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最後我只能無奈的回頭,看了看地上的女生,無奈的走過去。

走進了我才發現,原來她身上穿的是寬大的病號服,瘦小的身子在寬大的病號服裏簡直像是穿了個麻袋。

這讓我也些慶幸她好瘦!

但是她嚇昏過去,一點都不配合,我可是費了好大力氣纔將她背起來,其實我也是挺虛的,今天根本就沒有好好吃飯。又吐又爬那麼高的樓梯。

要不是精神太緊張,身體肯定是吃不消的。

現在還要被背個人,雖然她很瘦,但是我也是背了沒兩步,就直接癱坐在了地上,用腿擋住了她差點就碰在地上的頭。

WWW •ttka n •c ○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感覺頭都蒙圈了,雙腿發軟!

體育推廣系統 腦子也是一片眩暈,不得不閉上眼睛休息一下。

再次睜開眼睛時,就看到旁邊有一人影,嚇得我咯噔一下,猛吸了口涼氣!

直到看清楚那是艾良言,我才鬆了口氣,沒好氣的問:“你不是進去了嗎?怎麼又出來了?”

他卻沒有看我,而是走向旁邊,蹲在了躺在我腿上的女孩的身旁。

低頭諷刺我道:“讓你背,你還真背,只有豬的腦子纔不會轉圈吧!”

說完一揚下巴,給我指了指女孩的人中穴,我這才明白過來,伸手在鼻子下面的人中穴狠狠一掐,那女孩疼的猛吸一口氣,眼睛一下子睜開了!喘着粗氣,顯然還在害怕。

看到這種情景,我不由的無語,狠狠的瞪了艾良言一眼!

這傢伙早想到了只要叫醒她就可以了!竟然還說出讓我揹她的話,這是欺負這時候我沒有腦子嗎?

遇到現在這種情況,我沒有像躺在地上的女孩一樣,直接暈過去,就已經算是比較勇敢的了。

就在這種詭異的停屍間走廊,看到這些碎肉殘肢,滿地是血的情況下,我估計沒有幾個能像我這樣淡定的了吧!能像艾良言這種那更是絕跡品種!

暴龍撞上小甜妻 我這樣想着, 看見那個女孩猛然間坐起來,驚恐的看着四周,嘴裏還一直喊着有鬼有鬼的!

聽得艾良言直接不耐煩的皺起眉,但是那女孩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是疑神疑鬼的看看這裏看看哪裏,生怕在什麼看不到的地方冒出一個那什麼東西來!

一直這樣神經質和重複有鬼嗎,我也沒有阻止,看着艾良言越來越難看的臉,我甚至還有點得意的看着他。

眼睛像是在說;看吧,看吧,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說我是豬,不過還有一個已經嚇的半傻了!

艾良言看我得意的樣子沒有理會我,而是壓沉聲音對那半神經的女該說道:“你給我閉嘴!”

聲音不大,但是能聽出來裏面的不耐煩甚至有點厭惡,直接把那女孩嚇得渾身一顫,眼淚啪啪的開始往下掉落!

嚇得艾良言一愣,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我在一旁看到艾良言吃癟的樣子,實在忍不住,噗呲一下笑出來聲來。

卻招到他的白眼,繼續低聲說:“你要是想哭就在這呆着吧,如果找不到哭的對象,就找她!”

說完站起身指指前面詭異場景,那女孩本來還可憐兮兮的看着他,博取同情,看向他指的遍地的殘肢血跡,直接嚇得嚎啕大哭。

在這走廊裏顯得異常的刺耳,我都有些受不了,扶着旁邊的走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艾良言聽到這聲音,眉頭皺的更緊,見我扶着牆站起身,忙過來扶我,但是剛碰到我,我就被他冰涼的手冰的刺痛,驚呼一聲,艾良言才突然想起來,立馬撤回了手,雙手的之間竟然還在滴血!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要離開這裏,我沒有說話,扶着牆,支撐着發軟的雙腿跟在艾良言身後,不過在我們走了不過十幾步而已,身後的聲音更加大了,弄得我有些煩躁,臥槽,怎麼遇到這麼一個主!

正想停下來看看她,卻被艾良言制止住,他擋在了我身前,意思很明顯,就是讓我別理他,繼續往前面走!

就這樣我扶着牆跟着艾良言走進了停屍房裏,一進去我就打了個寒顫,艾良言關上了那玻璃門,把那女孩的哭聲徹底的抵擋在外面!

裏面的氣溫不是提高了一點兩點,一進來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們進這裏面幹嘛?”我雙手搓這胳膊問道。

他沒有理會我,而是站在中間轉了一圈,不知道在看什麼!

我好奇的跟着他轉悠看了一圈,出了一個冰櫃什麼都沒有看到!

我不知道他看到這些冰櫃時在想什麼!反正是我看向這些冰櫃的時候,只感覺渾身陰冷,腦子裏面竟然還有時間在向裏面會是什麼樣的屍體?男的?女的?完整的?還是像外面那樣粉碎的?

哎呦,我去,想的渾身都不舒服!

就在這時,我聽見外面一聲慘叫,那聲音極大,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停屍房的門被大力的打開,嘭的一聲,玻璃門被大力的碰到了牆上瞬間破裂。

這一聲嚇得我一震,後退一步,艾良言也是有些驚訝,謹慎的站在我身後。

玻璃門是被風大力吹開的,不知道從那裏冒出來的陰風呼呼的往裏面刮!

讓我們兩個都是一驚!

這是怎麼回事?

四周開始響起陰風陣陣的笑聲,時遠時近,就連上面的燈光都開始忽暗忽明。

艾良言突然說了句不好,我猛然轉頭看着他,他只是回了我一個眼神說道:“那女人可能打開了應急門!”

聽他這麼一說,我一驚,那這是不是說外面的東西已經被弄進來了!

“怎麼辦?”我不知所措的問,現在這種情況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

他想了幾秒鐘說道:“我們跑出去,你帶上那女孩,她應該還活着!”

說完就帶着我往門口走,但是我們剛走兩步,本來還忽明忽暗的燈光,啪嗒一下滅了。

驚得我吸了口冷氣,可是還沒有來得及吐出來,漆黑不見五指,但是卻響起了聲音,這聲音竟然是開冰櫃的聲音!

聲音還沒有停下,我的右手腕竟然被人抓住!

我驚呼一聲,艾良言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一手抓住了我的左手,但是我被他手冰的整個手腕就像是被針扎進去了一般,痛得我受不了!

慘叫一聲,艾良言似乎也意識到了他的手帶給我的痛苦,稍微一送,我立刻被右邊的手拉過去一些,艾良言一驚,情急之下再次抓住我的左手。

我再次慘叫!

他媽的這是故意折磨我的嗎?

我有些受不住,一邊甩着右手一邊擺脫着左手!

可是兩邊都是抓的死死的,艾良言說了句:“抱歉,忍一下!”

說完我感覺艾良言朝我跑了兩步,一腳踹在了我右邊不知道什麼東西上面!

只聽見嘭的一聲,一個重物被艾良言踢在了冰櫃上,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隨即艾良言就放開了我的手,但是卻用整個手臂把我圈在懷裏,還在我耳邊說了句:“得罪了!” 風雲城外700里,萬籟俱靜之後是一片空洞的死氣沉沉,前方一片陰沉沉的森林上空,被一片一片聚集在一起的黑色烏雲籠罩著,壓抑的讓人窒息!這裡便是風雲國的幾大險地之一五毒林……

原本這附近是有幾個村落的,裡面住得都是些實力不高的村民。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五毒林中的毒霧毒瘴,每每到了夜裡,就開始無形的向著周圍蔓延!許多村民都在不知不覺中葬送了性命。

一點點的,其他的一些村落的村民,也都慢慢消失了很多。後來,大部分村民不得已只好搬出了這裡。

久而久之,五毒林也就變成了一處險地,這裡的地勢看上去並不危險。危險的是林中的,所有植物和魔獸都是帶著劇毒的,即便是高手也是有命進去,沒命出來。

墨九狸帶著林月還有墨家三個老祖,五個人來到五毒林附近的時候,就聽到陣陣的陰風呼嘯著,還沒有靠近,就能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而且墨九狸清楚感覺到只是站在這裡,人的呼吸都變的沉悶起來,她敢肯定他們這樣走過去,要不了多久的時間,就會被這瘴氣熏得胸悶頭暈而倒下……

「這個你們拿著,感覺不舒服就吃一粒!」墨九狸從戒指中,拿出幾瓶丹藥遞給幾人道。

這是她煉製的清毒丸,目前為止還沒有解不了的毒!

林月自己的身上,就有不少墨九狸給她她的清毒丹,所以她直接把墨九狸的丹藥給了身邊的三個墨家老祖……

墨家老祖三人因為實力強悍,現在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舒服!只是覺得氣味難聞了一些,不過,對於墨九狸給的東西,他們自然是不會拒絕的了……

接過丹藥,每人就拿出一粒服了下去,瞬間,鼻息間瀰漫著一股清香的味道,整個人都清爽了不少……

而且這丹藥並不像是一般的丹藥,入口即化,反而是含在嘴裡有股酸酸甜甜的感覺,讓人都不捨得吞下去……

這可是他們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吃過這樣的丹藥呢!

「丫頭啊,這是什麼丹藥?」墨秋墨三老祖實在好奇的問道。

「清毒丸啊!不好吃么?」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唉,好吃!我只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丹藥,好奇而已!」墨家三老祖呵呵一笑道。

「放心吧!我有很多,回去之後多給你們幾瓶!」 神自東來 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知道他們是好奇丹藥的味道,那是因為她在煉丹的時候,加入了一些靈果,改變了丹藥的味道,卻不會改變丹藥的效果。本來她就是個吃貨,加上身邊還有寶寶在,只要是他們自己人服用的丹藥,味道那都是極好的,平時沒事寶寶都喜歡拿著當糖豆吃……

反正寶寶跟她和林月一樣,有著百毒不侵的體質!怎麼吃都沒事……

墨家老祖三人服下丹藥以後,疑惑的看著墨九狸和林月兩人,為什麼她們兩個不吃呢?

「墨丫頭,你們兩個怎麼不吃?」

「我和主子都是百毒不侵!」林月淡淡的打擊著三個老頭說道。

「咳咳,我們走吧!」墨家老祖聞言,三人齊齊抽了抽嘴角。這丫頭和她身邊的人,是天生就用來打擊人的么……

百毒不侵的體質,那是多麼罕見又逆天啊!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她倒好,自己百毒不侵也就算了,連身邊的人也是百毒不侵!難道老天爺現在也是喜輕厭老么……

林月覺得自己很無辜,她不過是說了一句實話而已,他們三個老人家至於這麼不滿么……

墨九狸笑了笑道:「走吧!我倒是好奇,究竟是什麼人抓了表哥呢!」

話落,五個人按照信上約定的地方,直接進入了五毒林。之前信上約定的地方,並不是五毒林外面,想來對方應該是在五毒林內設了埋伏,所以才故意將地點設在五毒林的外圍……

三個墨家老祖收斂了身上的氣息,變成三個平常的老頭兒。而林月則是一身丫鬟的打扮,墨九狸只是微微改變了一下自己的樣子,看上去他們就像是墨府的小姐,帶著一個丫鬟,三個僕從的樣子……

墨九狸五人剛來到五毒林外圍的入口處,就察覺到了幾股強悍的氣息藏在裡面,還有幾道探究的視線,落在了墨九狸的身上……

她輕輕彎起唇角,假裝什麼都沒發現的直接走了進去。雪天城在看到墨九狸出現在入口的時候,眼中就閃過一道驚艷……

果然如同墨九琪說的那般,這個叫做墨九狸的女子,長得真是傾國傾城啊!連墨九狸身邊帶著幾個人一起進來,他都忘記阻止了……

等到他反映過來的時候,墨九狸幾人已經快要走入他們設下的包圍圈了。不過看到林月和三個墨家老祖的實力,雖然看不透,但是看著都不像是太厲害的樣子,他也就沒管那麼多……

……

「你就是墨九狸?」雪天城看著墨九狸等人問道。

墨九狸抬頭,只見對面站著一個陌生的男子!男子身穿一襲藍色華裳,質料上乘,領口袖袍都鑲著金絲流雲滾邊,腰系一條同色系的玉扣錦帶,綉工非一般的精美,一看就知道這身衣服昂貴不菲……

他的頭髮高高束起,以金冠固定著,冠上鑲嵌著一顆拇指大的紅寶石,更顯奢侈華貴……

一眼看過去,藍衣男子就是那種很有錢的貴公子形象。再細看,他有著雪白的肌膚,睫毛卷而翹長,整個人散發著一種英俊陽光,又有點邪魅的氣質。

不過,他那微微凹陷的雙眼和黑眼圈,也說明了此人是個長期縱慾過度的男人,瞬間就把他的氣質破壞了大半……

此時,他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彷彿在看著一個獵物般,眼中充滿了****之光和志在必得!

墨九狸見狀臉上的笑意變大了,林月看著雪天城的目光變冷,同時也暗暗的同情他!默默的在心裡為他點上了三根蠟……

「我就是!你又是誰?」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她這一笑如同白花盛開般美麗,看的雪天城直接失了神,下意識的脫口道:「我叫雪天城,我是隱……」 我沒有說話,只感覺左手腕上還是疼痛的讓我感覺眩暈,整個身子都是依靠在艾良言懷裏!

他用胳膊支撐着帶着我想衝出停屍房,可是他身後不知道什麼搭在了他的肩上,正好還觸碰到了我的臉頰,冰涼的觸感讓我渾身一震,整個神經又再次緊繃起來!

還沒有轉頭看清艾良言身後的東西,我的腳腕又被人抓住,聽到下面發出打着顫的聲音:“救命,我害怕,救命!”

聲音不大,但是我聽出來了是剛纔那女生,我能感覺她正順着我的腿爬着站起來!

我正想拉她一把,卻感覺緊貼着背後的艾良言動了一下,一擡腳,“嘭”的一聲悶響。

我腳下一空!艾良言竟然直接把她給踢開了!

還等不及我來發問,艾良言抱着我已經一個轉身!右手一使力就打了出去!

我在他懷裏能感覺他很使力,都是我的臉頰再次觸碰到了什麼!

頭上傳來一聲悶哼,我驚慌的問:“艾良言,你怎麼了?”

他沒有說話,但是我已經感覺到了,他脖子本人給掐住了!

我知道本來在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的這裏,根本就看不見對手是誰,行動打鬥都很受限制,現在他又這樣護着我,更加耽誤他的行動!

我掙扎着說:“艾良言,你放開我,我自己保護自己!”

他沒有說話,我也是急了,在他懷裏一個轉身,面朝着他,想都不想那是什麼東西,直接張嘴咬邀了上去,下嘴咬的極狠!

嘴裏充斥着濃郁的福爾馬林的味道!讓我有些想嘔吐,腦子裏閃過兩個字,屍體!

我現在嘴裏咬的不會是冰櫃裏出來的那些屍體吧!

我心裏一陣犯嘔,但是還是鼓着氣不鬆口,一邊咬着一邊往外面撤!

我也不知道這樣它會不會疼,但是也此時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

最後我卯足了力氣,把那手臂還真拉開了一些,艾良言也趁機雙手一用力,將拿手從脖子上支開!

可能是屍體放的時間太長,皮膚已經沒有彈性,我再次使力,竟然直接從它手臂上把咬的那塊肉給撕了下來!

這讓我有些措不及防,愣了兩秒,才噁心的把口中撕下來的肉吐在了地上!

又是一陣乾嘔,我他媽最近怎麼老是遇到這麼噁心的事情!

艾良言既護着我,又要和那屍體打鬥,實在是有些吃力,最後把我順着牆壁放下,不知道從哪裏抽出一把刀塞我手裏,就站起身繼續打鬥起來!

我靠着牆壁蹲下乾嘔了好一會,耳邊不斷傳來冰櫃打開的聲音,還有那不知名的女孩害怕哭嚎和喊救命的聲音!

我朝她哭的方向看了看,其實什麼都看不到,想喊她過來,但是又討厭她一直這麼沒出息的哭啼!

現在這種情況下,我感覺自己已經很無用了,但是至少一直沒有害怕到哭來擾亂艾良言的注意力!

幫不上忙,但是也沒有幫倒忙,但是現在這女孩,別說幫忙了,簡直就像是鬼派過來的臥底,專門過來幫倒忙的!

本來在這種情況下精神就緊張,聽覺和感覺都集中到了一定程度,但是耳邊一直傳來她的哭泣聲,讓我很煩躁,我他媽遇到的這是什麼人呀!

怎麼比毛陽膽子還小,哭的還厲害!

我怒聲的喊道:“你他媽給我閉嘴,哭什麼哭,給你自己哭喪嗎?”

因爲生氣,我的聲音吼得很大,不過這女孩也是一個作的人!

剛纔艾良言吼她,她反而哭的更厲害,現在被我這麼一吼,哭聲立馬給止住了!

見她這樣我不由的有些無語,嘆了口氣,平靜的說道:“你自己過來我這裏吧!”

我話音剛落,就聽見她抽泣着慢慢爬過來,可是還沒等到她過來,我就感覺的腳邊有什麼人一般!

我一愣,握着短刀的右手又緊了幾分,耳邊傳來陰森的嘿嘿笑聲,異常沙啞的聲音讓我聽不出是男是女,但是我的心裏一緊,現在這個沙啞的嗓字已經成了我的噩夢!

除了鬼樓裏的鬼是這種聲音,還能有誰!

我害怕的縮了縮脖子,手拿着刀快速的在我耳邊掃了兩下,卻什麼都沒有掃到,但是那陰森詭異的的笑聲竟然還在耳邊響起!

“嘿嘿!嘿嘿!來砍我呀!砍我呀!你是我們其中的一員,躲不掉的!躲不掉的!”

在我耳邊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突然一雙手快速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手是從我正前方伸過來的,我的腳狠狠的踢在那不知道是屍體還是鬼的身上!

可是它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樣,手還是死死的掐在我的脖子上,一副非要至我於死地的情形!

我拿着刀狠狠的插在掐住我的脖子上的手臂,腥臭的血涌了出來,他突然像是感覺到疼痛一樣,猛然一縮,我終於可以有了新鮮空氣可以呼吸,本來緊張的情緒還沒有鬆懈下來,我感覺我旁邊有什麼東西再次抓上來了。

我又再次揮起刀,但是卻聽到低聲的抽泣,才反應過來,是那女孩爬了過來,還好我反應快,及時收了手,不然這一下子,我估計就成了殺人犯了!

她顯然還不知道我前面有東西,竟然抱住我一隻手就顫巍巍的縮成一團,我生氣的怒吼道:“他媽放手!”

這傢伙是猴子派來的間諜吧!除了害怕,哭,拖後腿還會什麼!

我這句剛吼完,本來鬆開我的手再次襲了上來,我憑着感覺往旁邊一躲,就聽見腦後的牆咯吱咯吱的想,這種撓牆的聲音聽得我心裏難受的不行!

刀子順着胳膊就砍了上去!

但是我力氣小,刀子沒有把那手臂砍斷,反而卡在上面抽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