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當張衡的聲音響徹開來之後,他周圍那凌厲無比的劍氣,便是在他的面前凝聚成一條巨大劍氣風暴。

這股劍氣風暴林凌厲無比,似能席捲這方天地,恐怖的劍氣波動瞬息間就朝著眾多血煞幫幫眾籠罩而去。

「這是…」

此時,血煞幫眾多高層,在看到面前的少年施展出匹練幫的劍芒的時候,他們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慘白之色。

他們從來就沒有見過這個青雲城的少年竟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劍術,這等逆天的劍術就算是他們這些老江湖也是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這是什麼劍法?」

「好強大!」

眾多血煞幫眾在看到虛空中那道就劍氣風暴朝著他們席捲而來的時候,頓時臉色巨變。

此時的他們想要轉身就逃,但是張衡施展出來的天殘劍法實在是太強大了,這些血煞幫眾雖然反應很快。

但張衡的天殘劍氣風暴更快,他們還沒有走幾步,便瞬息就北張衡的天殘劍法給籠罩住。

天殘劍法雖然很強大,但張衡的實力不過是武士境,而且他剛才施展的又是第一招所以倒是沒有斬殺多少血煞幫幫眾。

可就算如此,奔走在血煞幫幫眾最前面前的幾名血煞幫高層,此時的他們已經是殘肢斷臂死在張衡的天殘劍法下。

這些人也是血煞幫的高手,還有兩名是武師境強者,可就算強大的武師境強者,在如今武士九重的張衡面前,也只有北碾壓的份。

「大俠,求你放過我們吧。」

「大俠我們錯了,把我們當成一個屁放了吧。」

此時,那些還沒來得及逃走的血煞幫眾,看著踏步走來的錦衣少年張衡,幾乎每個人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恐懼之色。

剛才錦衣少年施展出來的強大劍氣他們自然是看那在了眼裡,在感受到面前這個少年強大的實力后,眾多血煞幫幫眾也是明白,這個青雲城的第一天才果然是很強大,簡直如同妖孽。

若說整個血煞幫內有誰能和眼前的少年一戰的話,那麼也就只有他們血煞幫主了。

「放了你們?」

此時朝著血煞山寨踏步走去的張衡,也是目光冷漠的掃視這跪拜在地面上的血煞幫眾。

對於這些喪盡天良之徒,張衡自然是沒有絲毫的憐憫之色。

不過張衡也是明白,既然他們幫主血煞天沒有出現,現在就先放他們一條生路,若是他們敢半點反抗,張衡自然是不介意將他們全部殺死的了。

「可以,帶我讓我去見你們幫主。」

張衡神色冷靜,目光眺望這面前這座拔地而起的血煞山寨,不由得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既然是林家的美女,他張衡自然是要好好的見識一下的了。

要知道,三年前的張衡可是和林家的大小姐林馨兒有過一段婚約。

不過自從他張衡成為了廢物之後,這林氏家族的二小姐,也就對曾經的那場婚約視而不見的了。

就算在狩獵山的時候,張衡依舊能夠感受到林馨兒那張勢力的臉龐,也是如此當張衡在狩獵山和青雲城三大家主瘋狂對戰的時候,他也是沒有對林馨兒手下留情呢。

「好好,大俠只要你放過我們,我們願意。」

跪拜在張衡面前的眾多血煞幫眾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恭敬的點了點頭,旋即他們的身影閃動便是朝著血煞山寨踏步走去。

不一會兒,張衡在那名血煞幫眾帶領下,也是踏入了這血煞山寨。

不得不說,這血煞山寨,果然不虧是這東江湖區域第一大霸主。

正當張衡踏入血煞山寨的時候,便是感受到血煞山寨內散布出來一股強大的殺機,這股濃厚的殺機傳來也是讓張衡的眉頭皺了皺。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越過高高高的牆壁,張衡的目光也是朝著血煞山寨內部看去,只見此時的血煞山寨內部內,赫然站立著數百名血煞幫眾。

在那眾多血煞幫眾中央之地,赫然站立著三名魁梧的漢子和一名頭髮發白的老者。

而更讓張衡震驚的是,在那名白髮老者懷裡還躺著一個美女。

此時神色冷靜的張衡,也是無視眾多血煞幫眾那布滿殺機的臉龐。

「怎麼可能?」

剛踏入血煞山寨內,當張衡的目光朝著那趟在白髮老者懷裡的貌美女子時,張衡的臉龐上布滿了震驚。

那貌美的容顏,那曼妙的身軀,那熟悉的身影,張衡自然是熟悉無比的了。

而正當張衡在看著她的時候,趟在白髮老者懷裡的貌美女子,也是臉龐上布滿了詫異之色。

當她的秀眸在盯著踏步走來的張衡時,她這才從那名白髮老者懷裡慌張的站起身來。

「幫主,他就是張衡,就是他殺死了刀鬼堂主。」

此時,剛才那麼對張衡跪下求饒的血煞幫眾,臉龐上布滿了憤怒,轉頭著身後那名白髮老者恭敬說道:「我們好多弟兄都是死在這個少年手裡!」

穿越到自己的小說中 「哈哈,你就是張衡?」

當那名白髮老者在聽完了那名血煞幫眾之後,也是哈哈大笑起來:「」我血煞天找你三個月都是沒有找到你,沒有想到你自己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說完血煞天也是轉頭朝著身邊的貌美女子看起,笑道「馨兒你放心,我會替你報林家之仇的。」

「林馨兒果然是你。」

此時的張衡臉龐上布滿了震撼,當他看到林馨兒趟在血煞天的懷裡時候,張衡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知道剛才血煞天叫出林馨兒的名之後,張衡這才相信,面前這個女子就是自己曾經喜歡過的女人。

只不過,當他成為廢物之後,這個女人對自己可以說是百般打壓,翻臉不認人,也是如此張衡終於對林氏家族的二小姐林馨兒徹底死心了。

然而讓張衡很憤怒的是,林馨兒竟然為了林家和一個老頭子好上了,這對張衡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雖然,在狩獵山的時候,林馨兒也是張衡親手斬殺的,但那是張衡對林馨兒的心已經徹底死心了。

只是讓張衡很意外的是,這個曾經親手被自己斬殺的林馨兒,竟然有活生生的站立在自己面前。

「很意外是嘛?」

林馨兒嬌美的臉龐上布滿了寒霜,她的秀眸死死的盯著張衡,神色冷漠的說道:「你知道,我活下來來就是為了殺死你的。」

「殺死我?」

聞言,張衡的臉龐再度恢復了從容之色,他明白自己和林馨兒已經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 「沒有錯,自然是斬殺你,你雖然殺死了我。」

林馨兒說著,她的嬌美臉龐上也是閃過一抹殺機,聲音緩緩的說道:「但是我卻大難不死,所以張衡你就等死吧。」

「林馨兒你讓我很失望。」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冷漠之色,林馨兒只不過是北仇恨沖昏頭腦的女人。

試問,當初他在狩獵山的時候,若不是三大家族天才聯合起來斬殺自己,他張衡又怎麼會斬殺三大家族天才?

這青雲城三大家族的家主,在得知他們的家族的天才北斬殺后,更是步分青紅皂白就追殺自己。

張衡又不是傻子,豈會願意白白被三大家族的家主給殺死?

也是如此,狩獵山一戰可說是張衡的生死戰,他若是輸了死掉的人就是他。

「張衡,今天我就要替我愛妾的家人報仇。」

血煞天那張蒼老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暴怒之色,目光陰沉的盯著張衡:「就算不為我愛妾報仇,今天你殺死我血煞幫這麼多弟子,就今天也是你的死期。」

說道這裡,血煞天便是爆喝了一聲:「來人給我抓住張衡,我要活的。」

只見,當血煞天話落之後,站立在血煞天身旁的兩名身軀魁梧的中年人,也是身影閃動,便是從人群中迢遙出來。

「張衡給我受死。」

這兩名身軀魁梧的中年人,瞅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錦衣少年,也是暴怒了一聲。

旋即他們手提血煞戰斧,周身爆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施展出一套刁鑽毒辣的招法,便是對著張衡斬殺而去。

這兩名可是血煞幫的副門主,實力是武師境巔峰,可以說放眼真箇血煞幫除幫主意外,這兩大副門主的實力是整個血煞幫最強大的強者。

「哼,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

「我們兩大副門主出手,這個張衡必死啊。」

此時站立在周圍的眾多血煞幫眾,在看到兩大副門主飆射出來后,頓時每個人的臉龐上都是露出冷笑之色。

雖然刀鬼等幾名是血煞幫的堂主,但是他們的實力放眼血煞幫也不過是中層的實力。

只有這兩大副門主,才算是他們血煞幫頂尖強者啊。

「張衡給我死。」

此時血煞幫兩大副門主,從人群內飆射出來后,便是手持血煞戰斧對著張衡斬殺而來。

他們的目光布滿了暴怒之色,恨不得將張衡碎屍萬段。

要知道,剛才張衡斬殺的那幾名血煞幫堂主,都是他們的親信,然後這個少年竟然如此心狠手辣,說斬殺就斬殺,真是把他們血煞幫當菜切啊。

「就??憑藉你們嘛?」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神色平淡無比,他的目光盯著面前兩大副門主朝著他席捲而來。

那恐怖的能量波動,和霸道無比的招法,換做是任何有一個人早就北嚇得屁股尿流了。

然而在張衡看來,這兩大副門主施展的招法只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強者。」

眼見,那血煞幫兩大副門主朝著自己斬殺而來,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冷笑。

雖然這兩大副門主都是武師境巔峰的實力,但是張衡可真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啊。

咻咻…

眼見那股巨大的能量風暴就要死死的包裹住張衡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手持赤陽長劍的張衡,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你知道死字怎麼寫嘛?」

當張衡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之後,很快張衡便是再度出現在了兩大副門主的身後。

「啊啊。」

此時,血煞幫兩大副門主正在全神貫注的對著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斬殺而去,然而讓他們震驚的是,這個張衡竟然詭異的就出現在他們的身後。

「瞬息劍法。」

此時,站立在兩大副門主身後的張衡,在看那道他們臉龐上布滿的震驚之色后。

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便是施展出張家暗部劍法瞬息劍法。

咻咻…

凌厲的刀光宛如流星一樣,划空而過,旋即印在了兩大副門主的脖子上。

呼呼。

濃厚的血腥氣息席捲開來,旋即便是聽到兩顆輕微的碰撞聲響徹開來。

原本站立在地面上的兩大副門主的身體,便是不受控制的朝著地面倒去。

「什麼,怎麼可能?」

「副門主…」

「啊,張衡是個魔鬼。」

此時,眾多血煞幫眾在看到,倒在血泊當中的兩大副門主,每個血煞幫眾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他們都是沒有想到,這個青雲城的天才,竟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斬殺他們血煞幫堂主也就算了,竟然連他們血煞幫兩位副門主都是死在了這個少年手裡。

要知道,他們血煞幫兩大副門主的實力可是武師境巔峰啊,然而就算如此兩位副門主竟然在這個少年面前瞬息間就被秒殺了。

「張衡你…」

此時,端坐在血煞天旁邊的林馨兒臉龐上也會是布滿了詫異之色。

對於張衡的實力她也是很了解,狩獵山一戰張衡的實力不過是武士四重的實力。

如今她和張衡才分別不過有三個月,張衡的實力竟然變得如此的強大和恐怖。

想到此,就算她身為林家的天才,在看到張衡表現出來的實力后,也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怎麼很意外是吧?」

此時的張衡,在看到那一臉震驚的林馨兒的時候,他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冷笑。

旋即張衡這才將目光轉頭看上一旁的血煞天。

他可是明白,血煞幫內,只有這名血煞幫的幫主實力最為強大,傳授是武師一重的強者。

「張衡不得不說你很強大啊。」

此時的血煞幫主血煞天,說著也是從座位上緩緩的站起身來。

他那蒼老的身軀,搖搖欲墜似乎誰是都是會北狂風颳走了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