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嘩啦啦!

有了第一個人開頭,第二個,第三個……

不一會兒,在場所有地獄中的生靈全部逃離回了地獄。

「前輩威武!」一群人族高手大笑,對羅天的敬仰上升到無法形容的地步。

「前輩,不知您是否有妻室?!」之前對羅天拋媚眼的秀眉少女站了出來,嬌羞無比地道。

羅天看也不看這少女,一步踏出,直接離去。

「這……」羅天離去,一群人族高手不由面面相覷。

「這是一尊人族絕世大能,如此高姿態自然正常!」有老人為羅天的高姿態作解釋。

「沒錯,這等大人物,何愁女人送上門!赤姬,你的福緣尚未來到!」

……

接下來的日子,羅天行走人世間,見到諸多地獄入侵的慘案。對此,他嘆息的同時,也會忍不住出手相助一次。

「回到我那個時代,將大力他們帶到風良手下的歷練一番!」羅天目光一陣閃爍,心下有了決定。

這個時代的燃燒軍團幾人眾的實力未免太低了,這讓羅天頓時起了心思。

嗤!

一條空間通道被羅天搭建出來,過後直接跳了進去,回到了他的時代。

格力王國,羅天家中,燃燒軍團幾人眾已經被羅天召集而來。

「此次我將帶領你們前往未來世界,一場磨鍊等待著你們。」羅天正色道:「未來時代的你們雖說不算弱小,但是也不強大。所以此次歷練,我希望大家能夠徹底崛起!」

「天兒哥,你見到過我的老婆嗎?」白賜湊過來,賤笑問道。

羅天瞥了一眼他,揮手道:「你一邊兒去,現在談正經兒事。」

白賜撇嘴,撓頭嘀咕一聲,不再詢問。

「這個時代的地獄之門尚未打開,因而你們才有機會隨我前往未來世界去歷練!」羅天道:「不過你們放心,我自然會為你們加持眾生平等魔法。」

「同階技不如人,死去了,莫要怪我。」

羅天明白,若是不讓大力等人遭遇生與死之間的徘徊,絕對不可能徹底成長起來。

這話一出,氣氛頓時僵硬下來。

過了一會兒,大力沉聲道:「不在歷練中死亡,就在歷練當中爆發!」

「我選擇爆發!」林達起身,伸出手來,高聲道:「燃燒軍團,永不言敗!」

「燃燒軍團,永不言敗!」

見到這一幕,羅天嘴角微微上揚,欣慰地點了點頭。 說走就走,羅天帶著大力等人穿越時間的長河,來到了未來時代。

戰場硝煙瀰漫,一個個人族倒在星空當中。一頭頭強大的地獄生靈的屍體,同樣橫擺星空。

「這……」大力等人眼睛瞪大,何曾看到過如此恢宏且又無比慘烈的大場面?

「每一尊死去的強者,都能夠輕鬆滅殺我等。」白賜倒吸一口冷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渾身也有種冰冷感。

至於葛小艾,則是淡定的多。

「現在就要出手屠滅這些地獄之中的狗崽子嗎?!」大力震驚過後,臉上顯露躍躍欲試的表情。

羅天微笑搖頭,道:「我領你們前去人皇那兒,在他手下歷練,你們會突飛猛進!」

「為何不在你手下歷練?」葛小艾沉默許久,說出第一句話來。

聽到這話,羅天眨了眨眼睛,看向葛小艾,明白她是想跟在自己身邊兒。

想到這兒,羅天低頭沉吟思索起來。過了一會兒,他抬頭道:「小艾既然這麼說,那麼大家便隨我一起吧。」

「天兒哥的實力,我白賜還是有點兒逼數的。」白賜站了出來,扯著自己的嗓子,吼道。

啪!

大力走上前一步,一巴掌甩在他腦袋上,冷聲道:「記住,這是歷練,老三不是咱們的保姆,不可以產生依賴心理!」

若是大力等人對羅天產生依賴心理,這個歷練就完全體現不出來它的價值。

「那當然,咱也不是省油的燈啊!」白賜昂頭,冷哼道:「地獄之中的小崽子在我面前,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來三個,打不過,我就溜。」

大力:「……」

「我還以為你打不過,會硬著頭皮打呢!」凌浩在一邊兒冷笑道。

「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傻不拉幾的?」白賜瞪了一眼他,冷笑道。

咯嘣!

凌浩扭動了一下脖子,走動兩步,又扭動手的關節,笑眯眯地看著白賜,道:「你說什麼?」

「您真酷,帥的掉渣!」白賜立馬慫了下來,臉上儘是諂媚地笑容。

凌浩冷哼一聲,扭頭對小七獻殷勤去了。

羅天微笑看著這一幕,暗暗點頭。

燃燒軍團的友情,一目了然。

葛小艾來到羅天身邊兒,勾住他的手臂,湊到他耳邊兒,開口道:「我母親想要見上你一面。」

耳邊兒的熱氣,讓羅天乾咳兩聲,有些不適應如此親密。

「怎麼不早點兒說?」羅天有些無奈地撓了撓頭,開口道。

葛小艾輕哼一聲,道:「你太過急忙,直接就將我們接引到未來世界,根本沒有給我機會與你交談。」

羅天一陣啞然,不知道如何說是好。

「那……咱們倒回去?」羅天眨了眨眼睛,問道。

「他們怎麼辦?!」葛小艾瞥了一眼興奮至極的大力等人,不由頭疼起來。

羅天手托下巴,思索一會兒,隨即眼睛一亮,打了一個響指,道:「將他們送到這個時代的大司馬那兒去!」

……

盯!

此時,聖宮之內。

兩個大司馬大眼瞪小眼,你看我,我看你,臉上都是愕然之色。

「這個時代的我,很帥啊!」兩人齊聲道。

大力:「……」

白賜:「……」

羅天與葛小艾對視一笑,搖頭不語。

「大司馬!」過了一會兒,羅天開口。

「哎!」

「哎!」

兩個大司馬同時應道。

「是叫我的,兄弟。」未來時代的大司馬拍了拍另一個大司馬肩膀,微笑道。

那大司馬臉微微一黑,不知道該如何說是好。

「大人有何吩咐?」大司馬躬身問道。

「他們暫時交給你照顧一下。」羅天道:「若是可以,將這個時代的大力等人聯繫到來,聚上一聚。」

「您多久回來?」大司馬沉吟片刻,問道。

聞言,羅天瞥了一眼葛小艾,見她搖頭,不由皺眉道:「應當……很快。」

「好!」大司馬點頭。

羅天一指點出,搭建一條通道,與葛小艾攜手踏入。

轉眼間,兩人便又回到少年時代。

此刻,黑袍組織基地的議事廳內,一群人爭論不休,上座的一個美婦人芊手扶額,滿臉的無奈之色。

「諸位無須爭論,等我那女婿到來,再細談究竟吧。」梟姬對下座的組織高層擺手道。

聽到這話,這群黑袍組織的高層人員頓時停止爭論,眯眼看著上座的美婦人。

咻!

一陣破空聲響起,兩道身影出現在議事廳內。

「母親!」葛小艾蹦跳來到梟姬身邊兒,輕快地喊了一聲。

梟姬摸了摸葛小艾的腦袋,目光看向羅天,後者對她只是微笑點了點頭。

對此,梟姬眉頭一皺。

倒不是羅天對她的態度讓她不悅,而是她發現羅天的實力越發恐怖起來!

「這小子怎麼可以如此強大?」梟姬心下震動不已。

她的實力,一直隱藏著。曾經第一次與羅天見面的時候,還能夠看透他。

如今再見面,卻是發現,這小子如同一灘深不見底的池水,根本探不得絲毫究竟!

「這便是梟姬的女婿?」黑袍組織一行高層人員目光轉到羅天身上,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不出其的恐怖之處。

見到他除了長相帥氣,除此之外,別無亮點,不由搖頭嘆息起來。

這組織若是交在這小子手上,豈不是加快組織的壽命?

「我不同意!」想到這兒,一個黑袍組織高層人員緩緩從座位上站起來,冷視羅天,道:「將組織交在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手上,我蘇神通第一個不服氣!」

聞言,羅天一愣兒。將黑袍組織交給他?

唰!

頓時,羅天將目光轉到梟姬身上,眼神中儘是詢問之意。

以他如今的實力,別說一個黑袍組織,就是整個宇宙交給他,他也沒心思去打理。亦或者說是,沒興趣兒!

「你可以試試他的深淺!」梟姬沒理會羅天的疑惑,對蘇神通眯眼一笑。

見到梟姬的笑容,蘇神通眉頭一挑,詫異地仔細打量了幾眼羅天,他不知道這小子有何德何能,讓這位黑袍組織的主上如此看重。

「試試就試試,來,小子,你我練練手。」蘇神通一拍桌子,對羅天勾手道。

梟姬露出笑容,看著羅天。

對此,羅天眉頭一皺,隨意地瞥了一眼蘇神通,淡漠道:「你並非我對手!」 羅天這話一出,全場驚起一陣嘩然。

「這小子未免太猖狂了吧?」所有人看著羅天,臉上儘是冷笑。

蘇神通的實力在一次突破桎梏,在黑袍組織當中不說最恐怖的高層之一,但是也算一個頂尖高手。

而現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竟然當著這種大高手的面口出狂言,當真是膨脹至極。

「小子,還沒試試你就知道我不是你對手?」蘇神通怒極反笑。

羅天隨意地看了一眼在場的人,除卻梟姬無比接近不可言之境外,再無其他能上的了場面的強者。

「你若是覺得自己實力高強,儘管來試,死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羅天淡淡道。

這種螻蟻,能夠與他交談兩句都是莫大的榮耀,竟然還妄想挑戰他?

「蘇大人,小人願意為您當前鋒,試探一下這小子的實力!」一個巨頭境界的高手站了出來,冷視羅天,對蘇神通抱拳微笑道。

聞言,蘇神通思索一會兒,搖頭拒絕道:「不用,我相信自己的實力,這小子絕非我的對手。」

話音落下,蘇神通腳下一動,瞬間抵達羅天面前,一拳轟出。

「爆裂拳!」蘇神通雖說心下有些輕視羅天,但是一上來就用殺招面對羅天。

見到這一拳,其他黑袍組織的高手不由笑了起來。

「蘇大人也真是的,一上來就用如此恐怖的殺招。」有人搖頭笑道,認為蘇神通完全是大材小用,以如此恐怖的殺招毆打這麼一個小孩子,真的是欺負人。

「就我擔心萬一這小子被蘇大人打死,那主上不是會找他的麻煩?!」有人卻是擔心起來蘇神通,急忙高聲提醒道:「蘇大人,這小子是主上的女婿,你且放點水!」

聽到這聲提醒,蘇神通恍然,本是全力一擊的爆裂拳,徒然收了好幾成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