此時迎接神界聖遣使若是以殺意而往反倒是貶低了妖族的氣量。

但即便荼偃妖王未曾爆發敵意,他本質的澎湃氣息也在不斷產生威壓,好似令這一片天空都在歡欣舞動,洶湧出無量威嚴,再加上那三百尊妖聖的共同氣息,簡直是冠宇浩瀚,又怎能匹敵?葉天卻依舊是注視著荼偃妖王,淡淡道:「在下神界聖遣使通天戰聖,前來拜會妖之宇宙,這四位聖遣使『侍』從乃是我神聖宇宙孝如神、血天尊、秩序鈺清、人將孟單戈,妖王殿下或許知矣。」

「通天戰聖之名,我妖之宇宙怎會有不知者?」荼偃妖王平和一笑,倒像是有幾分誇讚意,但也似是直接調起浩瀚宇宙大勢朝著葉天浩浩碾壓而來,這隨口一言卻是直指葉天與妖之宇宙關係,化作無限荊棘路列於前!

好一個荼偃妖王!葉天暗自凜然,這荼偃妖王或許在妖之宇宙內的確是平和長者,算是六大妖王中較為內斂的一個,但他面對葉天可不會那般客氣,這個下馬威直接就是整個妖之宇宙,倒是厲害。

至於通天戰聖之名,早已融入世界,妖魔皆知,即便是那些神級妖族想必也知道令他們敵視的星炎神聖號了。

「孝如神、血天尊,可也是這場最終決戰的神軍大將,創不世戰功,我妖族自是熟悉。」荼偃妖王微笑著,卻令龍成的面『色』頓時蒼白一分,再看向那面對滔天妖勢明明自身神魂都僵硬,卻保持著冷然傲氣的秩序鈺清:「這位便是神聖宇宙當代的世界級天才吧,果然英雄了得,想必要接替秩序神脈衣缽。」

接著他才看向孟單戈,眼神中似乎有些異『色』:「想不到竟能見到一位人將,失敬,失敬。」

他著失敬,但也真表『露』一分敬意,孟單戈微微頜首,不知以什麼力量極為僵硬地緩緩將雙手抬起,在人血溢出的情況下拱手一禮,卻有一股肅殺之意頓生,令此處一尊尊妖聖瞳孔微縮。

這是軍禮,為古代人族戰陣面敵將時所用。

「不愧是人將。」荼偃妖王微笑,卻將右手指向下方:「請神界聖遣使入地洲稍歇,也令我好生招待一番。」

葉天拱手頭,卻未曾言謝,無論這荼偃妖王率三百尊妖聖在此迎接,還是此時荼偃妖王的邀請,都是屬於外『交』的正式流程,是必得的。

這荼偃妖王便與三百妖聖率先飛下,對聖者而言這速度顯然極慢極慢,葉天與四名聖遣使『侍』從在後飛下,但葉天卻是與荼偃妖王處於同一高度,在此時卻是『激』起一片浩『盪』天勢在整個妖之宇宙的穹輝映,令任何神級妖族都能意識到天聖氣凜然,並有與妖氣格格不入的外來氣息降臨!

葉天則關注著這妖之宇宙的全貌,此時身處於天空便能感受到難以想象的妖氣洶湧在這宇宙的每一處,就算是相對稀薄,近乎大宇宙邊緣的區域也瀰漫為汪洋,對於妖族來講這無疑是最適合自身修鍊的環境,而對人族、神族而言便異常危險了,葉天身為聖者,無暇聖體自能將其抵禦,而孝如神、血天尊、孟單戈自身一道道極限法則護體也可承受,唯有秩序鈺清最難承受,此時連那高貴的神聖氣息都若被沖淡,只是她神情肅然,只是毅然面對。

這妖之宇宙中的靈氣也是極其旺盛,此時瀰漫在葉天身側飄然而上,葉天可以感知到論起宇宙總量此處靈氣竟是不輸於神聖宇宙多少,要知道神聖宇宙的靈氣可是在自身基礎上由秩序之力牽引了人之宇宙與死亡宇宙靈氣的,這妖之宇宙竟能與其相較!

這使葉天心中惕然,剛剛踏入妖之宇宙他就感覺到這座大宇宙本質極其強大,這是能在空間強度、時間流速、法則流動、大道源泉等方面直接窺探的,六大宇宙並列按照本應該是平等的,但人之宇宙歷經多難就比正常大宇宙弱得多,而神聖宇宙與妖之宇宙卻是極強,在此時葉天感應中葉天能感覺得到這妖之宇宙的本源甚至比神聖宇宙都要更強,這是一種本質上的差距,神聖宇宙、洪荒宇宙、死亡宇宙都差了一籌。

為何這座大宇宙能如此強大?葉天不由想到第二次聖戰之時蓋世妖皇曾強行掠奪宇宙本源,以此填補妖之宇宙,那就是此宙強盛的基礎!連神聖宇宙都曾遭受過蓋世妖皇的掠奪,這座宇宙又怎能不強?對一大宇宙而言宇宙環境乃是修鍊基本,而文明先進則能令其無限發揮,妖之宇宙同時佔據兩者,要不強才是異事。

葉天在之前就已經理解,但如今也才算親眼見證,他再次感受到那一尊世界皇者的恐怖,在『混』『亂』時代也有大宇宙之間攻伐到對方核心區域的時候,那時的皇者們怎不希望將敵人的大宇宙本源掠為己用?但他們沒有一個能做到!想想也可明白原因,要知道第三次聖戰之時人之宇宙本源可是抗衡過幻宙王的,連立於歷史巔峰的梟雄都由於一座大宇宙本源退兵,『混』『亂』時代那些帝皇如何做得到強取大宇宙本源之力?這壯舉也唯有蓋世妖皇將其開創與實現。

不過以這個時代六大宇宙實力之強,一尊尊巔峰玄虛聖者再加上准宇宙聖者出手的情況下還真有可能做到掠奪宇宙本源,但相應地一座座大宇宙也將本源看管得格外嚴密,又有六宇尊聖維持平衡,若真到了那種地步,想必將會是令整個世界都為之動『盪』的大戰!

葉天此時也無暇雜念,只是感受著這妖之宇宙的磅礴氣息,這也不只是大宇宙本身之力,還有這宇宙中一尊尊極可怕聖者,乃至諸多妖陣、遺迹、文明產物共同產生的大勢,這無數氣息洶湧而來卻隱隱對著天空中的神界聖遣使投來至為恐怖的殺勢,這就是葉天將要面對的挑戰。

心中彷彿毫無『波』瀾,葉天望向下方,那是一片無際汪洋,再加上十座極為龐大的大陸。

這便是,妖宙十洲! ?第二千三百零四章:妖宙十洲

蓋世妖皇是所有妖族皆認可崇拜的始皇,也是開創了妖族文明又殺出聖戰皇威的最偉大皇者!他最震動世界的傳奇無疑就是第二次聖戰揮兵橫掃六大宇宙,那種睥睨世界的雄武霸氣甚至是在魔祖邪心之上的,幻宙王更無法與其相提並論。。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但這尊皇者擅長不只是武,開創文明更是他的大功績,正是因為他將弱的妖族引領向文明,這一族才能崛起並擁有橫掃六大宇宙的實力!

妖皇降臨,噬獸據宙,十劃群妖,六封妖王,修法創道,不世霸業!

這便是蓋世妖皇建立文明的大功績,其中的十劃群妖正是如今妖宙十洲的來源。

葉天望向下方,不似神聖宇宙一重重天分治,人之宇宙璀璨星空乃至那死亡宇宙的鬼氣森森幽冥地獄兩立,這妖之宇宙與洪荒宇宙相似,都是天地自然的環境,只是與洪荒宇宙的不同之處在於這妖之宇宙無盡汪洋中的十座大陸彼此間完全分隔,不僅僅沒有任何土地接壤而且距離都是較遠,更甚至有一股無形力量阻隔著十座大陸的相互接近,這與洪荒宇宙那極為自然的海陸連接是完全不同的,隱隱有一股掌控意味,又像是某種陣法,與流傳無數時代的驚世大局。

相傳當初妖之宇宙本是與古洪荒宇宙相似的整體,卻被蓋世妖皇以大手段竟是將所有大陸島嶼盡數融合為一塊大陸,接著又以絕對力量將那時尚不是劍形的蔑世皇劍生生劈下,一擊令這終極大陸開裂!這大陸碎成十塊,其中最中央的一塊最為遼闊與強大,立於汪洋中心,而另外九座大陸則彼此向九個方向分開,卻以那塊中央大陸為中心圍繞成如今的十洲,如今妖之宇宙也有島嶼,卻是後來形成的。

後世者很難理解蓋世妖皇分划十洲的真正原因,當初蓋世妖皇也將妖族分為十支令他們分別棲居於十洲之上,但其中究竟有什麼奧秘?對此有太多種猜想,誰都不認為蓋世妖皇會無的放矢做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要知道那十劃群妖太過猛烈,事實上也一定動搖了妖之宇宙的基礎,蓋世妖皇之所以那麼做必然是為了更大的偉業。

如今葉天要隨荼偃妖王前往的就是十洲中的地洲,這一洲處在中央大洲之北,遙望去呈現微黑『色』,更有一股股深厚磅礴的力量在其外洶湧,使大陸之外的海洋都圍繞著地洲洶湧環繞,如朝拜君王,整座大陸自有一股悠遠大氣,事實上其陸地『色』彩並非黑『色』,自有各種地貌而生機盎然,在天所見卻代表著一股大洲總勢。

這座洲就是葉天的第一站,而葉天看著與自己處於同一高度的荼偃妖王心知肚明,地洲的統治者便是這位妖王殿下。

元道帝尊 不錯,這相當於妖之宇宙十分之一的陸地疆域皆是由荼偃妖王所統治,這也是妖王最大的權利!在蓋世妖皇的時代便已是立下規矩,十座妖洲六大妖王各自統治一洲,剩餘四大妖洲由二百八十八貪婪妖侯分治!而妖皇,本身統治整個妖之宇宙,卻不算是有任何專『門』領地。

也就是這妖宙十洲便是由妖王與妖侯共治的,他們每一個都權柄滔天,在自己的領地內有無上權力!看上去就像是妖皇任由這些王侯分割整個宇宙的政權,可事實上妖王妖侯卻皆是忠心耿耿,他們在世人眼中權勢無上,甚至於領地行殺伐果決、滔天大勢,可自身卻未曾將自己當作真正的主人,而只是為妖皇忠心守土的臣子,卻以各自的手段令自身領地發展壯大,化為整個宇宙的力量,這一乃延續至今。

當然如今在貪婪妖侯之上還多了十三妖公等級,再加上時代更替,當初的統治制度自然有所變化,但本意是相近的,而且六大妖王也的確依舊統治六大妖洲,擁有著不可想象的地位,眼下荼偃妖王就是帶著神界聖遣使降臨自身封地,以東道主身份進行接待。

高度越來越低了,妖之宇宙的氣息更洶湧而來,好似滄海的怒濤,瀚洲的震動,兵鋒的寒刃,聖道的威芒,乃至無邊無盡意志力量都朝葉天衝擊而來,這使葉天感覺到猶如無數聖錘擊中聖魂,要令星空四分五裂,但這沒有令他『露』出疼痛的愁情,顏『色』依舊肅穆,但心中似是有一種意識產生,那像是笑,一名狂徒大笑於妖宙之上,笑眾生愚昧!

萬神道宇袍閃耀著輝光,在妖氣瀰漫的天空中就像是一顆聖星宣告著一尊絕不可忽視的存在正在降臨,四大聖遣使『侍』從沉默不語,而荼偃妖王飛行在葉天身側卻似是感知到了什麼若有所思,但他自然不會直接提及。

「你是瘋了么?在這妖之宇宙,竟是想要發笑?」與葉天『性』命『交』修的宙界星炎自然能感覺到他的情緒,此時『抽』了口涼氣般開口,哪怕如今它成聖火格局已經高了很多,還是很難理解葉天這種思維。

「想必你也感覺到這整個妖之宇宙的敵意了。」葉天在心中微笑,只是於宙界星炎聽來簡直有些癲狂。

「怎會感覺不到?」宙界星炎感慨,「那是一場大戰後的恥辱與仇恨,來自一尊尊聖者,一尊尊妖神,甚至神級都不到的妖族。在十座妖洲中,在汪洋大海中,在無數奇地中,那麼多妖族都感受著失敗的痛苦,憎恨著屠戮妖族的兇手,也將造成這最終結果的強敵視為必將斬殺的雪恥目標,他們恨著神軍,就算是根本不知道最終決戰的妖族也由於大宇宙氛圍產生了這股恨意,如今你來了,這整個宇宙的恨意都朝你來,朝神界使者與不敗戰神而來!」

「正是如此。」葉天在聖魂中表現得格外輕鬆,卻像是帶著一種凌駕於眾生之上的逍遙,這是一種傲,宙界星炎看著踏立此處的葉天桀驁而笑,眼中戰光洶湧,似是在與一宙爭鋒。

宙界星炎突兀震顫,它明白葉天為何而笑了,他竟是以妖之宇宙舉宙之恨為敵,面對如此強敵他不僅無懼,更是『激』發出一股洶湧戰意,他的聖血燃燒,以面對此敵而樂!這就是通天戰聖的心態,不只是戰聖,更是戰宙,戰一族文明也屹然無懼!

這才是神界聖遣使應有的氣魄,面對一種令聖道退縮的恐怖,他卻笑而往之。

一座座大洲釋放出不同的氣息,令妖之宇宙的『性』質澎湃而上,並傳『盪』著海風之味,三百尊妖聖飛行在下,此時就算是那幾名極有敵意的也只是沉默不語,未曾挑釁。

「地洲乃是我之封地,也是妖之宇宙十洲中代表著大地與底蘊的一洲,當初蓋世妖皇劃分后便是由裂地妖王統治,如今傳至我手,我雖不比裂地妖王神武之才,卻也盡綿薄之力,願令其發展強盛。」荼偃妖王飛行在葉天身邊,已經來到地洲上空,卻是隨意開口道。

「荼偃妖王殿下為妖之宇宙盡心竭力,令人欽佩。」葉天答道,卻不像是帶著任何感**彩,與通天戰聖平日的作風也完全不同,只是任誰都明白的場面話。

「通天戰聖被任命神界聖遣使,年輕膽大,更是使人佩服。」荼偃妖王淡笑著,兩人間隱隱有氣息對峙,要是荼偃妖王發散真正威嚴葉天無疑不可對抗,但他暫時還不能如此妄為,釋放出的微弱王氣被強硬地阻絕而回,他暗思著葉天聖道詳細,這是妖之宇宙未曾知悉的,一般情況下妖王足以憑自身的壓倒『性』實力與眼界看穿,但此時他不可對神界使者妄動此念,而且葉天所披的萬神道宇袍乃是歷代使者之衣,其用無限,正也有阻擋探測推衍之能。

此時無論三百妖聖還是那四位聖遣使『侍』從都處於一種冰冷狀態當中,妖聖們處於主場,更是聖者,此時對於葉天雖有所顧忌但也無需擔心太多,而此時孝如神、龍成、秩序鈺清與孟單戈盡皆感受到妖族舉宙氣息而來,其中正有著對外來排斥之意,此時面『色』都有些難看,只是在秩序鈺清身上有世界氣運涌動,竟是生生為她化解了諸多敵意衝擊,而另外三尊聖遣使『侍』從身上也有著代表神聖的微光閃起,為他們堪堪護住一分。這是聖遣使『侍』從所擁有的守護屏障,實乃三千道聖質問之時加身,蘊含三千道奧妙與諸神聖勢,以此抵抗妖族責難。

不覺中那地洲卻已是越來越近,荼偃妖王正是把葉天引領向這地洲中心的一座龐大宮殿處,這一座巨殿跨過萬宇之地,也不知何為基石卻雄武聳峙,自然發散出一股驚人威儀與歷史傳承的妖族意志。

「這地洲王宮乃是歷來地洲所領妖王代代修築而成,如今傳於我,也正可接待諸位神界使者。」荼偃妖王開口,卻直接引著葉天朝這地洲王宮方向飛去,葉天眼中凜光微閃,越是接近這一座宮殿越能感受到極恐怖氣勢洶湧而來,那是蘊含有妖族一代代意志與歷史韻味的共融,滄桑與厚重簡直不可想象。使葉天不由想到了始源神殿,這地洲王宮分明已然接近!

以這種王宮接待大宇宙使者也正在規格之內,但這同時也是對葉天的挑戰,處在這種王宮之中幾乎等於直面歷代妖王威嚴,神界聖遣使要是在這裡有所失態就代表這次出使第一步便失敗。

也正在此時,這廣袤地洲上無數的目光投來了,葉天見到了身披著染血甲胄的妖卒,見到了運轉法則力量的玄妖,還有飛上天空,渾身聖之氣息洶湧的妖聖,甚至有正在『激』烈搏殺中的妖族也停止了彼此的爭鬥,望向葉天的方向。他們難見聖者真軀,更將受威壓無限,但那眸子里泛起的冷意卻顯然不會因此退縮。

在妖氣洶湧的宇宙中多出了神聖之意,任誰都能發現不對勁,而一些妖族見到這使他們似曾相識的暗金『色』光芒時,那冷意便是殺意了。

四大『侍』從也有所感,他們壓住皺眉之態,跟隨著葉天漸漸降落,臨於地洲王宮。

而當葉天的腳接觸地面,頓時感覺到一股洶湧妖勢普天凝聚而來! ? 寵妃是個女魔頭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為我宙志

這從古老厚重石磚上傳來的是何等之勢?葉天所感即是地,這地實在是淵博浩瀚,更承載著其上繁衍生息的無數生靈,並將那從初生妖到偉大妖聖一尊尊妖族的氣息意志盡皆容納,環繞在這大地之內洶湧傳承。

這大地為母,毫不猶豫將子『女』的喜怒哀樂盡皆承受,而屹立在這大地上的生靈自然也感受到了來自生養之地的回饋,他們同樣能感受到大地的意志,這也正是他們所擁有的共同意志,他們能感受到自身所處大洲無數妖族共同奮鬥的『激』昂偉大,能感受友人族人對自己的關懷,甚至也能從中感受到敵人對自己的仇怨,但他們都會接受,因為這就是他們大地之母賜予的瑰寶。

葉天並非是其子民,而葉天感覺到的正是這地洲所承載的妖族攻勢,直接沖他湧來的正是這整座大洲妖族此時產生出對神聖宇宙強者的憎惡,更有那一尊尊強大妖神將自身的恨意宣洩而來,此時通過這地洲傳遞卻簡直是彼此融合,化作一股大洲上所有妖族的無上共勢恐怖伐來,而這地洲也像是為其子民的哀愁與恨意發怒了,此時隱隱從大地深處發出了咆哮,簡直有地之道對葉天正面衝擊,令萬神道宇袍微動輻照漣漪般灑出道道光亮,卻是將這一股眾生恨意生生排開。

葉天神『色』未變,卻是感覺到這股衝擊比起先前在天空中感受到的實在要強得多,這還僅僅是一座妖洲之勢,若是整個妖之宇宙共勢而來,並且包括那一尊尊妖聖甚至妖王妖皇的意志,那將多麼可怕?

葉天在這場最終決戰中可結下了不少仇怨,單單是妖族皇族就不知殺了多少,那些妖王妖侯的子嗣後裔也是隨意斬滅,哪怕那在『亂』軍之中,但妖族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能想象那是何等滔天恨意,或許足夠凝成仇恨之道了,但此時他站在這座大陸上很是坦然,地洲乃至這座地洲王宮拒絕了他的意志,這也絲毫不妨礙通天戰聖表達自身的無畏。

孝如神落地,眼神微動,頭卻是神血流下,龍成冷然環顧周圍,卻隱見一聲聲咆哮怒吼來襲,實力僅為天神的秩序鈺清終究一個踉蹌,眉宇間滿是肅然卻為這一股恐怖敵意震動,不過她畢竟未曾真正與妖族『交』戰,所受到的影響要少一些,最後便是孟單戈,他似乎有些遲鈍的腳步卻是石磚地面上的重踏,似乎都要撼動這古老的王宮形成衝擊,接著他便咳嗽了一聲,顯得蒼老卻不怒自威。

「五位初來我妖之宇宙,想必不服水土,可在此殿中稍歇。」荼偃妖王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卻稱不服水土,這誰都能看穿,但作為神聖宇宙生靈來到這妖之宇宙的確受妖氣與宇宙意志衝擊,這「水土」影響倒是確實存在,故而荼偃妖王所言也不算錯。

葉天望向這座荼偃妖王指出的殿堂,卻是一座烏青『色』為主基調的大殿,風格顯得格外雅緻,併發散出一股股清幽意境,貌似一座殿堂卻令人感知此乃竹林雅居,自有一股風趣,葉天可以確定這座殿堂內蘊含多少奧妙,無數靈氣的斂聚,諸多天地能量凝聚,乃至對外的隔絕,甚至將宇宙力量生生吸納等,哪怕這殿堂只是地洲王宮的一部分,卻有著多重的道之力量獨自運作,令其有著特殊權能,葉天卻也毫不退卻,直接踏入這殿堂之內,卻感覺到一股清幽便像是『春』風般撲面而來,其中的妖氣倒是淡了許多,竟隱隱帶有一分神聖氣息,在這妖之宇宙中有如此狀況對神聖宇宙生靈來講豈不正是荒漠中所見的甘霖自將倍加珍惜!

甚至,僅僅是半隻腳踏入的葉天自然感覺到自己的聖心都寧靜了一分,那來自地洲,乃至從妖之宇宙聚集而來的敵意惡意,如煞氣般的可怕衝擊竟是被生生隔絕太多,這如同原本的嘈雜成為了一場的寧靜,雖然有一種突兀感卻洗滌心靈。

葉天暗自感喟,這殿堂怕就是對他這樣的使節安排出最好的休憩所在,不然哪怕神界使者自身意志強大,要時時刻刻面對整個宇宙的仇恨衝擊又怎能持續得了?那也並非是大宇宙外『交』之禮,這一妖族神族想必都心知肚明,故而在地洲王宮中有這專『門』一殿,為招待使節而設,想必在神聖宇宙中卻也不乏如此環境,只是一般情況下連聖者都未必見到。

葉天與荼偃妖王一齊踏入這殿堂之中,四名聖遣使『侍』從接著入內,同樣感受到這驚人功效,卻未曾出言討論,而那三百尊妖聖則立於殿外,幽幽地望著葉天。

「不知這殿可否能令神界聖遣使滿意,為暫時下榻處?」荼偃妖王認真問道。

「自是可以。」葉天頭,面對妖王便這麼談論,不卑不亢。

「那便好,我妖族向來不會失了待客之道。」荼偃妖王嘴角微微翹起,卻帶著一種種族自豪的傲意笑道,這倒是使葉天沒有反駁。

「陛下應當會在三百代之內召見各位使者,這期間使者可在殿中歇息,也可在我地洲,若在殿中歇息,盡可閉關悟道行己之事,我妖族概不會窺探,這一可請六宇尊聖擔保。」荼偃妖王道,令葉天眼中光芒微閃。

「多謝妖王殿下告知,只是不知,我等何時能見到我神聖宇宙諸多英雄?」葉天開口,荼偃妖王似乎早有預料,淡淡道:「此事還需稟報陛下,短則十代,長則百代,必會在召見前允諾。」

「至於能否令他們回歸,就要看你們的神皇陛下是否有誠意了。」著荼偃妖王深深地看了葉天一眼。

「請令妖皇陛下只管放心,我神聖宇宙向來最具誠意。」葉天也帶著深意看著荼偃妖王,面對著一尊妖王存在他見到的卻是深不可測,自身太古聖者層次的道意算得上是淵博浩瀚,但在其面前卻愈感渺!即便如此他依舊在看,荼偃妖王也不惱,卻轉身離去。

「請各位使者在此處好好歇息,若覺煩悶,也可來賞我地洲名山水中,指指我妖族不肖後輩也無妨。只是我妖族也有些仇神之徒,對神聖宇宙有些偏見,倘若使者受為難刁難,可來尋我,本王必會做主,嚴懲不敬之徒。」荼偃妖王卻是最後開口,接著這一座殿『門』便是閉合,來自整個妖之宇宙的仇視都彷彿消失,與那荼偃妖王離去方向背對的葉天佇立於此,眸中光芒冷冽。

這可比之前都要明顯得多了,由他做主?若是作為神界使者的葉天被此處妖族欺辱卻求荼偃妖王為之做主,那可真是將神聖宇宙的顏面丟盡了。要到了這個時候荼偃妖王的確會做主,嚴懲,甚至妖皇也會下詔叱責,不過恐怕整個妖之宇宙都會以此為樂,那妖族無論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哪怕是將其爵位都給完全剝奪也將喜不自勝,甚至以此引為最大榮耀。

這就是葉天即將面對的挑戰,整個妖之宇宙可謂皆敵,從一開始他就知曉這龍潭虎『穴』顯然不會這麼好闖,如今荼偃妖王卻是直接明了,他有怒意,但無所畏懼。

當然妖族不可能為所『欲』為,令妖王存在對葉天直接全力出手,那等若完全破壞了規則,但妖族卻很有可能與葉天發出種種邀請乃至真正的挑戰,葉天自然可以拒絕,但若是全部拒絕卻等於自認怯懦,哪怕不被找出破綻也將受盡恥笑,這同樣是神聖宇宙的恥辱。

站在這殿堂之中,已經難以感知到外界的葉天看向了四人,道:「這妖之宇宙所脅,各位可能承受?」

他的目光尤其放在孟單戈與秩序鈺清的身上。

「稟聖遣使,在下隨實力低微,終為秩序一脈,這妖族氣勢雖是可怕,卻不可動搖我之意志,還請聖遣使放心,我必受神聖宇宙榮耀,令妖族知我代世界級天才風範。」秩序鈺清首先開口,雖為『女』子言語卻是鏗鏗鏘鏘,正是秩序神脈剛正不阿的作風。

「這恨意算得了什麼?哪比得上當初他們侵攻人之宇宙時的毀滅貪婪來得直接?我孟單戈雖是不才,出使在外卻也不會令我神聖宇宙『蒙』羞。」孟單戈開口,此時身上卻有著諸血流出,正是受盡威壓的結果,這堪比地獄火磨礪甚至更直擊本心的危難他卻得雲淡風輕。

「記不清在那戰場上殺過多少妖族了,不知我是殺了他們的祖宗,他們的子孫,還是他們的信仰?他們恨我也自是應該,不過我殺得也應該,殺那些妖族,殺得痛快!」龍成微微笑著,眸中的血光卻像是呈現修羅之意,他不及星炎神、青劍皇、瘋魔那些最璀璨耀世的世界級天才,但他血天尊之名也非虛得,他在那最終決戰時,在戰剎王塞,在牙瀧大海,在蒼焚島,在帝休沙漠,在魔域,搏殺了多少強敵,滅了妖族幾巨兆?無盡的恨意自然會朝他而來,冤有頭債有主,這一切都不會錯,但他也坦然面對,他殺的是妖,殺出的是神聖宇宙的榮耀與安寧,他怎會後悔?

葉天微微頭,看向孝如神,這尊有著三眼與金須的智者卻未曾開口,只是披著一身鮮血淡淡道:「既然聖遣使受我宙託付,那便放手做吧,你代表的是我神聖宇宙意志!」

聽到這話,葉天也會心笑了。

而在這個時候,這驚天動地的消息也席捲了整個妖之宇宙。

神聖宇宙神界聖遣使,通天戰聖,來使妖之宇宙!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舉世皆敵

「神聖宇宙派遣的使者來到了我們宇宙?」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有不少妖族都是愕然的,神界聖遣使?對於那些年輕的妖族來講他們根本不知道大宇宙間還真能有這種使節存在,畢竟就算是大宇宙之間要『交』流,神皇妖皇都可以直接屹立於宇宙裂縫對話,最為簡單明了,為何要『交』由使節?而真正經歷過歷史的妖族明白其意,但突然間神聖宇宙就是遣使了也確實能令他們驚愕,只是稍稍思考卻可明白這並非處於意料之外。

要知道之前震動宇宙的大事莫過於那場放眼歷史都可歸列峰的最終決戰了,連神之盡頭都參戰,還有蛋毒這等最隱秘的終極武器都祭出,妖之宇宙無疑下了血本,妖皇也在整個妖之宇宙鼓舞,甚至令那些妖族平民都隱隱知曉有一場關乎整個妖族的大戰將要發生,於是整個妖族上下齊心,以舉宙之志助戰,他們又怎會對這一戰不熟悉呢?一戰落敗,不知令多少妖族魂愁斷腸,萬代之後神聖宇宙的使節卻到了,要之間沒有關係,誰會相信?

但更令無數妖族感到震動與暴動的卻是這一名神界聖遣使的名號,他號通天戰聖,乃是如今神聖宇宙最年輕的一尊聖者。

而在他成聖之前,他的神級封號是——星炎神!

古往今來第一戰神星炎神!自這一戰後哪怕是下位神、中位神級別的妖族都聽到了這個令他們聽魂也要震裂的名號,這是他們所敬仰的無雙妖侯發出的絕嘆,也是代表著神界真正帶給妖族最大創傷的無敵之神,便是不論他對當時的戰場產生多大的衝擊影響,單單是他親手做的幾件事就能令妖族將其深刻銘記並對其恨之入骨。

直攻妖域,摧毀戰剎王塞!

牙瀧海戰,殺害雷山主舒煜兵!

蒼焚島,截斷妖軍必攻之勢!

帝休沙漠,刀斬妖帥,星隕炎熄潰,以身破蛋毒!

絕孤痕上,十二絕驚世,絕葬瘋魔!

孤身一戰,戰心重生,三大神之盡頭盡亡,厲古智與眾妖以生祭陣而終!

這是何等輝煌而又可怕的戰績,就像是一片壓摧傾城的恐怖烏雲環繞在一尊尊妖族的上空,甚至令妖聖都心塞堵塞,妖族皆恨他,這是手染遍宙妖血的劊子手!在得知他來到妖之宇宙之時一個個恨不得直接將這今世大敵滅殺,飲其血,挫其骨,梟其首,滅其魂,以此祭奠妖族戰歿英靈,為這一場戰爭的失敗雪恥。

但在這同時,他們卻又忽然感受到一股無名恐懼,在那宇宙戰場上,星炎神的名是真正憑其刀,憑其無敵戰威殺出來的,那末山父也是一代英雄人物,面對著葉天卻發出「撼天易,撼星炎神難」的嗟嘆,足可見這星炎神,這暗金『色』的無敵身影究竟帶給妖族何等震撼,他的名在妖之宇宙無疑是惡名,卻在不斷傳播中化作了比起邪魔都更可怕的兇相,是無數妖族立志要斬殺的目標,更如同一座深淵邪岳,化作壓在不知多少妖族心頭的巨重!談及星炎神,他們自然恨,卻也不禁產生一種駭懼,那是將他們妖族歷代神級領域最英雄之輩屠戮的怪物啊,其威若是掃『盪』而來,又豈是他們能敵的?單單是想象面對那身影的景象,足可令無數妖族駭然失『色』,心見那一道氣勢傾宙的身影走來之時,哪怕是意志堅毅者也不禁敗了。

他們所見的不只是星炎神的強悍,更是他留給所有敵人的恐怖與深遠影響,或許他們不知那戰力無雙究竟有多強,可他們會自然將之置上一種不可匹敵的地步,化作夢魘天埑,無法逾越地鏖戰。

對於這些狀況葉天也是清楚的,因為此時他就感受到了這一種種氣機與意志朝自己湧來,有著憤怒咆哮或冷然誓言的仇恨,也有一種面對想象之巔恐怖的恐懼,此時他分明是在地洲王宮中行走,隨意欣賞著此處只屬於妖宙的奇異植物,望著歷代妖王修築建造的建築與種種裝飾,見著帶有妖族不同時代文化氣息的畫作、雕像、瓷器、詩詞等種種藝術,隨之見到這座宇宙與神聖宇宙不同的歷史進程,他也見到這王宮之中有身穿著淡金『色』甲胄的兵士巡邏而過,見到他便浮現一分敬意齊齊行禮,只是眼中卻是冷『色』,就差沒有將殺意化槍戟利刺而出了。

他更能感受到來自整個妖之宇宙的種種意志,在聖者感受中這一一浮現,是無數妖族最深刻的意念。

「什麼通天戰聖,星炎神,他有什麼資格踏入我妖之宇宙!」雄壯的妖族對好友憤怒而談,體表分明有一片片鱗片生出,顯然是太過憤怒導致本相化出。

「他不應存於世界,當消亡寂滅。」詛咒從白衣妖族『女』子口中傳出,冰冷無情。

「星炎神,你令我家族淪亡,我齊松在此發誓,必殺汝!」一尊僅有著靈帝級實力,頭還有一對麒麟角的青年妖族怒吼著,他渾身皆是血跡,明明距離聖者領域不知何等之遙,卻在此時誓言必殺!

「你就是再凶威滔天,我妖之宇宙乃是蓋世妖皇所創,還想翻出什麼風『浪』?」一名蒼老的妖族指著雕像咆哮著,固守著歲月的驕傲。

「星炎神?他是來殺我們的嗎?他會不會殺了媽媽,茵好害怕……」妖族『女』孩睜大烏黑眼睛,恐懼地對著她母親著,生怕最珍視的親人就這麼被心目中最可怕的惡魔無情奪走。

「星炎……神,敵人!」大半個身軀還是野獸形態的妖發出了怒吼,最直接宣洩著自己的敵意。

「未曾參與此戰乃我之懦,但我也正想看看那傳聞中最可怕的怪物究竟能是何方神聖。」氣勢霸烈的豪傑屹立而起,動『盪』著汪洋日月『色』皆變。

「我妖族此敗皆繫於此人,倘若任其在我妖之宇宙隨意行走而自如,等若我輩將所有烈士遺忘拋棄,我妖族從沒有如此埋沒英雄之理,就算他是神界使者也會見到我妖族的意志,讓他明白,他們神聖宇宙絕無法令我妖族再次失敗!」神情肅然的妖族對一名名信徒開口,引得吶喊聲震天,下方一名名妖族神『色』肅穆,同仇敵愾,敵意共往星炎神!

「星炎神葉天,呵……」彷彿是從陵墓中蘇醒,渾身皆是傷疤的兵士破開了將自己埋葬的土地,眼中釋出冷冷幽光,卻數不清究竟的情緒。

「你可真是厲害,以一己令我妖族不能敵,如今竟然還敢來我妖之宇宙,我倒是要敬你一杯。」一尊超級玄妖望向天空,在若見聖刀凌空那一生難忘的景象之中神『色』複雜地著,卻是將珍藏的美酒灑下,遇地成煙,恰似一片片龍炎燃燒。

「通天戰聖,是時候真正較量一番了。」有縈繞著聖之氣息的妖族自宮殿中走出,手持著數十宙未曾閃光的戈矛卻細細擦拭著,眼中洶湧而起的是深藏太久卻沒有絲毫減少的戰意雄心。

葉天行走在這王宮中,他聽得見這一聲聲妖音,有咆哮,有憎恨,有恐懼,有欽佩,有挑戰,其中甚至包括來自一尊尊妖聖的可怕威勢,他們直接宣戰,有一些卻是葉天曾對戰過其虛影的,此時清算來了,對此葉天也絲毫不懼,只是接受著這普天之志,體會著這無數妖族的心緒,就像是被信仰的神明可以接受無數信徒的祈願,他接受到的卻是無盡妖族的憎惡敵意,但這也並不妨礙他將之感受,只是在這同時卻有一股股力量在葉天身上湧現,好似惡鬼凄厲的咆哮,像是代表世間懲戒的鎖鏈,乃是罪孽。

殺戮妖族無數的葉天當然身負大罪孽,而如今在所有妖族的教唆質問之下卻被『激』發顯現了,一股股罪孽力量就像是厄氣環繞,發出一聲聲質問,『欲』要以此撼動擊碎通天戰聖的本心,它倒也是湧入聖魂之中興風作『浪』,在星空中烏煙瘴氣籠罩,但若是要以此顛覆通天戰聖,實在是太天真。

「神界使者閣下可有困難?」在這個時候一名儒雅青年微笑著走來,看上去極為友善,卻是一尊妖聖。

「多謝挂念,在下不過於此體會妖之宇宙風土而已。」葉天淡淡答道,直接將這罪孽的厄象推為妖之宇宙生出,這倒也屬實,這尊妖聖也不惱,只是頭走過。

任由這一層層罪孽力量環繞在身,甚至瘋狂拷問著聖魂本心,葉天卻是繼續在這地洲王宮之中參觀著,此時接受的是超出地獄幽冥極致的對抗,是舉世皆敵的大難!但他坦然接受併當作磨練,自身聖魂反倒不斷凝實,宙界星炎也在艱難承受著這妖族敵意的入侵,要知道那一戰中被它焚殺的妖族可絕不少,而且就算它殺得再少,作為葉天的本命聖火可是絕脫不開關係了。

「這便是裂地妖王的畫像?」葉天在一幅畫卷前駐足,這畫卷極大,在牆面上鋪開就有萬里之寬,而事實上其真正空間乃是以宇為徑,可是真正的龐大存在。而這畫卷所畫的便是一道身影,那踏立在大地之上天立地的王者,這大地極像是地洲,王者就是地洲的統治者。他是朦朧而又清晰的,灰發黃肌,面貌英俊卻顯得削瘦,且看著便似乎矮一分,但這根本動搖不了其本身的偉大,大地在他腳下開裂,更伴隨有不知多少與妖族敵對生靈絕滅產生的冥光,他似乎是在向前行走,隨意便戮神殺魔,更是化為無盡深淵,在那古老輝煌的時代創出驚世功勛。

這就是初代妖王之一的裂地妖王,也是這地洲的第一任統治者,他的畫像擺在這宮中自是理所當然的,葉天在當初面對陸陽空之時就曾感受過這裂地妖王氣息,但如今面對這幅畫卷的感受顯然最為強烈,這幅畫卷或許最初只是普通畫作,但隨著一代代瞻仰者到來,對裂地妖王的無數『精』神氣機寄託,這畫卷便漸漸成為了一件聖器,正是這地洲王宮內的底蘊象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