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家都看到,就算是數千米厚的雲層,這個時候都沒有完全擋住那個存在的身形,一個巨大到無邊的陰影從眾人的頭頂上掠過,那種壓抑感就算是千雪沫這個事故做始者都沒有想到。

之前伸出雲層內的手臂已經非常的大了,但是現在再和這個黑影一對比,顯然那隻手臂是「發育不良」的那種,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這…這到底是什麼怪物?」這邊的幾位王級強者都嚇的話都說不清楚了,這種感覺,哪怕是高級至尊都不可能擁有的,太恐怖了。

有一點它們敢相信,這個怪物要是在這個時候有降下來的意思的話,那這邊所有的人都將被滅殺,完全是一場災難。

「我好像有那麼一點印象,當初我那塊區域的高級皇級有說過,在這片大陸所在的空間內,其實不止是我們這些鬼物的存在,原本還有一批更特殊的存在的;我們是由死亡后的屍體凝聚而成,那種群體是由那些靈魂再度凝聚后所產生的,因為雙方的本質不同,所以就如同當年的正義邪惡陣營一般,誕生以來就是死敵,以至於後來爆發了一場不亞於當年最終決戰的一場戰爭。」時光皇摸著自己的下巴回憶道。

原先它也只是以為這是前輩們口中流傳的一個傳說而已,現在卻覺得,這肯定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當年的那個另一種存在,最終和鬼物這一方的大戰後,敗給了這一邊,被徹底滅殺,相同的,鬼物這邊也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原本的巔峰至尊可不止現在這個數量,而是有兩位數接近三位數的龐大數量,最後的結果就是有大量巔峰至尊戰死。

不過唯一得到的好處就是那個特殊的群體也徹底滅亡了。

那個群體原本是生存在天空中那體積比決戰大陸還要大一些的怨氣之雲中的,後來被滅了之後,這片怨雲也被鬼物們佔領了,這個空間也徹底成為這個群體的統治區。

不過再怎麼強力的清掃,也沒有辦法徹底清除,剩下的一些靈體為了報仇,居然徹底的拋掉自身的靈智,融合在了一起,唯一的手段就是吞噬,吞噬一切!

從最開始的靈體狀態,一點一點的吞噬掉進入雲層中的鬼物們,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量越來越大,大約數萬年前,終於是達到了臨界點,本身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連巔峰至尊都無可奈何的地步,當時幾大巔峰至尊一起聯手,也才只能勉強給那個龐然大物設下一個禁制,讓其不能輕易的從雲層中降下來。

因為這個禁制,這個怪物很少出現在下界了,也為了減少消耗,所以它經常陷入沉眠,靠著自身的漂浮力在整片雲層中飄蕩,偶爾醒來后,為了補充自身的消耗,就會頂著大帝們當年的封印,強行降落到所漂浮的區域內,進行大規模的吞噬,所以每次它醒來都是一場災難。

好在這個頻率不高,要不然下界將會不得安寧了。

上一次這個怪物的降落還是在數百年前,而且那次的降落是眾多的高級至尊聯手阻擋了它的肆虐,使其提前升空,所以大量的王級以及像時光皇這種新晉的皇級才會不清楚這個怪物的存在。

這一次千雪沫的故意引動這個怪物醒來,這已經算是觸犯了這個大陸唯一的禁律了,現在這個時候,大量的靈魂之力已經完全籠罩了這片區域,一旦那個怪物要降落肆虐了,就會有超級強者們出手制止了。

當然,那個時候千雪沫這個罪魁禍首就慘了,會被那些強者們的怒火給吞噬掉的。

「你們這些蠢貨,居然妄想利用上面那個怪物來達成自己的目的,難道你們嫌自己的命太長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本尊就提前成全你們,全部擊殺!」這個時候旁邊那個區域的至尊們也跨界而來,每個至尊的臉上都是布著怒容,其中那個中級至尊的臉上還帶著殺意。

實力越強,對上面那個怪物的恐怖也就越清楚,原本他們在得知了怪物這段時間飄蕩到他們領地上空的時候,心裡就很緊張了,生怕打擾到,讓其提前醒來,這樣自己這邊無數紀元經營下來的領地就要毀於一旦了。

感受到這些至尊的殺意,時光皇等都很緊張,生怕對方真的就動手了,這樣自己不是白遭罪了,這些根本就不是它們做的啊。

「咳咳,各位別對著我們發火啊,我們自己也是受害者呢,整個過程都是這位皇級做的,和我們可沒有一點的關係呢。」要說臉皮,像時光皇這種能夠修鍊到這種級別的,那自然是有一定程度的厚實了,立刻把責任給推的乾乾淨淨。

就這麼一句話,讓那些皇級把目光全部放到了千雪沫的身上。

「別那麼看我,我既然有膽量引動這個怪物,自然就是有辦法自己收尾,難道你們有看到這個傢伙跑到下面來肆虐了嗎?」千雪沫淡淡道,哪怕是面對數位皇級強者的怒火,她都面不改色,信心十足。

她這麼說也是對的,上面那個怪物在吞噬掉了強盜頭子后,就沒有再發動攻擊了,好像又沉眠過去了,之前那些傷害其實只是它自身的氣息罷了,不算是真正的出手,也被這些皇級給成功擋下來了,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傷。

「既然上面那個傢伙沒有下來的意思,你們是否可以退回去了,難道你們不知道皇級跨界是要經過當地主人的允許的嗎?你們這樣堂而皇之的進來,不怕這塊區域內的幾位皇級把霉頭丟到你們的身上嗎?」她不但沒有膽怯,甚至還是強勢的一方,居然開口趕人回去了。

這要是換成其他的初級至尊,肯定也沒有膽量去再度惹怒眼前這些同級別的強者的,但是偏偏她就那麼做了!

並且這麼做了之後,前者居然沒有立刻反駁;的確,在沒有得到區域至尊的允許,其他區域的至尊是沒有資格跨界的,要不然就會被視為挑釁,發展到最後將會成為區域之間的戰爭的。

區域戰爭!

這個詞在所有的鬼物腦海中,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詞,因為一旦有皇級出面開口說要發動區域戰爭了,那就說明未來的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數千年內,自己所在的區域都將會展開不死不休的戰爭,到時候不但是最低級的鬼物,就連皇級都將參戰,直到其中一方的徹底滅亡,或者是完全臣服后被奴役;有時候戰到火起,區域的範圍將會擴大,然後那些中級高級的至尊們也會出手,到時候就會越變越大,導致一發不可收拾。

曾經就有這麼一個事情,導致了最後紫與白兩位大帝都參與了,最後兩大區域之間的戰爭導致了大量的鬼物死亡,所以現在區域戰爭這個詞和天空中的那個怪物一樣,讓所有的皇級聞之變色。

「哼!這次就放過你了,下一次再發現你這個傢伙有什麼不軌的舉動,哪怕是得罪了其他區域的皇級們,吾等也會追殺你至天涯海角!」這些皇級冷聲威脅了一通后,才轉身回去。

當這些皇級離開后,這片區域終於是恢復了清凈,強盜團算上那個被吃掉的強盜頭子,已經全滅了,沒有一個活口留下,就連那個二號頭目,也被時光皇最後出手解決。

「呼!」

這個時候,秦寒終於是被千雪沫給從創世空間內丟了出來,禁錮在身前半米的亞空間中。

「小友!」當時光皇等看到秦寒后,立刻驚呼,沒想到秦寒已經被這個女人給抓住了,看樣子還被囚禁了。

「咳咳,各位別緊張,這位…這位和我有點關係,所以暫時不會對我不利的。」看到時光皇等眉頭一豎,就要動手,秦寒趕緊開口阻止。

開玩笑,要是讓這群傢伙和眼前這個女人動手,輸了到也算了,要是贏了的話,這個女人惱羞成怒,順手把自己幹掉,那豈不是很憋屈,不得不制止啊。

「行了,我在這裡可以向你們承諾,如果到時候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東西,自然會放這個小傢伙回去,我對他這身肉沒有任何的興趣。」千雪沫承諾道,就算她不怕時光皇等,也嫌麻煩啊,打來打去也不是她的性格,以至於很乾脆的就許下了承諾。

就這樣,眾人一起回到了之前竹節王的領地內,繼續之前的復活儀式。

只是在回去的時候,秦寒的眉頭微微皺著,一路上他都在思考一個問題……

「你在想什麼?如果是在想怎麼中途跑路的話,那我勸你放棄吧,因為在之前,我已經在你的身上下了只有我能夠設置的禁制了,一旦你敢耍詐,那下一秒你就會成為一具屍體。」千雪沫直接這麼說道。

秦寒也沒多說什麼,而是把目光放到了對方的臉上,看著那張和千骨姬長的有八成相似的臉龐,他的懷疑更是加深了幾分。

「千雪沫,千骨姬!你們兩個真的是姐妹嗎?」之前他已經得知了這個女人的真實名字,然後又看到她使用了只有千骨姬會的招數,雖然每個細節都有不同之處,但是總的卻是相同的,難道真的如她所言,兩人確實是姐妹嗎?

「哼哼!你是想要問為何我那個姐姐沒有和你說過我這個妹妹的任何事情是嗎?」一眼就看穿了秦寒的疑問,千雪沫冷笑,只是這個笑容中帶著淡淡的苦澀。

不過這個苦澀卻很快就被她自己抹去了,只剩下了眼中的冷漠和那一縷仇恨。

「想知道全部嗎?」出奇的,她居然主動問秦寒是否想要知道真實的情況!

本書源自看書王 秦寒一直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好奇寶寶,哪怕再怎麼吊人胃口的事情,也不會引起他多少的興趣,因為他知道,自己有能力知道結局的,那何須去浪費精力和時間去提早知道這個結果呢;又或者是沒能力知道結果的,你就是真的浪費時間了,還不如做其他的事情去。

但是這次,他是真的心動好奇了,他很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內容。

「咳咳,說不想知道那是騙你的,其實我是很想知道的,所以就請你為我講講你口中的那個故事吧。」他臉皮厚厚地說道。

千雪沫的眼神淡淡地撇了他一眼,然後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你遲早也會知道這個內容的,現在告訴你也無妨,反而能夠讓你消除疑慮,免得到時候想辦法來對付我。」

之前她和秦寒說的那個姐妹之間的故事,其實是真的,這是當年邪惡陣營中絕大多數強者都知道的一個秘密。

但是,真正的情況卻不是外面流傳的那麼簡單,因為這個其中還有更複雜的因素在內,導致真正的結果卻是截然不同。

原來當年在和正義陣營決戰之前,一直隱藏在暗中的千雪沫已經發現,她和千骨姬的父親,也就是邪惡陣營中的一位至高存在,已經發生突變了。

也就在那段歲月中,她們的父親親自進入到了混沌內,想要從中淘一些有用的寶物出來,用來對付正義陣營的秘密武器,經過了數年的時間后,他出來是出來了,甚至還帶著一件堪比四大神器的一件秘寶。

要知道當年的四大神器中,足有三件是落在正義陣營手中的,他們這邊的落後於前者的,但是有了這間秘寶后,雙方的神器對比就持平了。

不過細心的千雪沫卻發現,自己的父親可能出現了某種狀況,整個人看上去就如同完全換了一個人似得。

為了找出原因,她特意暗中進行了一段調查,結果卻有了一個讓她恐懼的發現,原來自己父親的肉身還是原來的肉身,內部的靈魂卻已經被替換了,不過也不是完全的替換,而是有某種靈魂強行吞噬了父親的靈魂,並且融合了其所有的記憶等。

得知這個可怕的結果后,她想要去告訴自己的姐姐千骨姬和其他幾位邪惡陣營的無上存在,但是卻在半路上受到了一些神秘人的偷襲,導致了身受重傷,差點就被殺死,要不是她有一些秘法逃命的話,就真的已經死了。

那個時候她已經確定,自己的父親已經不是原來的父親了,而且對方也發現了自己得知秘密的情況,所以想要殺了自己來隱瞞真實情況。

好不容易恢復過來了,她剛想要去找千骨姬,結果卻發現,原本預定在準備齊全后再最後開始的決戰,卻已經提前發動了,而促成這個發展方向的,就是她的那個「父親」!

聽到這裡的時候,秦寒已經明白的了情況,顯然那場波及了所有宇宙的戰爭是被某種存在給一手促成的,而那個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讓這裡所有的宇宙發生廝殺,不過到底是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那不是說你那個時候還沒有發現有特殊的存在是嗎?」秦寒一語道破。

千雪沫的臉色這個時候變得相當難看,「當時我是想要去揭發的,結果卻已經被那個傢伙給發現,他居然派遣了姐姐來殺我,當時的情況也不是外界傳言我的實力比姐姐強,正面戰鬥,我不是她的對手,後來因為念及姐妹情,她放了我一馬,我的死亡其實是後來那個傢伙親自出手,在戰場上親自把我抹殺的,當我醒來后,已經是戰爭結束后的無盡紀元了。」

說到這裡,秦寒突然想起了之前千骨姬所說的自己死亡的情形,肯定就是那個神秘的存在出手的,但是這樣一來,對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從實力上來判斷,對方的實力完全不亞於一個巔峰至尊,要不然也不會能夠抹殺掉千骨姬父親的靈魂。

「只是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目的呢?按照你們的經歷來說的話,它的目的難道就是為了讓雙方開戰?」

「這點就不是我們能夠揣摩的了,等你到了巔峰至尊的層次再來關心這個問題吧,現在你是沒有資格接觸到那個層次的。」千雪沫冷冷道,她的確有這個資格,秦寒現在的級別在她的眼中就是一隻螻蟻,連強壯點都算不上。

秦寒只好尷尬地笑笑,不能反駁,沒辦法,人家說的是事實。

「我聽你的意思是,其實千骨姬還不知道當年的事情是吧,難怪她沒有和我說自己有這麼一個背叛了族群的妹妹。」秦寒臉色古怪。

說實話,千雪沫和千骨姬一樣,也是傾國傾城的面容,哪怕是一臉的冰容,也不減麗色。

「其實你應該多笑笑,這樣才會美麗,難道你就不關心自己的美貌嗎?」在趕回去的路上,秦寒笑呵呵地調侃,既然已經知道了對方的真實身份,也就不用懼怕了,在他的詞典中,沒有交不到的朋友,只有臉皮夠不夠厚,靠著這個無敵厚臉皮,和他關係不錯的強者的確已經非常的多了,唯獨沒有至尊級別的而已。

既然這邊這個美女是千骨姬的妹妹,那不拉過來一起,簡直就是對不起自己的職業操守。

「我現在更在乎的是骨珠是否解鎖完畢了。」千雪沫淡淡的說道,她的眼睛中帶著某種意思,這個意思讓秦寒的心理咯噔一下,難道說自己忽悠被對方發現了?

看著他臉上那尷尬的神情,千雪沫微微一笑,這一笑如同百花綻放,任誰去想,都不會想到眼前這個絕世美女居然還是一句沒有體溫的屍體。

「其實你有疑慮這很正常,哪怕你一開始相信我了,想必我那姐姐也不會同意把骨珠交給我的,但是這顆骨珠對於我來收非常重要,是我能否復活的關鍵,所以我志在必得,哪怕是現在在這裡殺掉你也是可以的。」

說道最後一句,秦寒微微一顫,對方果然是知道了自己之前在忽悠她的。

「額,我很奇怪,我之前的話你怎麼就直接看出破綻了呢?而且當時既然看到了破綻,為何不直接就原地解決我后奪走骨珠呢?」

「其實我並不想造更多的殺孽,這在冥冥之中有一定的定數在內,會影響到我成功復活的幾率的;而且我和我的姐姐只是之前的誤會而已,並沒有深仇大恨,你是她的朋友,我也不想殺你,至於對付那個強盜團,我早就想要這樣做了,當年投靠它們只是為了一時的平安,現在我的實力也足夠了,就用不著這些早就該死的傢伙了。」雖然嘴上說著不想造下殺孽,不過卻在提及抹殺了強盜團時候,她的臉色異常的冰冷。

這些秦寒都看在眼裡,心中暗嘆,哪怕你生前多麼的善良,或者是仁義,一旦成為了鬼物之後,都避免不了成為一種只為殺戮的生物兵器,因為只有殺戮,才能夠在這種更險惡的環境下生存下去,包括了千骨姬千雪沫這姐妹在內,就算是當年那正義陣營的強者們,在死後成為了鬼物中的一員,哪一個不是變得異常的兇殘,哪一個的手中沒有掛著大量的生命!

那些善良的,早就已經被徹底滅亡了,活到現在的都已經算不得正義和善良了。

這就是一個規律,亘古不變的規律,生物的生存,隨著誕生外,就是滅亡……

為了能夠生存下去,哪怕是變成了邪惡的又如何?像本宇宙中那三位皇子那種還保留著生前的正義的,已經沒有了,還有這種正義之心的,秦寒估計,也就剩下他們三個了,要不然連他們的哥哥為何為了生存,也步入了邪惡的境地中?

所以他很能夠理解千雪沫的心情和態度,畢竟這是大環境下所造成的結果,怨不得別人;要是把秦寒自己也放在這個地方無盡紀元的話,說不定他做的要比前者還要徹底,畢竟他自己本身就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好人,為了達到最後目的,不擇手段的時候他做的多了。

「其實給你骨珠也是可以的,但是總要讓我知道你為何需要它吧。」雖然開口問了,但是秦寒也清楚,對方索要骨珠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為了復活。

果然,千雪沫在微微思考了一下后,還是告訴了他:「其實我們一族中一直有一種秘法,可以在死亡后再成功的復活,活出第二世,不需要像這些鬼物一樣靠著最原始的進化方式來走上復活的道路,我們只要有時間,從小就刻入我們體內的秘法就會慢慢的發動,讓我們是死後的某一天再度成功的復活。」說道這裡,秦寒也清楚,這和她們修鍊的功法有關,要不然這種秘法隨便哪個阿狗阿貓都能夠學會的話,所有宇宙豈不是要大亂。

而這種功法,估計也只有這兩姐妹會了,說不定還要某種特殊的條件才可以,要不然的話千雪沫也不會索要骨珠了,自己慢慢復活不就行了?

畢竟她的復活條件要比千骨姬的殘酷的多,中途出現問題也說的過去……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回到竹節怪的領地,秦寒這邊的事情還有很多,之前的陣圖還需要繼續維持,大量的材料不斷地往裡注入。

當看到這個陣圖真正功效的時候,千雪沫也是十分的震驚,鬼物想要復活,無疑是非常難的,就算是她,也是靠著家族中的秘法才走上這條路的,而且還沒有完全成功,所要經歷的磨難一點也不少,但是現在眼前這個人類小子居然能夠批量復活,這已經有點超出她的常識了。

「這個方法其實是一個當初邪惡陣營中的巨人魔神想出來的,我只是照搬照抄了而已。」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秦寒解釋道。

其實他自己也很好奇,那個巨人魔神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創造出這種無解的復活手段,這已經不能算是天才了,但是他所遇到的當初那個時代的其他鬼物,沒有一個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就連當初與之交手的千骨姬或是三位皇子,也都只是簡單的知道,那個巨人魔神是在當初的最終決戰的末期突然出現的強者,他的出現,居然能夠以半步至尊的實力來對付至尊級強者,所以在那個時期,它是非常出名的。

「那個傢伙我也聽說過,不過卻不清楚到底有多厲害,我在開戰沒多久的時候就被殺了。」千雪沫淡淡嘆氣,也不知道她是在嘆息沒有參與到當年的戰爭中,還是在嘆息自己被擊殺的悲憤。

「喏,骨珠給你了,其實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夠復活的,有機會的話,我會帶你一起離開這裡;雖然千骨姬從來不說,但是我能夠感覺到她很孤單,經常獨自一人坐在虛空中看著遙遠的星辰發獃,要是你們姐妹能夠和解的話,就再好不過了,本身就沒有什麼冤讎不是嗎?」秦寒這次沒有再猶豫,直接把骨珠丟給了對方。

千雪沫接住骨珠,感受著裡面的那股熟悉有陌生的氣息,眼睛微微泛紅,想來的已經回想起了曾經的一些事情。

對於這些兒女私情,秦寒就當沒看到了,這別人自己家內的事情,輪不到他來管了。

「你打算怎麼運用這顆骨珠呢?」這是他關心的地方,難道一顆骨珠就能夠讓一個至尊級別的強者徹底復活嗎?

千雪沫深吸了一口氣后,說道:「這點其實也不算是什麼秘密,在骨珠中有我姐姐的生命本源,原本她死亡的時候,骨珠自然是失去了作用,但是當她真正復活后,骨珠內的生命氣息自然是被她給重新填滿,我就是要利用裡面這個和我本源相同的生命氣息來做一個引子,徹底激發我體內的那團本源。」

難怪當初千骨姬還是那副乾屍模樣的時候那麼菜,原來是因為沒有恢復生命氣息的緣故,這一族的復活手法的確高明,高明到就算是外人知道了,甚至得到了骨珠,都沒有辦法也利用這個手段來複活,畢竟沒有血脈關係。

「你是打算馬上就開始進行復活嗎?」秦寒問道。

這次,千雪沫卻是看了他一眼后,考慮了幾秒,居然說:「我不打算馬上復活,因為一旦開始復活,我現在這身的實力將會被全部消除,復活后,體內的死氣就不能再擁有了,要開始自行生產生氣,所以我復活的地方不會選擇在這裡,起碼也要選擇一個最安全的地方進行,況且我已經收了你的骨珠,自然承了你一個人情,在復活開啟之前,我覺得有必要幫你做一件事。」

「你是說食屍王那邊的問題嗎?」秦寒的眼神微微一變。

以他的聰明,自然是清楚千雪沫說的是什麼事情,那就是之前答應過食屍王那邊的條件,不過這個時候他卻不想兌現承諾了,從之前強盜團趕來的速度來看,食屍王那邊顯然故意放水了,前來的強盜團成員居然連一個受傷的都沒有,前者所謂的阻攔,顯然是沒有做到,既然如此,秦寒也不可能兌現自己這邊的諾言了。

向來都是他坑別人,這次居然會被別人坑,他甚至想好了,等這邊的事情穩定后,必然會去找那邊的麻煩。

「的確!畢竟我是在這邊混跡的時間已經很久了,這些區域內,那些傢伙的性格和脾氣都清楚的很,那塊區域的幾個皇級以及它們手底下的那些王級們,都是不靠譜的主,要不是有手底下勢力有牽挂的話,它們也可以算是一個強盜團了,按的我預算,要不了多久,那些傢伙就會上門來要債了,而且絕對會獅子大開口。」千雪沫淡淡道。

秦寒的臉色已經冷的能夠冰凍一切了,眼中煞氣十足道:「它們敢開口,我就敢開戰!」

連一點貢獻都做不到,還想來威脅自己,這點可不是秦寒的性格能夠接受的,他可忍不了這種不爽,既然敢耍無賴到自己頭上,那就讓對方見識一下什麼叫標準的混混。

在第二天的時候,一大團黑影從遠處的空中降落,來到了竹節怪的領地上空,仔細一看,是數十道身影,這些身影中最差的也都是王級強者,最前面還站著三個皇級。

「讓那個人類小子出來,該兌現承諾了。」一道威嚴的聲音從高空位置處直接傳到了地底深處,其中還帶著一股皇級特有的威壓,向著下方整個大地施壓。

唰!

秦寒的身影通過傳送,從地底傳送到了山頂,看著上方的那些身影,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客氣道:「各位遠道而來,為何那麼嚴肅呢?」

「少給老子廢話,我們今天過來就是讓你兌現前幾天說的承諾的,趕緊給我們安排復活的位置,我們要優先進行復活,而且你們所說的那些材料,因為我們之前和強盜團血拚了一場,消耗太大,拿不出來,就由你們來出了!」其中一個壯碩的皇級毫不客氣道,雙眼中帶著煞氣地盯著秦寒,意思很明確,你小子敢說一一個不字,那就是找死。

秦寒聳聳肩膀道:「先不急,我想先問問各位,那天的強盜團中有幾個王級和幾個皇級的存在呢?而且它們是分幾批一起過來的?過來的順序又是什麼?」

「哼,這種有損吾等身份的事情怎麼會去關心,難道連對方有幾個都要去好好數數?」那個皇級立刻就冷哼,完全不屑。

秦寒原本微笑的臉龐已經布滿了煞氣:「不是不屑,而是不敢吧!我就算用屁股去想,也能夠猜到你們這些懦夫完全不知道,因為當時你們根本就沒有去按照我們的協議去阻攔那些強盜!」然後他又冷笑,「讓我來告訴你們這些不要臉的傢伙吧,當天的強盜團一共來了一百三十個王級強者,兩個初級皇和一個中級皇,並且是分成三批前來;如果按照強盜團的這種實力,一個王級能夠對方正常的同級別兩個左右的王,那我就想要好好問問了,就憑你們這些烏合之眾在面對那些強盜的情況下,是如何做到不死一人,還沒有受傷的!」說到最後一句,他已經算是怒喝了。

聽了秦寒的怒喝,上面的那些王級和三個皇級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臉色青紅交加,因為秦寒說的的確是事實,當時它們連一絲的阻攔都沒有做,就是直接放人了。

見到對方沉默,秦寒得勢不饒人,繼續嘲諷:「說不出話來了?那這樣算不算你們這些傢伙提前違約了呢?既然你們先違約了,我是否也不需要再向你們提供名額了?那你們現在這大搖大擺地來到這裡又是有何事?沒事的話,就早點滾回去吧。」

被揭穿了把戲,上面的那位皇級也就不想再演了,直接翻臉道:「那又如何,本皇只知道,你小子必須要給我們名額,要不然生吃了你!」

「惱羞成怒?不好意思,我是絕對不會給你們哪怕半個名額的,還妄想要我給你們出材料,真不知道你們這個厚臉皮是怎麼煉成的,難道是無盡的歲月下來,別人在練就實力,你們在練臉皮?」說到這裡,他臉上帶著濃濃的嘲諷之意。

「你……!」

「別和這個小子論口舌了,之前搶走成果,然後殺光這邊的人就可以了。」就在之前那位皇級還要說話的時候,被旁邊的另一個皇級給攔住了,它的意思更直接,連廢話都省了,直接想要開搶。

頓時天空中三個皇級的威壓加上身後幾十位王級的威壓從高空降下,勢要把秦寒壓成肉餅,這種威壓的程度,秦寒是絕對擋不住的,不過同時在他的身後,數十道身影也同時出現,為首的自然是時光皇,下方的威壓同時釋放,把上面降下來的威壓給第一時間抵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