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周瑩瑩擔心那老太太,但是這會兒老太太實在是太弱了,自己又不敢真的上前扶着,只能讓跟着自己一起來的那隻男鬼幫忙,扶着一些老太太,讓她不至於摔倒。

那老太太輕輕的擺了擺手,沒說什麼話,只是一臉期待的看着那個已經完整的,灰突突的傢伙了。

權傾貴女 “奶奶?”那傢伙看着老太太,十分疑惑的說着,從他的眼神離開可以知道,他對於這個老太太根本還是沒有記憶的。

周瑩瑩不僅開始懷疑,這老太太是不是幫錯人了?這真的是她孫子嗎?

老太太勉強的微笑着,“好孫子!你可想起來了嗎?”顯然這老太太十萬分的期待着那個傢伙想起自己,像是小時候一樣,喊自己一聲奶奶。

灰色的傢伙又思索了一下,最終還是跪在了老太太跟前,“奶奶!”

只是這一聲落在周瑩瑩的耳朵裏,怎麼聽怎麼覺得生硬,這根本就不像是親孫子對親奶奶說的話,更像是因爲感激說出來的。

“哎,我的好孫子!”那老太太答應着,雙手都跟着顫抖了起來。

周瑩瑩不理解了,老太太這麼聰明,肯定知道這不一定是她孫子了,爲什麼要認下來?那個灰色的傢伙肯定也知道自己要是她的孫子了,爲什麼要喊着一聲?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老太太已經到了周瑩瑩的跟前了,伸手拉着周瑩瑩的手,嘴裏說着感謝的話。 周瑩瑩忽然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自己這個到底是幫着找對了呢,還是錯了呢,要是對了,那自己接下來就應該討要自己的陽壽了,可是如果錯了呢?

這個想法讓周瑩瑩不好意思開口了,甚至還在想,自己有沒有必要幫着他們兩個真的確定一下關係。

但是顯然,不管是老太太還是那隻灰色的鬼,全都沒有要繼續追問下去的意思,甚至兩隻鬼已經確定了這門親了,這讓周瑩瑩心裏漸漸不想多問了。

“既然你已經實現了你的諾言,我也不能食言,現在你就帶我去孫老闆那邊,我把剩下的陽壽全都轉還給你。”那老太太仍舊是十分虛弱的說着,看着這個樣子,老太太就算是有再多的時間,貌似也沒辦法享用了。

周瑩瑩沒說話呢,那隻灰色的東西就開始問老太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了。

此時老太太已經更加虛弱了,知道沒什麼太多的力氣了,乾脆,三兩句就把自己借用周瑩瑩和張昊天陽壽的事兒說了一遍。

灰色的傢伙眉頭瞬間擰了起來,看着周瑩瑩,“這事兒還真的是要謝謝你了,我本來就是植物人,現在死掉也是因爲附近有惡鬼勾魂,我不怨恨,死了也算是解脫了,省的我繼續稀裏糊塗的,我還有一些陽壽,我也願意轉贈給你。”

周瑩瑩張大了嘴巴,趕緊擺手,“不行!不行!這事兒使不得,使不得。”

“沒什麼使不得的,要不是你借給奶奶這些陽壽,奶奶肯定沒時間來找我了,再說了,我要這陽壽還有什麼用啊!反倒是因爲陽壽的關係,我不能跟奶奶一起離開,你就當幫我們了。”那隻灰色的傢伙笑着說。

周瑩瑩更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身邊那隻之前跟來的鬼這會兒也附和着他們的說法,覺得這是周瑩瑩幫助鬼應該得到的,就算是彌補周瑩瑩失掉的那些陽壽也好啊!

無奈,周瑩瑩只能勉強接受下來,但是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回到孫老闆店裏,不然,這一切都算是白費!

和來的時候不一樣的是,回去的時候雨傘更重了一些,因爲裏面多了另外一隻鬼。

只是,這重量似乎有些怪異了!

按說,這鬼確實有些重量,但是相對來說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了,除非……

周瑩瑩想到小時候爺爺給自己說過的一個故事,說是每個人死後都要經過忘川河才能到達奈何橋。

忘川河上有一條小船,是專門載鬼魂過河的,每個經過這裏的鬼魂都會在河裏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讓鬼放下心中執念,等着到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也就開始了新的人生。

一般說來,大多數的鬼都會輕鬆的度過這條河,可也有一些鬼,他們身上的執念太重,或者是冤仇太深,奈何橋上的小船載不動,根本就沒辦法度過那條河,唯一的辦法就是重新回到人間,解決了自己心中的執念,或者是報了自己的大仇,這才能重新踏上那條船。

想到這些,周瑩瑩再次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這把雨傘,心說自己來的時候,這把傘就已經有些重量了,那是因爲那個老太太在雨傘裏面,她心裏有着對孫子的執念,所以雨傘的重量也會增肌一些,但是還是自己能承受的範圍。

可現在,這把傘的重量顯然增加了不少,難不成,那灰色的傢伙……

周瑩瑩不敢繼續往下想,或者說,也不是真的太想知道後面的事兒,人各有命,富貴在天,就算是自己知道了那傢伙有執念也好,血海深仇也罷,自己也沒辦法,更沒能力管這件事兒,有這時間啊,還是趕緊想想自己的事兒比較好!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之後,周瑩瑩乾脆努力的清空了大腦,靠在座椅上閉上眼睛,打算休息一會兒。

就在周瑩瑩休息的時候,張昊天家裏可謂是熱鬧非常了。

原本房子裏只有張昊天和夏小沫這一人一鬼的,但是因爲張昊天撤掉了房子的屏障,所以現在那房子可以任由各種鬼出入,這就麻煩了。

一會兒客廳裏站着一隻吊死鬼,一會兒,臥室又出來一隻車禍的,整個房子里弄的就像是打地鼠一樣,剛把這個趕走,那個又出來了。

折騰了好半天,張昊天累的半死,可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效果,家裏仍舊時不時的出現幾隻鬼,甚至有幾隻乾脆,直接就站在張昊天不遠的地方。

張昊天也是無語了,不用想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了,自己身上的那道符簡直就像是燈塔一樣的吸引着那些鬼的到來,這平日裏還好,可現在夏小沫就在自己身邊,自己身上的陰氣上升了不少,再加上家裏沒了保護,不來那些鬼都邪了門了!

夏小沫看着張昊天的臉色不是很好,十分不好意思的開始道歉,“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爲我,你也不會弄的這麼忙。”

“你想的太多了,這算什麼,根本就不算是事兒!”張昊天笑着說着,男人嘛,不能在她面前說不行!

只是,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兒,自己必須趕緊想到一個辦法,也好能做到兩全其美。

夏小沫一聽張昊天這話,趕緊的又湊到張昊天跟前來,嘴上就跟抹了蜂蜜一樣的,開始說着各種甜言蜜語。

這些話對於張昊天來說,還真的是相當的受用!張昊天越聽,心裏越開心,這種時候,就算是讓他直接來個冥婚,也不在話下了!

周瑩瑩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還是和之前一樣,汽車已經進站。

伸了個懶腰,周瑩瑩揹着自己的揹包,提着那把雨傘準備下車。

可這次一提,周瑩瑩發現這把傘似乎比剛纔還要重了,這到底是雨傘呢,還是鉛球啊!

但是沒辦法,自己應承下來的事兒,就算是跪着也要辦完!周瑩瑩咬着牙提着那把雨傘朝着外面走,隨便攔了一輛出租車準備去紙紮鋪子一條街。

本來手上就只有一把傘的,但是周瑩瑩執意讓司機打開後備箱,要把那把傘放到後備箱裏,這司機就覺得奇怪,不過,最後還是幫着打開了。

只是,在到了紙紮鋪子那條街的街口的時候,周瑩瑩說什麼也拿不起來那把雨傘了。

沒辦法,周瑩瑩只能向那位司機求助,希望他可以幫自己把那把傘擡下來。

司機上下打量了周瑩瑩兩眼,“我說,你沒開玩笑吧,一把傘你還能拿不動?”

周瑩瑩臉上尷尬了,“大概是我力氣比較小吧,麻煩你了。”這會兒還能說什麼?難不成還要跟司機說,不好意思啊,那把傘裏有兩隻鬼,其中一隻的怨念好像有點重,所以我拿不動?

估計要是真的這麼說了,不是司機覺得自己腦袋有問題,就是覺得自己是在忽悠人。

但是就算是嘴上不怎麼太情願,那司機還是猶豫了一下,從車上下來,繞到車後面伸手去拿了一下那把傘。

就這一下,司機根本就沒準備提這麼重的東西,差點兒閃着了腰!

好不容易把那把傘提了起來又放在地上,司機已經累壞了,“這是什麼雨傘啊,怎麼這麼重啊?”

周瑩瑩仍舊是一臉的尷尬,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比較好,想來想去,乾脆多給了那司機一些錢,目送着司機離開。

等到人家走了之後,這就只剩下周瑩瑩自己了,這可給周瑩瑩糾結壞了,自己根本就拿不動的好不好!

沒辦法,周瑩瑩只能蹲在雨傘旁邊,開始跟他們兩個商量,希望他們兩個可以出來,反正也都快要到地方了,多走幾步路也沒什麼的。

那老太太這會兒倒是好說話起來,周瑩瑩努力的把雨傘撐開,那老太太自己就從雨傘裏面走了出來,隨後纔是那個灰突突的傢伙。

兩隻鬼看上去還是那麼的和善,周瑩瑩甚至不知道他們兩個誰心裏的執念越來越重了,這根本就看不出來了。

因爲沒有了那兩隻鬼,雨傘重新回到原來的重量,周瑩瑩簡單的收了一下傘,跟着那老太太繼續往前走。

在走了一會兒之後,這次根本就不需要問路了,那塊黑色的牌匾赫然出現在前方不遠處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店門自己就打開了,這次出來迎接的直接也就是孫老闆了。

看着只有周瑩瑩自己一個人來了,張老闆不禁朝着周瑩瑩身後看了看,“怎麼,只有你自己?”這話顯然是在問張昊天的去向,上次來的時候是兩個人,這次怎麼就變成一個人了?

“他有事兒,來不了,再說了。我一個人來不是也一樣嗎?”周瑩瑩尷尬的說着,心裏真的很想吐槽啊!

自己在這邊累死累活,折騰的全身都要散架了,他那邊想必還是美女在懷呢吧!

腦補着張昊天和夏小沫曖昧的樣子,周瑩瑩心裏難受的要命,但是還是表現出一副沒所謂的樣子。

孫老闆沒多說什麼,只是指着那邊的椅子讓周瑩瑩坐下,順便也讓跟着周瑩瑩一起來的三隻鬼全都坐下。

剛一坐好,那老太太就按照之前的說法,要把自己多換回來的那些,原本屬於周瑩瑩和張昊天的陽壽,一併的還給他們,並且那個灰色的傢伙也說了,要把剩下的陽壽轉贈給周瑩瑩,至於張昊天是誰,他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送。

孫老闆點了點頭,一揮手,手上赫然出現了幾張紙,“我明白了你們的訴求,這裏是協議,要是沒有什麼異議的話,就直接簽字好了。”

說着這些話的時候,孫老闆已經把那幾張紙放在了他們面前,簡單的看了看之後,那老太太和灰色的傢伙先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

周瑩瑩特意朝着那灰色的傢伙看了一眼,當看到他籤的真的是“楊光”的時候,之前一直提着的那顆心,終於落了下來了,還好,還好,這老太太的眼神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果然沒找錯孫子啊!

當週瑩瑩他們全部簽好了名字之後,孫老闆的眉頭倒是擰了起來了,“現在你在這裏了,我可以把屬於你的那份陽壽還給你,但是張昊天現在不在,他的那部分陽壽只能寄存在我這裏,等到他親自來取!”

“我帶回去不可以嗎?”周瑩瑩問着,不過就是陽壽,自己也不能貪了他的,自己代替他領了不一樣嗎?

孫老闆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行,這是這裏的規矩,只能親自來取,你回頭讓他來一下就可以了,但是,一定要儘快,因爲他剩下的陽壽不是很多了!”

周瑩瑩聽着心裏着急,“好,那我一回去就喊他來!”

“那自然是最好的了!行了,你們的交易已經結束了,要是沒有其他的事兒,你們可以離開了。”孫老闆起身,做了一個送客的動作。

周瑩瑩想着自己也沒什麼大事兒了,陽壽也已經找回來了,乾脆說了告別的話,轉身出了店門。

本以爲出了那扇門,自己就可以和那老太太也好,灰色的傢伙也罷,全都分道揚鑣了,這本來就不是一條路上的,不過就是因爲那個老太太偷着換了自己和張昊天的陽壽纔在一起的,現在一切正常了,也沒必要繼續混在一起了。

可那老太太說什麼也不讓周瑩瑩走!

“陽壽的事兒算是完成了,但是你幫我找到孫子的事兒,我還沒報答你呢!”老太太一個勁兒的要報答周瑩瑩。

“這個真的不用了,實際上我也沒幫太大的忙。”周瑩瑩這會兒乾脆,直接把事情的經過說給了那老太太還有那個灰色的傢伙聽。

那老太太還有那個灰色的傢伙聽完周瑩瑩的話,全都把目光轉移到了周瑩瑩身邊那隻鬼的身上了,感激的話這會兒都顯得有些蒼白了,那對祖孫倆就差給那隻鬼跪謝了。

“這等大恩大德,我們今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報啊!”那老太太幾乎帶着哭腔了,孫子植物人那麼多年,要不是因爲他,孫子早就一命嗚呼了,怎麼可能等到自己找到啊!

那灰色的傢伙這會兒也是感激到不行,說什麼也要幫着那隻鬼做些什麼事兒。

周瑩瑩站在旁邊,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這要是人,或許還有報答的機會,可現在已經變成鬼了,還能報答什麼呢? “我本來也沒想着要你們報答的,但是你們要真的想報答我,就幫我一個忙吧!”那隻鬼稍稍有些激動的說着。

周瑩瑩心裏一顫,心說你不會是想讓他們幫你給兒子報仇吧!

這周瑩瑩剛在心裏想完,那隻鬼乾脆就直接說了出來了。

“我看着你們祖孫見面,心裏就難受,我兒子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呢,應該是被困住了,那個困住他的人我還不確定到底是誰,哎,我的時間也不是很多了,要是再見不到我兒子,估計我也死不瞑目了。”那隻鬼幾乎帶着哭腔說着了。

周瑩瑩能理解這種心情,但是這件事兒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單單就憑這麼兩隻鬼,又能做什麼呢?

可週瑩瑩沒想到的是,那老太太倒是瞪大了雙眼了,“這件事兒就交給我了!我老婆子死了這麼多年了,不說千里之內的,就說方圓百里的鬼多少都會給我一些面子,這件事兒交給我了!”

周瑩瑩聽的心裏又是一顫,我的個蒼天啊!真的沒想到,這老太太還有這等本事啊!

那隻鬼一聽這話,原本臉上憂傷的神情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喜悅,“真的嗎?那,那,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感謝你了!”

“別說那話!你的心情我最理解了,更何況,你對我們家有恩在先,所以這事兒就當我們還你恩情,剩下的,我們祖孫倆下輩子再還!”老太太說的鏗鏘有力,哪兒就還像是之前那種奄奄一息!

周瑩瑩聽着他們的對話,心說這真的算是好心有好報了。

爲了能讓張昊天也高興一下,順便讓張昊天來孫老闆這裏領走陽壽,周瑩瑩剛一到家,就急匆匆的給張昊天打了個電話。

只是,這電話剛一被接聽,不等周瑩瑩開始說話呢,就傳來了張昊天極其不耐煩的聲音,“有事兒沒有啊,要是沒事兒別給我打電話,真是的!”

周瑩瑩愣住了,“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沒事兒就別打電話了,還是這個態度,這是打算跟自己絕交,老死不相往來嗎?

“字面上的意思,你要是聽不懂就自己回去想想,還有事兒沒? 女僕有毒:黑帝總裁的寵物妻 要是沒有就掛了!”這話說完,不等周瑩瑩再說話呢,張昊天已經掛斷了電話了!

周瑩瑩氣個半死,想要再打電話過去理論一下的,可當周瑩瑩真的再打過去的時候,發現張昊天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這讓周瑩瑩瞬間更加生氣了,這個該死的張昊天啊,自己好心好意的提醒他,還給自己氣受,這什麼意思啊!

越想周瑩瑩越生氣,乾脆直接懶得告訴張昊天了,隨便他,反正那不是自己的陽壽,和自己沒什麼關係!死不死誰家孩子,真是的!

就在周瑩瑩想要摔手機的時候,窗外的小女鬼丫頭倒是可憐巴巴的開始呼喊周瑩瑩的名字了。

周瑩瑩一愣,趕緊打開窗戶看着丫頭,“你來做什麼?”這張昊天不會是讓丫頭來跟自己解釋吧,不行,自己纔不接受呢,有本事自己來解釋啊!

“我,我想讓你收留我!”

“什麼?我收留你?你不是跟着張昊天嗎?爲什麼又要我來收留你?”這丫頭還真是奇怪,好好的爲什麼要找到自己這裏來,自己可沒有養小鬼的意思。

“張昊天才不在乎我,他現在只在乎那個夏小沫!”丫頭簡單的把張昊天的行爲說了一遍,甚至還把張昊天給夏小沫準備牌位,清香供奉的事兒說給了周瑩瑩。

“什麼?那傢伙不想活了啊!”周瑩瑩瞪大了雙眼十分驚訝的說着,按照丫頭的說法,那個夏小沫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她身上不僅僅有鬼氣,還有一些妖氣,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是丫頭能感覺的出來,夏小沫回來是有目的的,並且這個目的還就是張昊天了!

“我也勸說過了,但是他根本就不聽我的話,甚至把直接把我趕了出來,我現在沒地方可以去了,他已經三天沒餵我了。”小女鬼虛弱的說着,可憐巴巴的。

周瑩瑩抿着嘴,心說這丫頭也還算是不錯了,要是換了其他的鬼,別說三天了,差一分鐘不餵養,都能給你臉色看!

“但是我不能餵你,這樣,今天時間不早了,我明天去找張昊天理論!”周瑩瑩覺得這事兒太蹊蹺了,就算是不用丫頭說,這事兒也不太對勁兒了!

爲什麼夏小沫一回來,好好的張昊天就反常成了這個樣子?這已經不是以前的張昊天了,他肯定是被夏小沫那個傢伙給迷惑了!

丫頭沒再說什麼話,慢慢的後退,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周瑩瑩看着丫頭不見了,慢慢的關上家裏的窗戶,開始研究着自己要怎麼跟張昊天說,還有,要是那個夏小沫真的有問題,自己又應該怎麼對付她。

實際上最關鍵的不是那個夏小沫,最關鍵的是張昊天,要是張昊天真的一味的相信夏小沫的話,那就算是自己說破了大天,他也不會相信的,畢竟他們兩個這個關係……

一想到張昊天和夏小沫的關係,周瑩瑩瞬間就又想到了自己和張昊天被趙建波陷害的那個晚上,這讓周瑩瑩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晚些時候,商場裏的人越來越少,那些被困在商場裏的鬼開始肆無忌憚的遊走。

商場外面,那老太太帶着孫子,就這麼站在了距離商場不是很遠的地方,開始上下打量着整座商場大廈。

“奶奶,這事兒怕是不太好辦啊!”灰突突的楊光在觀察了一會兒,弱弱的說着。

“我知道,但是也不是不能辦,這件事兒,咱們必須先幫了再說!”老太太說的毅然決然,根本就不給楊光任何反駁的機會。

“那咱們現在要怎麼做?” 假戲成愛 楊光繼續問着,自己是新鬼,哪兒就來的那麼多的辦法,也沒有那麼大的能力,所以,一切還真的只能聽奶奶計劃了。

“簡單!咱們先找到附近的鬼頭,看看這件事兒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楊光沒再多話,跟着奶奶開始在附近轉悠,想找到這附近管事兒的鬼。

周瑩瑩幾乎半宿沒睡,剛到了早上,估摸着張昊天已經下班回家了,起身收拾了東西就朝着張昊天家的方向走。

這一路上,周瑩瑩想了各種方法讓張昊天離開夏小沫,那傢伙不是好東西,爲什麼要和她在一起?

還有,要是那個夏小沫真的不肯離開,或者是張昊天不肯離開她,那自己要怎麼做?是直接消滅了那個夏小沫呢,還是想什麼其他的辦法嗎?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六叔!”周瑩瑩衝着那個身影大聲的喊着,心裏也覺得有些奇怪。

按說,張昊天是夜班的,六叔是白班的,這個時間段六叔應該在墳地那邊打掃了,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你也夠早的啊!你也來看老張家那小子的嗎?”老六一臉慈祥的說着。

“看他?你也來看他?他怎麼了?”周瑩瑩心裏好奇了,自己不過是一天多的時間沒見到他,還能出什麼事兒了不成?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沒來上班,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是身上不舒服,像是感冒了,我這想着早上沒什麼事兒,就先過來看看他,也不知道他吃了藥沒有。”六叔關切的問着。

周瑩瑩微微一笑,心說感冒了?這傢伙感冒了?他身體素質那麼好,最近也沒什麼突然的降溫,怎麼可能感冒了?

不會是跟女鬼離的太近,沾染了女鬼身上的陰氣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心裏是既覺得好笑,又覺得生氣。

好笑的是這張昊天,明明就是個抓鬼的,現在倒是讓鬼給弄的一身陰氣!

生氣的是,這傢伙居然跟一隻女鬼離着這麼近,也不怕被女鬼吸乾了陽氣,最後死的不明不白的!

但是這些話周瑩瑩沒說給老六,只是在心裏默默的吐槽,還有,周瑩瑩開始研究,要是等會兒六叔看到張昊天和鬼在一起,那這事兒……

轉念又一想,六叔可沒有陰陽眼,根本就看不到那些鬼,但是他能看到張昊天啊,所以,最好還是不要讓六叔去張昊天家裏比較好!

一想到這個,周瑩瑩趕緊勸說着老六,讓他不用擔心,自己過去看看也就是了,不用麻煩他過去瞅了。

老六本來就看張昊天和周瑩瑩應該是一對兒,聽着周瑩瑩這麼說,老六瞬間明白了周瑩瑩的意思,“這樣啊,那你幫我好好的照顧他!”

說完,老六還給了周瑩瑩一個怪異的眼神,那意思就是在告訴周瑩瑩,你懂的!

周瑩瑩顯然不懂,不過,周瑩瑩看着老六漸行漸遠了,還是趕緊衝到了張昊天的家門口,用力的拍了幾下門。

張昊天這會兒正睡的正香,平時都是早早的起牀,但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麼,渾身上下沒有力氣,這牀啊,也就真的起不來了!

聽着外面的敲門聲,張昊天心裏不禁有些煩躁,小聲的嘟囔了一句,“真煩人!一大清早的敲什麼敲!”

靠坐在牀邊上的夏小沫看着張昊天那煩躁的樣子,趕緊上前,“我出去看看,你繼續睡你的。”

實際上夏小沫都已經知道門外站着的是誰了,無非就是周瑩瑩那個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