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吟兒,難道你不相信母親嗎?母親這些年是怎麼對你的,你的父親和府中的下人都在看着呢?”

沈月卿突然痛心疾首的看着葛洧吟。

她怎麼突然覺得她和他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他不是一直無所事事,對她的事情不管不問的嗎?

“母親,吟兒什麼都沒有說,是母親自己有這樣的感覺而已。”

說完,葛洧吟回眸看着蘇紫陌。

“這位姑娘,今晚的事情是一個誤會,都這麼往了,姑娘如果不嫌棄的話,就在葛府住一晚吧!明日一早,在想親自向姑娘道歉。”

葛洧吟的這句話一出,蘇紫陌突然覺得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不過這葛洧吟還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人,她還真的沒看出來。

“好啊!”

蘇紫陌爽快的答應。

看着蘇紫陌爽快的答應,別說葛洧吟,就是衛溪也驚訝的看着蘇紫陌。

地上的新娘子也是一臉不解的看着蘇紫陌。

她難道沒有看出來,這夫人根本不安好心嗎?還是她想……。

“姐姐,我們真的要留在這裏嗎?”

女子快速的拉了拉蘇紫陌的裙襬。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勸解道:“少夫人,你可是葛家八擡大轎擡進門的新娘子,怎麼可以走呢?依我看,這葛公子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人,你就安心留下吧!今晚又是你們的大婚之夜,都說春宵一刻值千金,眼看這天都快亮了,你們快回新房吧!”

蘇紫陌這下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現在他們母子四人手中已經聚齊了八大玄器中的六種了,只剩天女琴和玲瓏塔了,師公曾經和她說過,天女琴就藏匿在人間,所以她纔會對這把古琴感興趣。

而且,這個新娘子有問題,她纔不會把一顆定時炸彈放在自己身邊的。

“姐姐,這………。”

女子雙眸裏微微掙扎着,用力的拽了拽蘇紫陌的衣裙。

衛溪一看,對着身後的丫鬟命令道:“送少夫人回房間去吧。”

“是。”

兩名丫鬟上前扶起了地上的新娘子。

“你們,你們放開我,我不想死。”

女子開始拼命的掙扎。

葛洧吟一看,皺了皺眉頭,快步上前,柔聲安撫道:“娘子,你放心,爲夫會保護好你的。”

“不,不要,我不要跟你走,我要和姐姐在一起。”

女子回頭看着蘇紫陌,拼命的掙扎着。

蘇紫陌裝作沒看見,這葛府拔根汗毛比腰還粗,葛家的新娘子,她哪裏管的了。 最後,衛溪在沈月卿陰冷的注視下,帶着蘇紫陌離開。

蘇紫陌在出了正廳大門時遇到了匆匆趕來的煉丹師。

蘇紫陌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那葛老頭沒事的。

衛溪一直帶着蘇紫陌往偏僻的地方而去。

當來到客房時,衛溪恭恭敬敬的走到蘇紫陌面前。

“衛溪見過夫人。”

一聽,蘇紫陌疑惑的退後了幾步。

疑惑的看着衛溪。

“你知道我是誰?”

衛溪擡眸,淡笑的看着蘇紫陌。

“夫人,聖主用藍音石發出追蹤令,務必在今晚之前找到夫人的下落。”

蘇紫陌脣角微揚,他速度到是挺快的,這麼快就知道她回來了?

蘇紫陌挑了挑眉,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認錯人了。”

蘇紫陌纔不相信,沐雲軒能那麼快找到她,她好不容易能獨自一個人瀟灑走一回,可不能讓沐雲軒這麼快就找到她。

一聽,衛溪一愣,微微瞪大眼眸看着蘇紫陌。

夫人這是不想承認自己的身份嗎?可是聖主交代過,找到夫人的下落,立刻用藍音石傳信給聖主,他是用藍音石傳信以後才進去大廳的人,這個時候,聖主早已經收到消息了,就是夫人不想承認她的身份,聖主也會很快找到這裏來的,在聖主來之前,他只要把夫人留在葛府就好!

要說他是怎麼認出夫人來的?不得不說,聖主真的很愛夫人,早早的就在沐家各個有生意的地方發下了夫人的畫像,爲沐家做事的人,得罪誰都可以,就是不能得罪眼前這位夫人,雖然她帶着面具,可是聖主在藍音石裏發給他們的,就是夫人現在這個樣子,能讓聖主啓動所有藍音石的人,目前爲止,只有夫人一個。

“是在下唐突了,夫人請先進去休息吧!”

衛溪聽說過這位夫人,既然夫人不承認,他也就假裝認錯就好,只要能拖到聖主來。

“多謝!”

蘇紫陌緩緩往牀榻走去。

衛溪看了看她的背影,搖了搖頭,轉身離開時,悄悄把門帶上。

蘇紫陌聽到關門的聲音,快速的轉身,小跑到門邊微微探測了一下附近,聽着衛溪的腳步聲漸漸遠離,她才鬆了一口氣。

蘇紫陌上下把自己打量了一下,又摸了摸臉上的面具,怎麼回事?他們是怎麼認出自己來的?

只是,蘇紫陌此刻也來不及多想,在天亮之前,她必須看看那把古琴是不是天女琴。

約莫半柱香以後,蘇紫陌來到了葛府葛洧吟的新房對面的房頂上,她小心的隱藏在暗處往下看去。

從房頂往下望去,可以看到葛洧吟的新房的門。

蘇紫陌剛剛隱藏好,就看到葛洧吟從新房裏出來。

只是葛洧吟卻走得極快,身影掠過,留下走道兩邊輕輕晃動的花草。

蘇紫陌凝眉,葛洧吟走得這麼急,會去什麼地方呢?

對了,古琴,蘇紫陌快速的閃身跟上葛洧吟。

只是在她離開時,一抹纖細的黑影落到了新房的外邊。

蘇紫陌隱藏好自己的氣息,對於她現在的修爲來說,不可能會有人能發現得了她。 只是,在前邊走着的葛洧吟突然轉身往回走,蘇紫陌不得不閃身隱到拐角處。

“好端端的爲什麼要回去?”

蘇紫陌小聲的唸叨着。

看着葛洧吟從她身邊經過時,蘇紫陌才從暗處走了出來。

只見葛洧吟越走越快。

蘇紫陌一看,瞬間明白了葛洧吟的行爲。

他剛纔是故意離開新房的,蘇紫陌仔細想了想,今晚這新娘子鐵定要出事,畢竟爲了流言的真實性,這新娘子今晚也是必死無疑的,如果新娘子今晚沒有死,那麼葛家古琴殺人的流言就會不攻自破的。

蘇紫陌想了想,也快速的跟了過去。

離新房越來越近,蘇紫陌隱隱約約聽到了琴聲。

只見前邊的葛洧吟快速的飛身往新房飛去。

該死,她剛纔就不應該離開,雖然不知道那個女人爬進自己的房間是什麼目的?可是她要是死了,古琴的下落也就斷了。

葛洧吟快速的踢開新房的房門。

裏面的場景讓他有些吃驚!

他的新娘子正在和一個黑衣人大斗,新房裏一片狼藉。

葛洧吟什麼都不想,快速的出手去攻擊黑衣人。

黑衣人手中抱着一把琴,手指快如流水般在琴絃上波動着,藉着琴絃發出的玄氣,沒到一處,被擊中的東西都成了碎片。

蘇紫陌眼眸凜了凜,既然是傳說中音控玄氣。

所謂的古琴殺人,不會就是這把古琴吧!

蘇紫陌一臉失望,那琴看起來很普通,應該不會是天女琴。

打鬥聲很快引來了衛溪他們。

衛溪帶了很多家丁過來,把新房周圍團團圍住。

黑衣人見狀,陰沉的眼眸裏是掩飾不住的震驚之色,知道自己中計了,便不打算在糾纏下去,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新娘子居然是有修爲的,在下聘禮的時候,她明明讓人打聽準確了,對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只是,這中間到底是哪裏出了錯。

只是,她現在已經來不及多想,得快點脫身才是。

家丁們一擁而上,這倒是讓黑衣人鑽了空子,藉着家丁們一擁而上的氣勢,正好把葛洧吟和新娘擠到一邊的時候,黑夜人快如閃電的擊出一股玄氣擋住了衆人,一閃身,消失在了黑夜裏。

蘇紫陌一看,快速的追了過去。

“給我搜。”

葛洧吟陰沉着臉怒吼道。

“是,公子。”

衛溪帶着人,快速的離開。

葛洧吟轉身,陰沉的看着新娘子。

“你是誰?”

新娘子眼眸微微閃了閃,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該死的,她居然沒有騙過蘇紫陌,還被識破了身份。

“說,你到底是誰?”

葛洧吟陰沉着臉,滿眼的殺意,一步一步走向新娘子。

他下聘的是外村一家普通的人家,徐家的獨生女徐芙蓉,是一個心地善良又本分的姑娘,根本沒有玄氣,他曾經查證過,可這個新娘的修爲,既然和他不相上下。

“公子,你這是怎麼了?我可是你的新娘子,你不是說過,你會保護我的嗎?”

女子突然一臉柔弱的看着葛洧吟。 “哼!你撒謊,本公子娶的女子叫徐芙蓉,她根本就不會玄氣,說,你把我的新娘子弄到哪裏去了?”

葛洧吟怒氣填胸的怒視着女子,一臉的疾言怒色。

“既然被你識破了,我也無話可說,放心吧!你的新娘子沒事的,就在鎮外的破廟裏,只要你把你們家的古琴交出來,你的新娘子就會沒事。”

被人識破,女子也不在僞裝,只是可惜的是,沒有騙過蘇紫陌,

想到此,女子不由得積羞成怒,那個女人似乎早就看出她的意圖了,只是她是什時候看出來的,她自認爲自己掩飾得很好的。

“原來你是衝着古琴而來,哼!那古琴是我們葛家的傳家之寶,你想得到它,簡直是癡人說夢。”

葛洧吟直眉怒目

,怒氣衝衝的瞪着女子。

“恐怕你不交出,你們葛家的這把古琴今晚只怕是保不住,還記得你剛纔帶回來的那個女人嗎?她也是爲了過古琴來的。”

女子說着,脫掉大紅色的嫁衣,冷笑的看着葛洧吟。

葛洧吟一聽,雙眸裏噬滿了雷霆之怒,敢情他今晚是引狼入室了。

生活中驚風怒濤,他一直扮豬吃老虎的過日子,卻還是縷縷被耍。

“來人。”

葛洧吟一聲大喊,周圍迅速的出現四五個黑衣人。

女子一看,愣了愣,沒想到這周圍還有影衛。

正在女子愣神之際,其中一個黑衣人手中猛的撒出一把藥粉,女子快速的回過神來,卻還是被吸入了一些,她皺眉看向葛洧吟,沒想到他這麼卑鄙,下毒這樣的事情他做的出來。

女子快速的催動玄氣想把毒逼出來。

“噗!”

女子剛剛一運氣,一股鮮血就噴涌而出。

葛洧吟冷笑道:“這是寒魄散,一但中毒便不能在凝聚玄氣,是本公子專門用來對付你們這些居心叵測的人的。”

葛洧吟怒目橫眉的女子,只是那麼冷笑有些得意。

“你好卑鄙!”

女子無力的站在原地,試了好幾次,無法凝聚玄氣。

“和你們比起來,本公子這個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葛洧吟一臉譏諷的看着女子。

“把她關到地牢去,嚴刑拷打,看看她到底是什麼人,敢和雲城作對。”

“是,公子。”

黑衣人快速的捉住女子。

“雲城?”女子皺了皺眉頭,掙扎着不走。

“葛洧吟,你什麼意思?”

女人驚訝的看着葛洧吟,這裏怎麼會和雲城有關係?

“哼!”葛洧吟橫眉怒視,沒有回答女子的人話。

“帶下去。”

葛洧吟一揮手,不管女子如何掙扎,還是被黑衣人帶走了。

葛洧吟快速的往外走去,雖然說他們葛家明面上和雲城沒有關係,可他們葛家,經營的卻是雲城的生意,這就是沐雲軒的高明之處,功高蓋主的事情誰都不願意做,沐雲軒明面上的生意,都是在皇帝能控制的範圍內的,至於暗中的生意,他大多都是這樣做的,不過像這種暗中的生意,管家全部是沐雲軒的親信,就像衛溪一樣,明面上是葛家的管家,暗地裏卻是傳送沐雲軒命令的人,這樣的做法,不僅是他們葛家受益,大家都有賺頭。 而這邊,蘇紫陌一直跟着那個黑衣人到了一個叫做薔薇院的院子,一轉眼,黑衣人就消失了。

蘇紫陌快速的潛入房間裏。

卻看到黑衣人在換衣服衣服,速度非常的快,當黑衣人最後扯下臉上的面巾時,猛的,蘇紫陌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這黑衣蒙面人既然是葛洪的夫人沈月卿,沈月卿快速的把所有的東西都扔進了空間指環戒裏。

怎麼會是她?蘇紫陌清亮的眸光微微閃了閃。

“誰在那邊?”

一聲怒吼,蘇紫陌心裏咯噔了一下,她被發現了嗎?怎麼可能。

“夫人,你怎麼會在這裏?”

蘇紫陌正想着,卻發現只是虛驚一場。

原來進來的是另外一個女人。

“哦,是彤兒啊!這麼晚了,你還沒有休息啊!”

沈月卿一臉笑意的看着葛彤,心裏卻緊張不已,這葛彤怎麼會在這裏。

“那這麼晚了,夫人又爲什麼還沒有睡,而且還一個人來了這薔薇院裏?”

蘇紫陌從暗處看去,此女和葛洧吟長得有幾分相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