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張衡若是關在此地一百年,那還不等於殺了他算了。

突然,張衡靈光一閃,而後便是快速的雙腿盤膝在了地面上,打開了神女系統。

在神女系統的商城內,那靈獸界面中,張衡便是看到了很多低階的妖獸。

這些低階妖獸大都一個積分點一隻。

當張衡在看到神女系統內的妖獸,竟然會這麼的便宜,頓時也是臉色一喜。

旋即,張衡二話不說便是噸換了一萬積分點,也就是一萬頭低階妖獸出來。

嗷嗷哦……

只見,這一萬頭低階妖獸被張衡從神女系統內兌換出來之後,便是爆發出來一股強大的嘶吼聲。

只是,在他們嘶吼了片刻后,彷彿也是感受到前面,那尊肉山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竟然紛紛露出了恐懼之色。

彷彿面對了能夠主宰他們生死的王者一樣,讓這些低階妖獸恐懼不已。

「哈哈哈,人類你倒是沒有讓我失望啊。」

肉山在看到張衡,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這麼多的妖獸,頓時臉龐上布滿了興奮之色,旋即他也是不再猶豫,那巨大的嘴巴一張開,頓時一股強大無比的能量波動,便是從肉山上爆發出來。

當這股能量波動爆發出來之後,頓時那巨大的能量風暴便是朝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席捲而去。

咻咻…

瞬息間那被張衡噸換出來的一萬頭妖獸,便是讓肉山給吞食了個乾淨。

「哇,好鮮美的肉肉啊。」

肉山在吃完了一萬頭妖獸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意猶未盡的樣子,彷彿這一萬頭妖獸,對於肉山了來說,就是小菜一碟,還不夠塞牙縫一樣。

頓了頓,肉山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瞅著面前的人類,緩緩的說道:「人類,你讓我很滿意,不過還是少了一點,你再給我弄九萬頭妖獸,本王就讓你走出天煞陣。」

「什麼九萬頭妖獸?」

站立在地面上張衡他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差點氣的吐血,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頭肉山,竟然是個無底洞。

一頓下來,要吃掉九萬頭妖獸?這簡直就是持貨中的戰鬥機啊。

想到此,張衡也是頗為的無語。

不過好在,這些妖獸都是低階妖獸,所以在神女系統商城內,只要一點積分點就可以了。

但就算是如此,十萬頭妖獸,就是十萬積分點啊,這簡直是在搶劫啊。

但張衡憤怒歸憤怒,他也是明白,自己想要離開這天煞陣,還真不能把這個肉山怎麼樣了。

隨後,張衡又從神女系統內兌換出了九萬頭妖獸,讓肉山吃掉了。

「嗯,人類啊,放眼整個狻猊宗眾多弟子,只有你讓本王滿意過。」

吃完了張衡的十萬頭妖獸,肉山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興奮之色,他的目光貪婪的盯著張衡,就好像是一枚吃貨發現了一座寶山一樣。

但隨後,這座肉山也是明白,雖然面前的這個人類,能夠給他提供源源不斷的美食,但他可是不敢破壞狻猊宗的規矩。

旋即肉山依依不捨的說道:「你走後,本王只有一個請求!」

「一個請求?」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詫異之色。

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這個肉山竟然會有求於自己。

想到此,張衡也是露出一抹尷尬之色,旋即緩緩的對著肉山笑道:「不知道,血煞王,有什麼要求?」

「人類能不能下次再來?本王還想吃你的美食。」

肉山神色哀求的說道。

要知道,自從他成為了天煞陣的陣眼之後,肉山可是從來沒有吃飽過。

所以數千年來能夠讓他肉山吃飽的人,也就只有面前的這個人類少年。

也是如此,肉山看著張衡的目光,變了,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兄弟一樣,布滿了哀求之色。

「好,我答應。」

聞言,張衡儘管臉上肉痛無比,但他也是明白,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啊。

吃掉他十萬的積分點,還想然跟自己再來,真是把自己當成了土豪啊。

不過,張衡自然是不會說,而是正色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成交。」

肉山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興奮的點了點頭,旋即便是對著張衡笑道:「那我現在就送你出去。」

當肉山的聲音響徹出來之後,頓時在張衡的頭頂上,赫然出現了一個洞穴。

當這個洞穴浮現出來之後,頓時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便是消失不見。

官少老公輕輕愛 等張衡的身影消失之後,那屹立在地面上的肉山,也是依依不捨的看著那道人類身影遠去。

從此以後,在狻猊宗十二天陣天煞陣內,有一座肉山,年年期盼一個人類少年的到來。

但是年年失望,直到他失望的那一刻,還在期盼,那個讓他吃飽過的人類少年…

狻猊宗,巨大的廣場上,匯聚了眾多的狻猊宗高層。

此時,這些狻猊宗高層,他們都是端坐在巨大的看台上。

眾多狻猊宗高層們的目光,他們都是盯著一塊巨大寶鏡。

寶鏡上有著無數的光點。

不過此時的眾多狻猊宗高層,他們的目光都是停留在那第六天陣天煞陣內。

天煞陣內有著數萬名狻猊宗弟子停留在此地。

這天煞陣,也是狻猊宗高層故意設置出來的一尊肉山。

肉山會出各種千奇百怪的要求給狻猊宗弟子。

「咦。」

就在這個時候,封靈長老那蒼老的目光一凝便是看到那第六天陣中,赫然有著一道光點浮現出來,飆射到第七座天陣內。

「竟然有人走出來了。」

「此人是誰?」

「不知道是那座殿宇的天才。」

當封靈長老在看到那道光點的時候,那站立在周圍的眾多狻猊宗高層他們也是看到了那道光點。

在他們看到那道光點的時候,眾多狻猊宗高層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若說這此的宗門大賽,到底誰會成為我狻猊宗第一天才,自然是牧靈了。」

那二長老,在聽到了眾多狻猊宗高層的議論聲,也是緩緩的說道。

二長老和牧靈門都是同屬於一派的,所以若說最想牧靈成為狻猊宗第一天才的,便是這二長老了。

「對對,我也是這麼覺得。」

「牧天可是三屆天才,自然這屆也是會成為狻猊宗第一天才的了。」

那周圍的眾多狻猊宗高層,他們在聽到了二長老的話后,紛紛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我倒是覺得,封靈殿的第一天才張衡,也是有這個機會。」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算狻猊宗高層,彷彿想到了什麼,神色淡然的說道。

「張衡,就是那個來自青雲城的少年天才張衡?」

那眾多的狻猊宗高層,他們在聽到了五長老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震驚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從來沒有想到過,五長老竟然會對這個來自青雲城的少年天才張衡這麼有信心。

就連那封靈長老,他在聽到了五長老的話后,也是不由得的露出了詫異之色,瞅著五長老。

封靈長老對於自己的徒弟,那是最了解不過的了,就算是他也是不敢保證張衡會成為狻猊宗功第一天才。

沒有想到的是,五長老竟然會對張衡這麼有信心…… 茫茫無際的群山,妖獸嘶吼聲響徹。

到處充斥著一股荒涼的古樸氣息,席捲開來,籠罩在這整座山脈之中。

參天大樹拔地而起,看上去,宛如走近了原始森林,森林內,各種奇珍異獸來回穿梭,宛如人間仙境一樣。

咻咻…

突然,那森林內,一道身影快速的從樹林內飆射出來,透著一股緊張的氣息。

她身穿一身碧綠衣裳,容顏傾城絕美,宛如天上仙子一樣。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狻猊宗山河榜上前五名的青葉師姐。

不過,此時的青葉師姐渾身布滿了狼狽的氣息,就連那絕美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慘白之色。

只見,當青葉的身影出現在這片森林之後,她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快速的認準了一個方向飆射而去。

此時是狻猊宗十二大天陣中第九座天陣,名為乾坤大陣。

能夠進入乾坤大陣內的天才,都是狻猊宗真傳子弟中的佼佼者。

而且,乾坤大陣靈氣氤氳,就算是一些普通資質的真傳子弟,一旦進入到了這第九座乾坤大陣中,便是會實力暴漲。

相反,那些天子卓絕的狻猊宗天才,在進入到了這乾坤大陣內后,他們的修為不但沒有暴漲,反對倒是降低了。

青葉便是其中之一,青葉身為狻猊宗真傳子弟山河榜上前五名的天才,她的實力早就是武宗七重初期的實力。

放眼整個狻猊宗真傳子弟中,能夠超過他青葉的真傳子弟,可以說是屈指可數。

但是,在青葉進入到了則hi乾坤大陣內的時候,他的優勢反倒是變成了劣勢。

咻咻…

正當青葉的絕美身影,朝著前方飆射而去的時候,突然在青葉的身後,也是有著兩道身影飆射而來。

我在非洲有塊地 那是兩名灰衣青年,看上去,全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

這兩名也是狻猊宗真傳子弟,不過他們的天賦和實力,若是在外面,只陪給青葉提鞋。

但是到了這乾坤大陣后,這兩人的實力快速暴漲,完全是能夠輕鬆的將青葉師姐給碾壓的了。

「青葉師兄,乖乖聽話,將乾坤靈石叫出來,我們就放過你。」

追來的灰衣青年,臉龐上布滿冷漠之色,他的目光死死盯著前方那道絕美的身影,眸子中閃過了一抹淫邪之色。

旋即這名灰衣青年,陰寒冷笑道:「不然,我們可是不會對你客氣的了。」

說道了這裡,那名灰衣青年淫邪的舔了舔嘴唇,顯然是將青葉當成了他手裡的玩物。

「百里屠,你可知道你在跟誰說?」

青葉身影閃動,全身散發出一股虛弱的氣息,便是朝著森林深處移動而去。

她可是明白,自己擁有乾坤靈石,只要走到樹林的盡頭,見到那生命神樹,自己就可以進入到了第十座天陣洞天天陣了。

只要進入到了洞天天陣,關於在第九天陣受到的屈辱,他青葉等人是會百倍奉還的了。

「哈哈,青葉師姐,你還真以為此地是第八座天陣,我知道你想找到生命神樹,但是我百里屠是不會給你機會的了。」

灰衣天才百里屠顯然是看穿了青葉的計劃,也是露出了冷笑之色。

而後,當他看到青葉師姐的身影閃動,便是朝著前方爆沖而去,他也是不再猶豫,和那名狻猊宗真傳子弟點了頭身影閃動,快速的追擊而去。

青葉雖然是狻猊宗山河榜上的天才,不過這乾坤大陣可以說是天生克制青葉這等天賦異稟的天才。

原本速度很快的她在這第九座天陣當中,竟然發揮不出任何的優勢。

不一會兒,青葉的身影便是被那百里屠兩人給追了上了。

「沒有路了?」

樹林的盡頭是一座巨大的湖泊,湖泊的遠處又是一片巨大的原始森林。

當青葉在看到那座巨大的湖泊的時候,他也是明白,只有過了這座湖泊,在通過那座森林,便是能夠通過第九座天陣了。

然而此時的青葉明白,那兩名狻猊宗真傳子弟顯然是不會給自己機會的了

「青葉師姐你逃不了的。」

當青葉來到那座湖泊面前的時候,那百里屠兩人也是緊隨而來。

此時兩人身上爆發出強大至極的氣息,神色陰冷的盯著青葉冷笑道:「你若是不交出乾坤靈石,可就不能怪我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