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誅魔劍化成了一條渾身著火的赤龍,跟著一匹同樣散發著火苗的火馬,一起沖向了玄寶!

重新坐在赤虹流雲的背上,手中拿著誅魔劍,玄寶長嘯一聲,一劍揮去,一團烈焰撲向那名又伸長了胳膊,想來奪劍的魔化人!

可惜這一次,他的目標沒有達成,玄寶的誅魔劍就像是切麵糰一樣,將他伸長的胳膊給生生砍斷!

慘叫聲從那魔劍的嘴裡發出來,不過並不久,因為他的身上很快也被靈火包圍,熊熊烈火在眨眼之間,已經將他焚化,變成了一截黑乎乎的焦炭!

飛在空中,玄寶感覺自己雖然靈氣虧損了很多,一晚上的運兵讓他的臉色有些蒼白,可是精神卻非常的振奮!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有戰志,拿著誅魔劍,玄寶感覺自己跟神劍之間的默契又有了新的變化!神劍、坐騎、與他之間的那種心靈相通,就像是進入了一個更加玄妙的領域,如今就算是讓他面對魔虎或者是冥王,他也有單槍匹馬與之一戰的信心!

「呼!」一個高大的石像人竟然像是青蛙一樣,高高的跳了起來,揚起了粗大的胳膊,對著玄寶狠狠的拍落下來!

現在想走已經來不及了,玄寶怒目圓睜,緊抓著誅魔劍正想著全力一拼,卻看到一隻巨大的翅膀從上面落下來,像是拍死一直蒼蠅一般,將那個石像人給重重的拍到了地上!

大鵬來了!玄寶馬上收劍,如果不是大鵬,剛才那種情況,誅魔劍再厲害,就算能刺穿那條粗大的胳膊,也不一定能夠完全化解那一拍的力道!

而大鵬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不是覺得自己大個嗎?還有比你更大個的,一翅膀就把那跳起來的石像人給砸了下去,落在地上還壓死了兩個受傷的魔將,自身也變成了一堆的石頭!

有了玄寶和神獸的參戰,剛才打的還十分艱苦的天兵現在已經扳回了劣勢,開始進行有組織的反攻。

玄寶也已經看出來,這些魔將的修為很不低!能夠駕馭這些石像人,更能夠從他手中搶走誅魔劍,這就說明,這些魔將的心丹等級,應該都到了魔嬰的境界!

大魔尊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幫可怕的幫手,再加上那二十萬魔化人,連玄寶都有些驚懼於大魔尊的心計,竟然是如此的深沉,安排了這麼一個大陷阱留給他!

「大鵬,先對付那些石像人!」真正能夠對天兵造成最直接的傷害的,就是那些魔化人!

天兵的兵陣可以用來對付魔將,這些魔將全都是各自為戰,根本就不懂得行軍打仗,所以他們空有魔嬰的境界,對天兵的損害卻不大!

而那些石像人卻仗著自己的身高馬大,無視所有的兵陣,就靠自己的蠻力去撞開那些兵陣,然後再分散天兵,一個個的進行傷害!

聽到玄寶的命令,大鵬一個俯衝就衝下了戰場,然後雙手一抓,就將一個石像人給抓了起來,飛到高空之後,又狠狠的丟了下來!

這種方法最是簡單不過。天兵們因為戰陣的原因,所以站的比較整齊,靠近殿門的方向,而那些魔將和石像人都在大石台上混亂一團,這石像人一掉下,閃避不及時的就會被砸死在下面!

兩丈多高的石像人在所有人面前都是龐然大物,可是在大鵬面前,卻是麻雀和小毛毛蟲的比例。大鵬簡直就是這些石像人的剋星,根本不給它們進攻的機會,不斷的用翅膀和爪子,將它們拍倒在地,或者是抓到了空中,狠狠的丟下來!

宗神殿里供奉著包括鸞神在內的一百二十八個石像,在大鵬的蠻橫之下,已經損失了大半,變成了一堆堆的石頭,全都堆砌在原本可以容納數萬人的大石台上。

眼看自己這邊損兵折將,那幫魔將也開始放緩了進攻的速度,在鸞神石像也被大鵬給抓掉了腦袋之後,終於有人下達了撤退的命令,那些魔將連那些石像都不管了,轉身就跑,紛紛跳進蓮池!

玄寶還想著追擊他們,畢竟放虎歸山必有大患!可是那些石像人卻一直緊纏不休,讓他根本無法去放手追擊,這也正是那幫魔將的詭計,也只能是眼睜睜看著那些魔將跳進了蓮池!

沒有了魔將的帶領,那些石像人變得更加笨拙,已經沒有了目標,像是無頭的蒼蠅一樣亂跑亂撞!

雷蠻發出命令,重點攻擊這些石像人的雙腿!沒有了雙腿的支撐,這些石像人就只能癱在地上,攻擊力減弱了一大半!

神獸配合天兵,再加上玄寶和大鵬的幫忙,對付一群笨頭笨腦的石像人也就變得簡單了,兩個時辰之後,這些石像人已經全都變成了一堆堆的石頭,整個大石台上,已經被天兵們堆起了一座石山! 戰鬥結束了,這一戰玄兵犧牲了六十多人,全都是開靈天兵,而魔將卻死了三百八十多個,還有一百二十八個石像人。

幸虧玄寶回來的及時,在魔將還沒有形成真正的進攻之前,就已經打亂了他們的部署,如果不是這樣,玄兵的損失會更加慘重!

回到了聚仙塔,玄寶見到眾女安然無恙,放心下來,對蛟兒說:「等會我會帶水性好的天兵和神獸一起,下蓮池,搜尋敵人的下落!這蓮池底下很有問題!」

蛟兒點點頭說:「好,我跟你一塊去,不過按照我的推測,現在的蓮池下面,已經空了,那些魔將已經跑了!」

「跑了?他們為什麼跑了?要跑去哪裡?」玄寶奇怪的看著蛟兒,然後目光一閃,看著她說:「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了?」

蛟兒微微一笑,對他說:「昨晚我們姐妹也商量了很長時間,發現了很多的問題!相公,剛才那些魔將的來歷,你看出來了嗎?」

那些魔將的來歷也是玄寶最為奇怪的地方,怎麼會就從蓮池底下出來了?敵人就隱藏在自己的身邊,這種感覺實在不怎麼讓人舒服。

莫名指了指身邊的樓梯口對玄寶說:「其實你應該能夠想到的,那些魔將其實就是那晚從這裡飛出去的那些壁畫人!」

一語驚醒夢中人!玄寶拍了一下腦袋,之前還感覺那些人有些熟悉,現在被這麼一語道破,馬上也想起來了,對,那些魔將,就是之前在圓月之夜從這裡飛走的那些壁畫人!

可是那些壁畫人明明是幻靈之體,怎麼這麼快就擁有肉身了?而且一個個魔丹修為那麼高,這是怎麼回事?

蛟兒扭頭對莫名說:「五姐,你來說吧,我看相公都快急死了!」

莫名微微一笑,走到玄寶身邊對他說:「整個聚仙島,其實就是聚仙道的靈陣,我們如果往一個地方找,是根本找不到的!」

聽到她這麼一說,玄寶整個人都愣住了。整個島都是?那這裡的百姓,豈不是在靈陣里生活了那麼多年,他們豈不是已經全都被強行開靈了?

可是雖然沒有見到這裡的任何一個百姓,但是在柏圖華那些人的敘述之中,還有從他們這裡的民宅裡面,玄寶看不出有任何修靈人的痕迹,他們還是依賴一日三餐的凡人生活本能,沒有靈氣的幫助。

像是猜到了玄寶的疑問,莫名解釋著說:「當初布下這個結界的人,用了一種很溫和的方法,來布置了這一切。也就是說,這個靈陣的威力其實很小,所需要的靈氣很微弱,但是卻又源源不斷,所以就形成了這個氣沉之地!」

「也就是說,這裡的百姓或者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開了靈,而且他們的靈氣修行並不明顯,絲毫不像那些真正的修靈人?」玄寶根據莫名的話,給出了這樣的一個解釋。

莫名點點頭,對玄寶說:「對,這就是聚仙島這個地方奇怪地理特點的唯一解釋!」

玄寶想了想,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她說:「那這樣一來,這個靈陣並非是為了保護聚仙道,而是為了破壞它!」

以他的修為,自然能夠看出這個結界對於聚仙道靈氣的消耗,所以就更加令他懷疑這個靈陣布置者的動機了!

莫名果然在點頭,無奈的笑著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但是現在只能是這樣的解釋。聚仙道的布置,我猜是當年神帝的手筆,而這個聚仙島上所擁有的微弱結界,應該是後面有人布下的!為了破壞靈陣,這個人不能用大型的靈陣來跟聚仙道對著干,所以他用這種相對溫和的靈陣布下了氣沉之地,用天長日久的偷靈,來腐蝕聚仙道的靈陣!」

這個猜測看起來有點匪夷所思,主要是布置後面這個腐蝕陣的人,也實在是太過聰明了!而且他對神帝的態度很讓人捉摸不透,如果是非常的敵視,那可以直接去對付神帝就行了,何必要對付他布下的靈陣?

不過,玄寶馬上想到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看著莫名說:「可是現在,這個靈陣卻變成了魔陣,用來製造出了這麼多的魔將!」

「不止,還有魔化人!」莫名臉色凝重的看著玄寶說:「那些魔化人,我們猜測並不是大魔尊的軍隊,他們的本身,應該就是這裡的那些百姓!」

就像烏雲蔽日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抹陽光,玄寶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即想通了很多事,而這個聚仙島上的種種詭異之處,在這句話的前提之下,也迎刃而解了!

怪不得這島上沒有人,原來都已經變成了魔化人!怪不得這些魔化人來的突兀,而且不用船隻,原來他們一直待在聚仙島的底下!那這樣說來,聚仙島之前的那些失船事件,也是這些傢伙在作祟了?而這些魔將,原本就是為這支魔化人大軍準備的!

這件事真實情況玄寶眾人已經猜測出了大概,有喜也有憂。喜的是這並非是大魔尊提前發動了神魔大戰,現在的大魔尊肯定還沒有準備好,所以依然在東海擴充自己的實力,這裡的一切,很可能跟他無關。

當然這樣的無關,只是跟神魔大戰的總攻號角無關,這些魔將和魔化人,也很有可能是大魔尊留下的一支伏兵!

聚仙島的主力軍,加上大狼國的狼兵,罌花國的前沿,這樣南海對中原的駐兵就已經形成,配合東海的大部隊,大魔尊對中原的包圍攻勢就已經出來了!

這就是玄寶擔憂的地方,大魔尊如此的布置,可見他的計劃是非常周密的,到底還有多少隱患沒有被發現,誰也不知道!

而且現在就算是沒有大魔尊的直接參与,玄寶也一點都不覺得輕鬆,二十萬魔化人的大軍,這樣的魔族力量可不是能小覷的!

「這些人怎麼會變成魔化人的?」玄寶緊皺眉頭,看著眾人問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算有催魔獸,也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製造出這麼多的魔化人!

莫名指了指身邊,對玄寶說:「現在懷疑,就是這個靈陣在起作用了!先將這些人開靈,然後進行催魔,這樣一來,在成功率上就把握大了一些,最主要的是,速度也快了數倍!」

「不過這其中還有一個關鍵。」蛟兒看著玄寶說:「必須要有催魔獸,這樣才能有適合變成魔化人的魔毒。再者,必須有魔陣,這樣才能讓這麼多人迅速變成魔化人!」

玄寶緊皺眉頭,看著她說:「也就是說…關鍵都在下面?」下面就是指聚仙島的底下,既然這是懸浮島,那底下肯定是空的。整個大海別說二十萬人,就算是多十倍百倍,也一樣能夠容得下!

水裡面到底有什麼?這個問題現在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不過大家都知道,現在也不是解開這個謎團的時候,魔化人大軍已經攻上來了,對付他們才是最主要的!

「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蝶軒看了看玄寶,然後又扭頭看了看自己的姐妹,指著旁邊的牆壁說:「既然知道了這個地方是靈陣,乾脆把這個聚仙塔推到了不就完事了嗎?」

原本被這件事情的真相給壓抑的很沉悶的氣氛,被蝶軒的這句話給弄的輕鬆起來,大家都展顏微笑,蝶軒卻有些莫名其妙的說:「怎麼了?我又說錯話了嗎?」

蛟兒搖搖頭說:「沒有,只是四姐擅長把複雜的問題簡單化,卻也能一語中的。這個聚仙塔要推倒,當然是必須的,只是用來對付魔化人,卻是毫無用處!」

「也不是全無用處!」莫名思索著說:「這些魔化人不顧一切的趕過來,應該就是為了來到這裡。聚仙道、聚仙道,他們是想從這裡直接前往天宮神殿的!只是開啟這個靈陣的方法,我們還不知道,而且推到了這座塔,也不一定能夠破壞了這個靈陣,我們必須要找到真正的陣腳才行!」

大家對於靈陣都很熟悉,所以對於莫名所說,也非常的理解。石塔不過是靈陣的一種實相的布置,既然靈陣裡面由幻相,當然也有實相,在實相的基礎上去衍生出各種各樣的幻相,就是一個幻陣的基本。

比如在一棵樹上,會生出各種各樣的古怪枝藤,這就是幻陣的變化之處。那棵樹就是實相,而那些古怪枝藤就是幻相,如果實相是石頭,那幻相就會變成別的東西。

幻陣裡面必須要有一些實相,而擁有實相的陣法卻不一定是幻陣,因為實相的用處不全是為了製造幻相,但是實相被破壞了,也不等於整個靈陣就被毀掉了,真正起作用的,還是陣腳、陣心!

那這個靈陣的陣腳在哪裡?陣心在哪裡?如果不找到這個,就算是推倒了聚仙塔,拆掉宗神殿,還是無濟於事!

塔內安靜下來,眾人都在思索著各自的問題,卻在這個時候,整座塔突然晃動了一下,緊接著一聲低沉的怪叫就從下面傳來!

「怎麼了?」眾人東倒西歪,臉色全都變了。玄寶雙腳穩穩踩在地上,一手拉著小茵,一手拉著小豆芽,對眾人說:「不要亂,我們下去!可能是地震!」

南海這些小島上,經常會發生地震,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這些島上的房屋都建蓋的比較結實,就算是木屋子也跟中原的式樣大不相同,更注重穩定性!

眾人迅速往塔下走去,而腳下的震顫也一直沒有停止,時重時輕,外面也傳來了眾人的一陣陣驚呼,看來這場地震還真挺劇烈的!

等到跑到了塔外,玄寶對眾人大喊:「全部去大石台,不要站在這裡,防止石塔坍塌!」 三千開靈天兵都已經走了,分成三隊,分別進入修靈大軍在東、南西三面的防線陣地。

守在玄寶身邊的,是神宮衛和一些散兵,大概有兩百多人,都是留下來處理大石台戰場的。

現在玄寶帶著眾女也跟著大家一起站在了大石台上,不過腳下的震動卻已經停下了!

剛才的那一場震動還是挺劇烈的,宗神殿的牆壁上,已經出現了裂縫,可是聚仙塔上卻看不出有任何的損傷,依然屹立在宗神殿的後面。

蛟兒走到了玄寶的身邊,低聲對他說:「是有東西在底下對嗎?剛才我聽到了一種奇怪的叫聲!」

為了不引起大家的猜疑和不必要的驚恐,玄寶也沒有大聲去說話,同樣壓低了聲音對蛟兒說:「現在還不清楚那是不是活物發出的聲音,還是因為地震而出現的。他不來,我們不去,專心對付上面。如果真的有活物,它比我們要急著上來!」

聽到玄寶這句話,蛟兒想了想,也用力的點點頭。玄寶看了看身後那些驚魂未定的玄兵,擺擺手對他們說:「沒事了,繼續幹活吧!」

那些玄兵要把整個大石台和宗神殿那邊的雜物都清理掉,那些石頭也全都放在湖邊堆積起來,因為玄寶知道,這裡遲早還會變成一個戰場,就算是外面有了四面防線,魔將能從這裡突圍出去,也可以從這裡回來!

「走,咱們回去!」玄寶對眾女說了一聲,往聚仙塔走去。因為站在塔上,可以俯瞰整個湖心島,視野很好,所以玄寶和眾人都喜歡站在塔頂商量事情。

不過還沒等進塔,玄寶就突然皺起了眉頭,伸手阻攔住了眾人的腳步,眼睛緊盯著塔內。

「相公怎麼了?」蝶軒有些奇怪的看著玄寶,然後看了看前面的石塔,裡面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不明白相公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蛟兒在一旁低聲對她說:「四姐,之前的那個大香爐不見了!」被她這麼一說,蝶軒馬上想起,對啊,之前在塔內正中,擺放著一個比人還高的大香爐的,現在怎麼沒有了?

難道是被玄兵給搬走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玄兵沒有那麼無聊,對於命令中沒有涉及到的東西,他們不會輕易去碰觸,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

「你們就在這裡,我先進去看看!」玄寶對眾人沉聲說著,剛要邁步,小彈弓和土蝶兒已經跑過來,對玄寶說:「帝尊,讓我們過去吧!」

他們是神宮衛,職責就是保護玄寶和眾位娘娘,所以玄寶也不好說什麼,只是點點頭說:「小心點!」

小彈弓和土蝶兒一拱手,轉身就走向了石塔門口,其他神宮衛立即在後面戒備,緊張的看著兩人走進石塔。

之所以這麼緊張,是因為眾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來臨,這一次並非只是玄寶的預感,大家都有些感覺,這石塔跟之前不一樣了!

不只是放在下面的那個大香爐不見了,石塔似乎還有什麼異常,只是暫時還沒看出來。

眼見小彈弓和土蝶兒已經走進了石塔內,在之前大香爐的位置看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然後扭頭四顧,也沒有發現任何東西,只好轉身走出來,對玄寶和眾女攤開手說:「什麼都沒有!」

「嘩啦!」背後石板炸開,一物從大香爐消失的地方衝出來,瞪著一雙通紅的眼睛,突然間就出現在了小彈弓和土蝶兒的身後!

好快的動作!眾人連撲救的機會都沒有,幸虧土蝶兒機警,馬上拉著小彈弓趴在了地上,而且迅速鑽入土中!

「閃開!」玄寶抓住機會,大喝一聲,迎了上去,一記拳雷就砸在了那物的身上!

「砰!」那物被這記拳雷給轟的頓了一下,看著面前的玄寶,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吼叫!

隨著它的大叫,眾女很神宮衛們全都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這叫聲實在是太過嚇人了,就算是神人,也承受不住這麼大的聲音!

玄寶也終於看清了這個怪物的模樣,長的有點像豺豹,個頭卻要比猛虎還要大許多,身高九尺,身長丈余,頭頂劍角,面目卻有點像龍!

「砰!砰!」玄寶又是兩記拳雷砸向了這個怪物,也截斷了它的叫聲,卻也把它給激怒了,張嘴就往玄寶的頭上咬下來!

玄寶已經打中它數道拳雷,可是卻沒有讓它受一點傷害,也知道這個怪物皮糙肉厚十分強悍,不敢大意,馬上往後猛退!

那怪物在後面緊追不捨,動作之快,竟然絲毫不遜於玄寶!很快這一人一獸就衝進了宗神殿,眾女和神宮衛全都跟了過去,小彈弓拉著土蝶兒也從地下鑽了出來,一臉驚恐的說:「我的媽呀,那是個什麼怪物?好厲害!」

蛟兒緊蹙眉頭,沉聲說:「似乎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出它的身份!」

旁邊的游畫兒對她說:「那是睚眥!」蛟兒一聽,臉色頓時一變!睚眥?那果然是龍族的近親,只不過卻是邪龍一脈,生性好鬥好殺,一旦招惹,後患無窮!

「嘩啦!」堅硬的石牆被睚眥撞開一個大窟窿,它也跳進了宗神殿以內,對玄寶緊追不捨!

退到了宗神殿內,玄寶也不準備跑出去了,因為外面還有玄兵,一旦這個怪物衝出去,肯定會傷及無辜!

只是此刻的外面大石台上,也傳來了陣陣驚呼,玄寶心中大急,一邊跟睚眥纏鬥,一邊對神宮衛說:「快去外面!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裡你們不用插手!」

聽到玄寶這麼一說,眾女和神宮衛相視一眼,小茵點頭說:「走,咱們去外面!」

等到眾人都小心翼翼的避開殿內的打鬥,跑到外面的時候,頓時吸了一口氣,因為大石台上,已經是雞飛狗跳,亂成了一團!

聚仙城裡明明有牛欄,有雞窩,也有狗洞,卻看不到一隻活物,不過現在都看到了,無數的豬馬牛羊全都從水裡爬出來,涌到這大石台上來了!

真是奇怪了,難道這些東西,之前都在水裡泡著的?現在它們明明都是凡獸,可是卻有著很強的攻擊力,非常喜歡攻擊人,就連一隻小公雞,都豎著雞冠,不停的飛起來,向著玄兵猛啄猛抓!

游畫兒吃驚的對眾人說:「它們都已經瘋了!」眾人一愣,繼而明白了她的意思。

就像是馬和牛受驚了一樣,這些動物全都已經受到了劇烈的驚嚇,然後失去了常態,變得極富有攻擊力!

畫兒跑過去,嘴裡不斷的發出「哞哞哞」的叫聲,然後又「咯咯咯」的叫了幾聲,可是那些動物不只是沒有停下來,反而全都沖她而來了!

畫兒懊惱的用小腳踢飛了兩隻鴨子,對眾人說:「瘋的好徹底,腦子都壞掉了,只能殺了它們!」

既然畫兒都這麼說了,眾人哪裡還有猶豫,馬上大開殺戒!對付一群凡獸而已,又是家禽牲口,就算有一定的攻擊力,在這些神人的手下,也是不堪一擊!

相比較宗神殿里的打鬥,這些家禽牲口雖然數量不少,可是並沒有太強的戰力,眾女打的很輕鬆,心中卻擔心起了自己的相公,因為跟他戰鬥的,是超級靈獸睚眥!

這個傢伙真的很難對付!玄寶用靈火、靈冰來打它,都無法對它造成傷害!這個怪物的身上有厚厚的鱗甲,可以擋得住玄寶所有的攻擊,這也是玄寶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情況!

一點自己的手段被對方全都防禦住了,那還有什麼跟對方戰鬥的資本?玄寶的拳雷、靈火、冰刀、霸拳,都對這個怪物產生不了太大的傷害,可是這怪物的劍角,卻已經割傷了玄寶的胳膊!

所謂的劍角,就是長在這怪物頭頂到後背上的一排尖角,因為形狀像短劍,所以稱之為劍角。一共有五根,那就是五支劍,一旦衝過來往對手身上一靠,足以將對方割成碎片!

玄寶因為之前躲避不及,也小看了這些劍角的鋒利,所以兩條胳膊上都被割傷,鋒刃穿透了天罡氣盾,直接撕開了他的皮肉,以玄寶這麼強悍的筋骨體質居然還被割傷,這怪物的攻擊力的確令人咋舌。

而之後玄寶再也不敢大意,小心應對,終究沒有讓這怪物再有傷到他的機會,當然他對這怪物也暫時沒有辦法,一時兩者出現了僵局,誰也奈何不了誰了!

此刻玄寶心中更加奇怪的是,這個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它又是誰的坐騎?為什麼對他有如此的敵意?明明不是魔獸,又為何對他一直追殺不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