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倉鼠安全她就放心了。

咬牙撐到現在的邱魚兒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是這一鬆氣卻一下子疼暈了過去。

烏寄望著她蒼白的臉蛋,蹙緊了眉頭,加快了腳步。

龍宮的碧瑤池裡,有小奴急匆匆地跑來。

江染夜望著他焦急的模樣,突然心中一緊:「出了何事?」

小奴急忙回道:「回稟龍王,我們的人發現邱魚兒姑娘曾出現在龍族的一條街上,但是後來卻被豹子羽給抓走了。」

「什麼?」江染夜大驚,心中一沉:「少玄呢?不是讓他時刻注意著豹子羽嗎?」

「一開始少玄首領確實一直帶著屬下盯著豹子羽,但是那豹子羽所到之處必有傷亡。很多族民見到他后哭求他能夠處理一下屍首。估計他現在一直在忙著收拾殘局。」

「糊塗!快帶我去。」 江染夜一把甩開他,咬牙道:「這筆賬晚些再與你算。」

說完,他一個飛身衝出了門外。

眼下他要立即找到烏寄。

當他返回龍宮的時候,烏寄已經不在房間里。

看來邱魚兒真的可能是被他帶走了。

但是他會帶她去哪裡?

翌日,陽光明媚,晴空萬里!

邱魚兒躺在床上翻了一個身,感覺身上的傷不怎麼疼了。

只是……下體為什麼有點疼疼噠?腰部酸酸噠?

並且雙腿還有些軟軟噠……

她經歷了什麼?

她迷迷瞪瞪伸了個懶腰,然後睜開眼睛。

她首先看到的是用茅草鋪的屋頂。

……

再看看四周。

呃……門旁背對著她站著一名青衣男子。

從後面看,身形健壯,有幾分瀟洒。

只是,為什麼她覺得這背影好熟悉?

她又看了看自己,發現她身上穿的已經不是昨天那身絲綢衣服了,而是一件青色粗布麻衣。

這質感突變的也太快了。

委實素了點。

「那個……」邱魚兒想叫站在門口的男子,但是又不知道他如何稱呼。

那男子轉過身來,沖她輕輕一笑。

我類個擦!

看到此人邱魚兒差點吐血。

不是因為此男是高尚的烏寄,而是因為高冷麵癱的烏寄竟然沖她輕輕一笑。

這笑容簡直衝破天際,宇宙最暖。

「你居然會笑?」邱魚兒不可置信地指著他道。

烏寄一挑眉頭,走到她跟前坐下。

伸出一隻寬大的手掌撫上她的臉頰。

擦!

什麼情況?

他溫柔地望著她,難得的好語氣:「現在怎麼樣?身上還疼不疼?」

邱魚兒瞪了瞪眼,然後沖著自己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她呲牙咧嘴地大叫一聲。

這居然不是夢。

烏寄見她如此緊張,卻覺得非常可愛,滿眼都是寵溺。

他越是這樣溫柔,邱魚兒越是覺得可怕。

她很不習慣。

「餓不餓?」烏寄揉著她的小臉問她。

邱魚兒覺得臉頰火辣辣地熱。

他丫的是抽風了嗎?突然對她這麼溫柔。

烏寄見她仍然一副驚訝的表情,低下頭,把鼻尖抵上她的鼻尖,低聲道:「如果哪裡不舒服,告訴我,我幫你治癒。」

他的氣息不再是以前那麼冰冷,撲到她的臉上,溫溫的,痒痒的。

邱魚兒呆的像個木雞。

但是卻緊張地心臟跳個不停。

「新鮮的胡蘿蔔來嘍!」這時,小倉鼠突然頂著一筐胡蘿蔔出現在門外。

它望見床上的二人,停在了門口,驚訝道:「你們兩個是在交、配嗎?」

噗!

邱魚兒又差點噴出一口鮮血。

她一把推開烏寄,迅速地跳下床,然後跑到小倉鼠跟前。

支支吾吾道:「你……你跑到哪裡去了?我…..我好擔心你。」

她的臉紅的像個熟透的蘋果,小倉鼠盯著她道:「你裝結巴還裝成真的了?你的這麼紅,一定是和恩人做了羞羞的事情。」

「你……」邱魚兒不知如何辯駁,轉移了話題道:「昨日我見你傷的那麼重,現在沒事了吧?還有你手裡的蘿蔔從哪裡挖的?」 邱魚兒明顯很緊張。

烏寄望著她,不覺揚起了唇角。

小倉鼠把手裡的籃子放到她面前,蹦躂了幾下道:「你看我現在健健康康的,一點兒傷都沒有。昨日還多虧了恩人去救我們,否則我都不敢想象那個兇狠的豹子會怎麼對待你。」

是啊!想想她都后怕。

邱魚兒彎身把它抱起,用臉蹭了蹭它:「你沒事就好。」

小倉鼠也趁機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笑呵呵地道:「是不是很心疼我?」

邱魚兒點點頭。

他們兩個你儂我儂,然而一旁的烏寄卻冷下了臉。

救他們的人的明明是他,現在反而他被冷落了。

他走到邱魚兒面前,伸手抓起小倉鼠,冷聲對它道:「若你還願意叫我一聲恩人,再去挖兩框蘿蔔過來。」

嗯?小倉鼠不明所以地瞪了瞪眼,它不知恩人為何突然生氣了。

邱魚兒也察覺出了烏寄的不對,他變臉比翻書還要快。

他說完,把小倉鼠丟在地上,小倉鼠可憐巴巴地望了一眼邱魚兒,然後灰溜溜地出門去挖胡蘿蔔。

房間里又剩下烏寄與邱魚兒。

邱魚兒每次與他獨處都感覺氣氛很尷尬。

她有些不自在地坐到床上,欣賞著她身上這間素色衣衫。

烏寄踏步走到她跟前,伸手變出一根黑色羽毛,然後插在她頭上。

邱魚兒非常不自然地往後撤了撤身子。

烏寄打量她一番,輕聲道:「這片羽毛與你這身素色衣衫很配。保管好它,這是我身上最重要的羽毛,它可以幫你隨時召喚我。」

他突然如此貼心,讓邱魚兒不知所措。

她略有尷尬地道:「那個……隨便要你的東西不好吧!並且還是對你非常重要的東西。我好像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召喚你。」

「昨日若不是我及時趕到,你有可能就死在了豹子羽的手裡。」

那人果然是豹子羽。

「這次你救我,我又欠你一次恩情。來日我一定會報答的。」

「這是我應該做的,無需你報答。日後絕對不會讓你再受這樣的罪,我會好好保護你一世。誰若是敢動你分毫,我就要他償命。」

呃…….

烏寄這番情話說的太暖心,太霸氣,以至於邱魚兒不知如何接話。

但是她憑什麼要他保護她的人生自由?她跟他又不是親戚又不是情人。

頂多就是她昨日做了一個與他歡好的春夢。

這個不至於讓他保護自己一生一世吧!

「那個……我餓了,你去幫我做點飯吧!」邱魚兒起身躲開他。

「我不會做飯。」烏寄一本正經地回她。

……

還不如大黑龍,起碼他會下廚炒個菜。

「放心,我已經命人去取飯菜了,應該很快就能吃上飯。」烏寄又道。

邱魚兒點點頭,準備出門去找小倉鼠,然而烏寄卻站在她面前堵住她。

「你現在身子還很虛弱,需要在這裡好好休息。」

「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

「傷好了我陪你去散心。」

「……」

好吧!邱魚兒只好又躺回床上。

看來烏寄這次想囚禁她,因為他就坐在她的床頭,沒有一點離開的意思。 邱魚兒翻身朝里,不想看見他的表情。

烏寄靜靜地望著她也不說話。

邱魚兒不知不覺睡了一小覺,等她醒來的時候,發現房間的桌子上擺滿了飯菜。

小倉鼠趴在桌子上可憐巴巴地望著盤子里的飯菜,扭頭看到邱魚兒已經坐起身後,開心地跳了起來。

「你終於醒了,快來吃飯,餓死我了。」

邱魚兒起身下床,發現烏寄不在房間里。

她走到桌子前坐下,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倉鼠的腦袋:「餓了吧!口水都流了一桌子了。」

小倉鼠拚命地點頭:「快餓死了,但是恩人說必須你醒了才能吃飯。」

「哦!你恩人呢?」

「出去了。」

「出去了?去了哪裡?」

「不知道。」

「……」

「這麼急著找我?」烏寄突然出現在門外,手裡端著半盆子水。

邱魚兒撓撓頭,沒有回他的話。

烏寄走到邱魚兒跟前,把盆子放到桌子上,輕聲道:「洗洗手再吃飯。」

納尼?烏寄這也太貼心了吧?

邱魚兒與小倉鼠均是不敢相信地互望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