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哦,那是為什麼呢?」

「因為你點到我了。」李神奇真正的原因當然不能說。 豪門婚殺:亡妻歸來 難道要說,因為我剛剛給女神留下壞印象了?

「這位同學真會開玩笑,那你有沒有什麼幸福的事呢?」

幸福的事?李神奇隨便一想都能想到很多,比如遇到瘋狂商店,比如……

「有,我能坐在美女旁邊我很幸福。」李神奇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麼孟浪的話出來。

而劉教授更是配合的看了看郭瑾珊一眼,點頭認可。「沉魚落雁。」

郭瑾珊立馬受到全班關注,美女從來都是熱門的話題。

「哇!看,還真是美女啊,那不是郭瑾珊嗎?」

「哼,那小子真是走狗屎運了,這麼好的位置都讓他搶到了,不行,下次我也要坐在校花旁邊。」一醜男立下宏大志願。

「什麼沉魚落雁,不就一個小騷貨,到處勾引男人」這個明顯是個沒人愛的千年怨婦,那嫉妒勁可足了。

而在一個角落裡。

「哼,又是這小子,到處和我搶女人來了,上次算你好運逃掉了,下次不會放過你的!」

「當然了威少,上次不過是個失誤,下次肯定搞死他。」

威少立刻賞了此人一個爆栗,「還不是你個蠢貨,搜集的什麼資料,害老子白白浪費了幾萬塊。」

聽話語正是李神奇苦苦尋覓的威少李威了,原來還真是同一所學校里的人。

反觀郭瑾珊,被兩人在課室里大肆讚美,羞得小臉通紅,暗自惱李神奇和劉教授,一個胡言亂語,一個為老不尊。面對周圍同學的議論紛紛,她有點手足無措,最後還是決定保持安靜。不過這副模樣在別人看來更加高高在上,無法觸碰的感覺。

「好了,李同學請坐下。根據我們李同學的回答我們可以看出,他對幸福的定義和Diener的主觀幸福感定義相符:主觀幸福感是個體依據自定的標準對生活質量的整體的評價。Diener定義的主觀幸福感具有明顯的特別。一是主觀性……」

劉教授繼續講課,這算是幫郭瑾珊解圍了,不過私底下周圍的人依然竊竊私語。

「你為什麼這樣說?」郭瑾珊等李神奇坐下來問道,不過臉沒看向他。

「啊,我不過是在講實話而已嘛。」李神奇一面對郭瑾珊立刻氣勢就弱了下來,說的是越來越小聲。

郭瑾珊無言以對,雖然他這實話讓她心裡有點美滋滋的,畢竟誰都喜歡讚美,但是又讓她很困擾,估計BBS上又有她的消息了。

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郭瑾珊很快就回復了狀態,她不會對這種事情糾結那麼久,不然早就糾結死了。

不過李神奇就真的是糾結死了,他覺得今天算是在女神面前丟臉丟盡了,居然還說出這麼輕浮的話,這是要被降多少印象分啊。

「鈴鈴鈴~」

李神奇就在這樣的糾結中過完了這一堂課,這都快成了他有史以來最難上的課了。

這時曾峰溜達回來了,他還等著李神奇的午餐呢。

「怎麼樣,給你製造個這麼好的機會,有沒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啊?」

李神奇悠悠的看著曾峰,盯得曾峰都以為他是那個了,才開口。

元徵宮詞 「哎,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怎一個慘字了得。」

說完埋下頭,轉身離開,留給他們一個孤寂的背影。

「怎麼啦,怎麼啦?」曾峰倒是絲毫沒被這情緒感染,而是很八卦的問起上課的情況。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不知道這小子神經兮兮的,整節課都處於深度憂慮的狀態中不可自拔了。」黃勇看著那孤寂的背影搖了搖頭。「不過今天這小子算是進步了,敢說出那樣的話,不過說完就慫了,哎。」

說了這麼多曾峰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反而更加激起好奇心了,暗罵:這個混蛋吊胃口。

遙遙的看著李神奇轉過了拐角,歐陽震才慢慢的把事情的前因,經過,發展,結局一一告訴了曾峰,在看到他心滿意足的時候還插了一句話:「事情就是這樣的,不過我要告訴你一件不幸的事,你的午餐被李神奇給逃掉了。」

說完留下愣住的曾峰,歐陽震和黃勇兩人大笑著走去飯堂。

「別走啊,等等我,娘的李神奇害我都沒帶飯卡出來了。求包養!」

醒悟過來的曾峰摸了摸自己空空的口袋,趕緊追上兩人,不然午餐就基本泡湯了。

PS:光棍節又到了,這還是屬於我的節日啊,連夜碼字,就是為了祝大家今天快快樂樂,永遠幸福美滿。求點擊,收藏推薦吶。 ?李神奇才剛回宿舍沒多久,還在慶幸自己聰明的逃過了一頓請客,一條簡訊就給了他一個晴天霹靂。

「郭瑾萱在我們手裡,不想她有事的話,立刻獨自趕往田華山,不能帶任何一個人,更不要試圖報警,我們在裡面有線人,有任何異動我們就會撕票了。」

李神奇的第一反應就是打電話給郭瑾珊。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您的來電信息我們將會以簡訊接受方式通知對方。」

聽到電話里的關機提示,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再打給何倩雪試一試,在他想來瑾萱早上應該和何倩雪一起的。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您的來電信息我們將會以簡訊接受方式通知對方。」

再嘗試撥打發簡訊來的電話,也是關機狀態。

這下可不像惡作劇了,聯想到昨天的打擊報復行為,這次可能又是一次,而且對方肯定會準備得更充分來對付自己。

報警。李神奇想了想就放棄了這個念頭,他可不知道警局裡是不是真有線人,要是真有的話報警就無疑害了瑾萱。他現在懊惱沒有把那正直的朱隊長的電話給留下來了。

田華山上明顯是個坑,真的要去嗎?

李神奇甩了甩頭,就算是天坑也要去踏啊,難道就放任師姐再綁匪那裡嗎?

輕裝上陣,他一個學生也沒什麼要帶的,給舍友留下一張紙條就匆匆離開宿舍,趕往田華山。

田華山在郊外,海拔並不高,但是樹木叢生,人煙稀少,倒是個窩藏人質的好地方。

做計程車來到田華山腳下,才剛下車,簡訊又來了。

「沿著前面的山路走,走到第一個分岔路往左邊走。」

看完信息李神奇再次試圖撥打這個號碼,但是還是傳來關機的聲音,不給李神奇一絲機會。而且從他一下車就能發簡訊過來,肯定是隱藏了些人盯梢了。

走進林中,山路只有小小一條,是前人踏過的痕迹,沿著小路徐徐前進,走了近兩百米才看到第一個分岔路口。

其實說是分岔路口,左邊的路只有開頭的一點,再往深就是一片亂林,根本沒有路了,更沒長年累月被踐踏的痕迹。

從左邊的路口進去,走到了亂林之前,環繞四周,並沒有綁匪的出現。

「我來了,你們在哪裡,快出來。」

李神奇大喊起來,不過還真有效果,簡訊又來了。

「哈哈,你上當了,我們沒被人抓。」簡訊後面還要加個可愛的符號。

李神奇下意識就以為那是郭瑾萱發來的簡訊,頓時鬆了口氣,被人耍總好過真的被人抓了。

咦,不對!

剛剛放鬆警惕的李神奇忽然發現了問題,但是已經來不及想了,因為突然竄出幾個人,對著李神奇撒出白色的粉末。

下意識的用手擋眼,但是沒有用,因為那不是用來傷眼睛的石灰粉,而是迷藥!

李神奇看著眼前幾人,沒有一個是認識的,看來又是有人請來的打手。

「你們是誰?瑾萱在哪裡?」

沒人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李神奇感到視線越來越模糊了,連眼前有幾個人都看不清楚。不斷的擺著頭希望清醒過來,但是毫無效果,最終站立不穩倒了下去。

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隱隱聽到說話聲:「哈哈,這傻小子總算倒下了,給他鎖好了,我給姚大少打電話去。」

「哈哈,還是老大聰明,這麼容易就抓到了,我們為什麼不殺了他啊?」

「你笨啊,要是殺了他那姚大少不給錢,我們不是虧死了。」

「他不敢吧,他就不怕我們將他捅出來?」

「多留個心眼總是沒錯的。」

……

睜開迷濛的雙眼,一縷陽關正打在李神奇的臉上,微微抬起頭,那是從排氣扇偷偷溜進來的陽光。

動了動手臂,已經被鎖住了,不用看聽聲音都知道那是鐵鏈的聲音。李神奇心裡鄙視著:還真TM看得起我。

李神奇的雙手被反綁在頭上,腳下剛剛夠腳尖著地,這是一個很幸苦的動作,還好以他現在的身體能撐得住。

李神奇打量著這間小黑房,除了排氣扇再沒有任何光線進來了,連個窗戶都沒有。

而在他的左邊,也有一個少女被綁在了椅子上,低著頭像是睡著了,長長的頭髮散落下來看不清是誰,但可以肯定不是郭瑾萱,因為郭瑾萱沒有這麼長的頭髮。倒是有點像倩雪師姐。

這個待遇比李神奇好多了,有得坐,而且也只是簡單的用繩子幫著。

「喂,喂,醒醒,醒醒啊。」

李神奇呼喊著少女,但又不敢大聲,怕驚動了外面的人。

不過少女毫無反應,或許不是睡著了,而是暈倒了,李神奇又碰不到她,不能推醒她。

「嘎吱~」

忽然有人推門進來了,讓房間里的光線充足了許多,也讓李神奇看清楚了,被綁在的少女正是何倩雪。

不是說綁架了郭瑾萱的嗎?怎麼就變成何倩雪了。

「哈哈,你就是李神奇了吧,真是久仰大名了。」走進來的是王五,還有兩個得力助手,黑子和馮謙。

李神奇知道這是客氣話,自己一個普通學生,哪來的大名。

「我就是李神奇,你們捉我過來是要做什麼?」

「這個問題問得好,我們捉你過來呢,只是一個買賣。所以你也不要怪我們。」

「是李威派你們來的?」

雖然要暈倒前聽到了是姚伯遠主謀,但是不能這麼快揭穿,免得他們狗急跳牆了,而且還能順便探探李威和姚伯遠到底有沒有關係。

「什麼李威啊,我可不認識,不過你放心,送你上黃泉之前我會告訴你是誰要你的命的,好讓你在閻王那告狀啊,哈哈哈。」

他們想要自己的命!

李神奇頓時緊張了起來,這看來不是簡單的報復行動啊。這個姚伯遠,還當真什麼都敢做了。

「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是針對我的,你們把她先給放了。」眼神示意被綁在椅子上的何倩雪。

「這可不好辦啊,放了郭瑾萱等下她去報警怎麼辦,而且這麼個美人我們可捨不得放走呢。」

王五淫邪的走過去,挑起「郭瑾萱」的下巴,緩緩撫摸著那清純的臉。看來他們把郭瑾萱和何倩雪搞錯了。

「放開你手!」

李神奇憤怒的踢起雙腳,但是根本夠不到,只能帶來鐵鏈「嘩嘩」的響聲。

「呵呵,你李神奇的力氣不是很大嗎?你掙脫給我看啊,哈哈,這可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看著李神奇掙脫不出的雙手,王五得意的大笑起來。

「走,我們去迎接那白花花的鈔票去。」

王五三人離開了小黑屋,鎖上了大門,屋子裡從新回歸昏暗,只有排氣扇上的陽光不肯散去,才讓這裡不讓黑暗包圍。 ?趁著王五幾人打開門的時候李神奇往外看了看,最起碼還有4個人在外面守著,說不定還有更多的人。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

李神奇嘗試著用力扯了扯鐵鏈和鎖頭,卻是意料之中的毫無作用。

突然靈光一閃,不是還有那個嗎?可以試一下。

心神進入綉荷包中,提姆還是靜靜的呆在那裡,一動不動。而圍著提姆的便是李神奇任務得來的獎勵了。

女神的杯子、公平眼藥水、米菲牌橡皮泥。

就是你了!橡皮泥。

用意念取出橡皮泥,幻化在手中。

米菲牌橡皮泥看上去和普通的橡皮泥沒什麼區別,質感也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它能變成你想要的東西。

也就是你將它捏成大致形狀,它就會變成你腦海中想要的東西,而且是真的。就像你要捏把刀出來,成功後會如你想象中鋒利,具有殺傷力

當然了,李神奇挺想捏把槍出來的,可惜不清楚裡面的具體構造,捏出來也只是個模型,根本開不了槍。

李神奇想象不到鑰匙具體是什麼模樣的,但是並不妨礙他將鎖打開。

只見李神奇艱難的將腳尖墊得更高,好讓雙手能把握住鎖頭,慢慢的,慢慢的,將橡皮泥一點一點的塞近鎖孔里,當曬得裡面滿滿當當的時候,心中默念:變。

手中的橡皮泥迅速變硬,鎖孔里的橡皮泥更是根據裡面的構造快速變化中。

等橡皮泥全部變硬后,李神奇左右一擰。

「咔嚓」

成功了,這是開鎖的聲音!

但是他並沒有把鎖鏈取下,而是牢牢抓住鎖鏈分開了的兩端,不讓它鬆開。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